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台西村


被遺忘的台西村

彰化大城台西村,長住人口462人,七、八年來,28人罹患癌症,這個和六輕隔著濁水溪相望的聚落,始終默默承受六輕的污染,現在村民開始對外發聲、爭取權益…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 張光宗 柯金源
剪輯 張光宗

從空中鳥瞰,六輕廠區越過濁水溪,進入彰化縣大城鄉,台西村是大城鄉最靠近六輕的聚落,在地居民以農耕為主,大城西瓜曾經風光一時。農民許萬順表示,十幾年前,全村有四分之三的土地,都在種植西瓜,當時大城西瓜相當出名,六輕來了之後,產量越來越少,西瓜也無法發育,大家就沒種了,現在大城西瓜好像就沒了。現在他改種地瓜和蔥等,但久久下一次雨,葉子就會變形,必須使用藥物治療,但是成效不好。他感嘆,在這裡農作物要種得好,變得很困難。




每當夏季,西南季風徐徐吹起,便是台西村民最苦惱的日子。許立儀家的窗戶,只有在空氣正常時,才會打開,每當六輕的空氣飄過來,她只能待在室內緊閉門窗,隔離空氣中那股難忍的味道。和六輕做了十幾年的鄰居,許立儀發現,村子裡罹患癌症的居民,越來越多,連她母親也是。她表示,村子裡忽然發覺,這個也是、那個也是癌症時,就覺得不對勁了。後來在國健局(署)看到資料,大城鄉是彰化罹癌死亡率最高的。

許春財的父親、大哥都因癌症過世,四十幾歲的他,也因肝癌二期開刀,身上長長的手術痕跡,背後是一個家庭的辛酸。開刀期間,三個孩子沒人照顧,還要寄放親友家,家庭責任也無法承擔,讓他心情低落,他說「他們來,害死人我一家,父親、大哥,還有我自己。」

六輕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石化專區,汙染當然也不可小覷,政府在雲林縣麥寮鄉、台西鄉,常態性設置了空氣監測車,掌握當地的空氣品質,但在彰化縣大城鄉並沒有。民國100年,環保署的移動式監測車,在大城鄉永光國小進行採樣,台大公衛學院詹長權教授彙整資料後發現,以石化業的指標污染物VOC來看,風向是關鍵因素。永光國小在六輕東北方,吹西南風的時候,濃度就非常高,雲林台西國小在六輕南方,最高濃度就在北風來的時候。


連續四年,詹長權教授接受雲林縣政府委託,做六輕周圍鄉鎮居民的流行病學調查,從3,243個人的血液和尿液中,檢測是否有石化產業污染物,並且做詳細的身體檢查。他發現,距離遠近和健康狀態呈現正相關,越靠近六輕濃度越高,健康狀態越不好,包括肝臟、心血管、腎臟和肺臟等疾病,發生率都越高。

空氣污染無國界,但跨過一條濁水溪,行政區域不同就有差別待遇,大城鄉連空氣污染監測設備都沒有,更遑論做流行病學調查,甚至在六輕發生重大工安事件,賠償雲林民眾農漁業損害時,大城鄉民抗議陳情都做了,還是無人聞問。台西村長許讓出表示,台西沒得到應有的尊重,地方政府要動起來,只有一個村里的百姓是無法發揮的,期待地方政府要關心縣民,爭取應有的福利與尊重。


許立儀帶著女兒出現在台北街頭,因為環保署要審查六輕的健康風險評估資料,她希望能納入大城鄉,但即使有環保團體幫忙發聲,記者會聲勢還是很薄弱,猶如無助的台西村民。許立儀表示,台西村與台塑為鄰十五年,社區就像是石化毒氣的集中營,居民慢慢的生病,這個國家竟然都沒有反應,這是文明國家的恥辱,無能的政府,放任六輕擴張事業版圖,剝奪了他們呼吸自由空氣的權力。

颱風的滯留鋒面,造成南台灣淹大水,大城許多村落傳出淹水災情,一場有關六輕對民眾健康影響的座談,還是決定如期舉行,籌畫這次活動的許立儀原本擔心沒人來,想不到坐得滿滿。會議中,許立儀發起連署,向政府爭取大城鄉民的權益,包括流行病學調查,釐清居民健康跟六輕的影響,以及空氣污染平行監測,不是六輕自己做,而是政府、專家、公權力合作。



得知大城鄉民爭取權益的消息,詹長權教授覺得合情合理,他認為,除了做流行病學調查,環境監測的部分,政府還要再提升,因為目前政府的測站,包括規劃中的,都不足以涵蓋六輕的環境污染物,必須有其他的檢測方法來補充。

對此環保署表示,去年九月修正的,特殊性工業區空氣污染物監測,和隔離綠帶的部分,六輕必須在相鄰的鄉鎮設置監測站,其中就包括大城,原本四個,現在做到十個,大城測站9月底設置完成運作,監測內容除了一般空污項目,還包括光化學物質,揮發性有機物和苯類,算是很嚴格。

另外在健康風險評估,環保署將在六輕監督委員會中,要求六輕納入,而有關於流行病學調查,也將開始啟動,補助彰化縣政府去進行。環保署也將與衛福部合作,規劃國家型的健康風險評估和流行病學調查一致做法,避免現在六輕與雲林縣政府各做各的,所產生的爭議。

人民的權益,若沒有主動站出來爭取,期望政府為所應為,要等待多久?台西村民等了15年,終於得到正面回應,但後續政府要面對的,還有更多嚴肅的課題。


我們的島【被遺忘的台西村】
9/09() 2200首播
9/14() 1100重播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