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蟲入侵

 

蟲蟲入侵

牠們來自異域,牠們擁有必殺絕技,本土生命,慘遭摧毀,生態,淪陷浩劫…

採訪/撰稿陳佳利

攝影/剪輯陳忠峰


進出口貨物常會用到的木質包裝材,政府規定,從今年1月1日開始,從國外輸入或是從國內輸出的木質包裝材,都必須經過薰蒸或熱處理,完成除蟲程序,才能順利通關。


這項規定,與一場全球松樹的苦難有關。台灣的松樹也因為貿易,陷進這場苦難。七十年代,為了伐木便利,政府大量在平地造林,松木是當時的主要樹種之一,但是因為從日本隨貨物抵台的一種松材線蟲,造成嚴重的松樹萎凋病,目前為止,已經損失了六千多公頃的松木林。


松材線蟲肉眼看不見,得在顯微鏡下才能看清牠的模樣,牠本身沒辦法長距離移動,得要仰賴傳播媒介才能前往另一棵松樹,台灣的松斑天牛,就像松材線蟲的小飛機,一隻松斑天牛可以攜帶15000隻的松材線蟲。

 

松材線蟲幾乎對所有松樹都造成危害,在美國、日本、韓國、中國大陸已經造成嚴重的林業損失,在台灣,除了損失大面積的人工造林地,原生種的松樹也慘遭染指。在1976年成立的火炎山自然保留區,除了要保護當地的特殊地景,還要保護這片全台灣面積最大的原生馬尾松林,但是2002年,這裡的馬尾松林就已經有九成染病,今年,火炎山上的馬尾松,幾乎消失殆盡,放眼望去只剩下相思樹與樟木林。

 

另一種闖關成功的刺桐釉小蜂,也逼著台灣的原生植物走上末路。台灣原生的刺桐樹,除了常被當作行道樹裝點城市綠意,也是重要的民族植物,刺桐花開,是許多原住民族舉辦節慶所仰賴的自然年曆。可怕的是,全台的刺桐樹,都已經被刺桐釉小蜂入侵了。

 

面對外來種生物,台灣原生種幾乎沒有招架能力,當災難發生,研究人員得花上漫長的時間尋找解決之道,而許多生命也就在這個過程中消逝,連帶牽動整體生態系的平衡。

 

為了防範有害生物,動植物防疫檢疫工作,是國際間通行的重要措施。在禽流感與口蹄疫這類人畜共通疾病成為媒體焦點後,台灣的防檢檢疫也逐漸獲得重視。

 

1998年防檢局正式成立,加強邊境把關的防護網。在各機場港口,都有檢疫單位人員執勤。在機場的旅客區,穿著綠色制服的檢疫犬,靈巧的跳上跳下,在旅客的行李間穿梭,一旦聞出違禁品,就會在行李旁坐下。檢疫人員檢查之後,如果有從國外攜帶的蔬果或肉品,就必須立即銷毀。

 

而在貨運區,檢疫人員會抽驗百分之二的貨品,確認貨品中是不是藏了有害生物企圖闖關。遇上難以辨識的有害生物,還必須帶進實驗室做培養觀察,或是透過先進的DNA鑑定,來確定害蟲種類。

 

除了貿易通關的途徑,走私或是氣流、候鳥等自然因子,也都是有害生物傳播的途徑,根據統計資料顯示,平均每年會有兩種有害生物進到台灣,境內的防疫監測,是不能停下來的重要工作。一旦有害生物進入台灣,在沒有天敵制衡的狀況下,除了對自然環境造成威脅,對台灣農畜產品的外銷也會產生衝擊,如果產品當中帶有有害生物,商品將無法順利出口,嚴重影響出口貿易。這不只是涉及國土安全的環境問題,也涉及民生的經濟問題。

 

在加入WTO之後,進出口貿易頻繁,現在,更是進入兩岸直航與三通的新階段,如何加強邊境把關,將有害生物攔截在境外,不只考驗著公部門,也仰賴全體國人的共同合作。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