誰來享用戴奧辛

誰來享用戴奧辛

民國七十五年,行政院以焚化為主,掩埋為輔的決策,開始陸續推動,垃圾焚化爐的興建計劃。事實上,垃圾焚化所產生的戴奧辛問題,不只是影響到,焚化爐附近的居民,這些散佈在環境裡的戴奧辛,最終去處,還是我們每個人的身體。

採訪 黃康妮 張岱屏
攝影 葉鎮中 陳錦彪 朱孝權

1986年,行政院以焚化為主、掩埋為輔的決策,開始陸續推動垃圾焚化爐的興建計畫,事實上,垃圾焚化所產生的戴奧辛問題,不只是影響到焚化爐附近的居民,這些散佈在環境裡的戴奧辛,最終去處還是我們每個人的身體。

煉鋼或者燃燒垃圾之後產生的戴奧辛落塵,飄散到土壤、河流甚至海洋,乳牛吃下嫩草,生產人類需要的鮮乳,魚類捕食藻類、浮游生物或其他小魚,最後再進入人類的胃裡,戴奧辛就這樣一關關進入我們的身體。

戴奧辛無色、無味、無臭,而且以一百兆分之一公克為單位,極其微量地存在我們的環境裡,但是如果經由食物的濃縮作用以後,我們吃下的戴奧辛是透過空氣吸入的十萬倍以上,清華大學化學系教授凌永健說明,一般人所攝入的戴奧辛95%是透過食品。然而,戴奧辛在動物體內的代謝以及排出的速度非常緩慢,一旦進入人體的血液或脂肪體以後,需要十年以上的時間才會漸漸消失。

長此以往,戴奧辛的問題陸續爆發,位於台中縣豐原市的省立豐原醫院裡,設置了一個醫療廢棄物焚化爐,自從設立以來,附近居民也紛紛傳出罹患重症的消息。曾經震驚世界的比利時雞肉以及乳製品遭受戴奧辛汙染事件,追查原因發現,當時運送飼料原料的油罐車受到戴奧辛的汙染。 

在國際爆發驚人的戴奧辛汙染事件之後,目前國內並沒有例行性的食品戴奧辛檢驗,更不用說是從國外進口或是國內自行生產的飼料產品。儘管學術單位有把握在七天內完成戴奧辛檢驗,但是政府單位在評估之後,似乎仍無力訂定戴奧辛檢驗標準,民眾也只能盡量選擇低脂肪食物,自求多福。20015月,聯合國將戴奧辛列為第一個必須管制的持久性有機汙染物,我們除了關心每個國民的飲食健康以外,也要開始面對食品進出口貿易的賠償問題,吃下多少戴奧辛,必須有更明確的管制標準。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