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絲窟的代價


螺絲窟的代價

阿公店溪,灣裡農民灌溉的救命水,如今卻充滿油污和垃圾。春耕來臨,青綠的秧苗,到底能不能平安長大?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慶鍾
剪輯 陳忠峰

「我從小就務農,以前這裡的田吃土庫排水,水利會向我們徵工程費做圳溝。結果,說什麼以農業扶植工業,現在工業卻來糟蹋農業!放污水讓農業無法存活!」鄭振的田位於高雄岡山灣裡里。岡山地區雨量不豐,灣裡農民在康熙14年,就打造灣裡圳,引阿公店溪灌溉。阿公店溪,可以說是農民的救命水…

如今乾淨的溪水,卻充滿油污和垃圾。春耕來臨,青綠的秧苗,到底能不能平安長大?我們走一趟阿公店溪,一探究竟。

「水很嚇人!這麼臭你們沒聞到嗎?」走在阿公店溪中下游的河華橋河段,臭味立刻飄來。住在這裡已經30年的楊奶奶,對於總是髒兮兮的阿公店溪,深感無奈。「但是買房子在這裡,除了忍受能怎麼辦?」

阿公店溪流經整個大崗山地區,沿岸十三萬人的生活污水,是造成河川惡臭的原因之一。往阿公店溪上溯,還有高雄重要的畜牧產業,一頭粉嫩小豬的排泄物,等於六個人的貢獻量。但是這些廢水,不是阿公店溪衰亡的主因。根據高雄市環保局統計,生活污水佔了阿公店溪污染貢獻量34.8%、畜牧廢水佔3.3%,剩下的61.9%,都是工業廢水。

1949年,第一顆螺絲,在高雄岡山春雨公司的工廠誕生,阿公店溪的命運,註定和螺絲工業一起轉動。

當時正值二次大戰,美國對螺絲有大量需求,螺絲工業開始在阿公店溪的大小支流立足。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蔡卉旬,指著春雨公司鄰近的排水溝說:「它從阿蓮那邊流過來,原本是滿大的一條溪,要說它是阿公店溪的支流都不為過。但是現在它的命運就是水溝,所有的工廠都是屁股背對著它、把廢水排進來。」

春雨公司鄰近的這條河流是岡山溪,現在被稱為土庫大排。土庫大排一帶,約有上百家螺絲工廠。如果往阿公店溪主流走,在中上游段的程香社區,則有八家金屬表面加工廠。這兩條溪匯流,沿岸還有永安工業區、本洲工業區、允成工業區和南科高雄園區。可以說,阿公店溪完全被螺絲工業上下產業包圍,這也是它逐漸走向衰亡的根本原因。

20115月,環保署公布工業區偷排廢水的消息。帶著白泡的廢水,從人孔蓋不斷冒出,這是本洲工業區污水處理廠的狀況。本洲工業區污水處理廠,從20064月,就超收廠區內146家金屬加工業的廢水,然後偷排。環保署針對偷排事件,重罰七千萬,高雄市政府經發局表示,已經提出六億八千萬的全面改善計畫。然而本洲工業區污水處理設備一共有十五套,現在卻壞了十四套都沒有處理,居民質疑,污水處理廠改善期間,沒有處理的廢水,恐怕還是照排不誤。

阿公店溪沿岸工廠,一共受到三種單位管轄。程香社區、允成工業區、土庫大排鄰近螺絲工廠、本洲工業區,屬於高雄市政府管轄的工業用地。永安工業區受經濟部工業局管理、南科高雄園區則受國科會管理。而這三種不同的工業區廢水,都由阿公店溪承受,尤其市府管理的工業用地,沒有統一污水處理廠,對阿公店溪的衝擊相當大。

蔡卉旬帶著我們到阿公店溪中上游段的程香社區,這裡聚集的是鋼鐵工業和金屬加工業,廢水都直接匯入社區的區域排水,順著水溝流進大排,蔡卉旬多年調查發現,工廠排出來的水,經常都是紅色的。

這樣的廢水,有可能是偷排的廢水。去年高雄市環保局也針對程香社區做了多次稽查,果然抓到廢水排放超過放流水標準,一共開罰七次。去年的狀況,只是程香社區廢水問題的縮影,經年累月下來,程香社區排放的廢水,早已讓河川浮滿油污,看得人怵目驚心,卻很難找到元兇。

「長期以來稽查人員都是查不勝查!」蔡卉旬感歎,程香社區的產業相似度太高,就算看到水髒了、向環保局通報,環保局也來採樣稽查,「但是往上找根本不知道要找哪一家負責。因為工廠特性都很像、它們並沒有指標污染物,找不到源頭,每一家都跟你否認。」

高雄市環保局,大約每半年稽查一次工廠。除了抽水檢驗,也會察看工廠設備。213日,我們跟著環保局人員實地稽查,環保局人員,對著廠內的水溝和管線一再確認,「因為這有可能就是偷排的暗管。」

環保局人員發現,沒有下雨,溝渠內卻有水,但廠商表示,那些都是死水、不是活水。老闆帶著環保局人員察看管線,管線卻又多又雜,難以辨識。要抓到暗管,相當不容易。而阿公店溪沿岸超過兩百家工廠,光是查緝,就讓稽查人員焦頭爛額。

下游污染難以杜絕。更慘的是,上游乾淨的水還遭到攔截。1953年,水利署為了防止岡山低窪地區淹水,興建了阿公店水庫。1995年,水庫幾乎完全淤積、沒有水可以放流。2006年,阿公店水庫引來旗山溪的水重新啓用,但乾淨的水,多數被送往南科高雄園區給廠商使用。

阿公店溪的命運,是南部河川的縮影。根據環保署統計全台50條主、次河川,未受污染有20條、輕度污染7條、中度污染12條、嚴重污染11條。其中南部地區,10條河川中有8條,都是因為工業廢水而嚴重污染。20122月,環保署公佈,阿公店溪污染河段佔全河川長度高達96%。成為全台最髒的河川。

高雄市環保局,對環保署的說法很有意見。因為環保署在阿公店溪分別有蓬萊橋、高速鐵路下游便橋、阿公店橋、前洲橋和舊港橋五個測站。環保局則在河華橋和岡山橋有兩個測站。環保署卻只採用阿公店橋和舊港橋兩個測站的數據。

不過環保局坦言,環保署和環保局在這個河段的監測數據沒有落差。而地球公民基金會,在2009年委託學者進行河華橋一帶的水質檢測,更發現這一帶水質的重金屬,嚴重超標。

讓人訝異的是,這些髒水,卻被農田引灌、種出食物,送到消費者口中。

蔡卉旬指著河華橋旁,農田水利會岡山工作站的抽水站表示,這個抽水站主要供應的是岡山灣裡里的農田來使用,灌溉面積大約有49甲。早期灣裡里使用的是土庫排水的水,但土庫排水完全都是金屬廢水,於是水利會就把抽水站往上移800公尺。然而,抽水站往上移,依然避不開金屬廢水的污染,因為灣裡抽水站的水,依然承接岡山地區的生活污水,以及程香社區的工業廢水。

1982年,岡山農地曾爆發重金屬鉛的污染,2005年,才完成農地整治,環保團體擔心,這樣的灌溉水,恐怕再度引爆污染。

地球公民基金會長期向高雄市環保局反映灌溉水被污染,但高雄市環保局長李穆生說,環保局已經加強查緝、由於土壤污染整治是環保局業務,農地部分它們有擴大調查,「目前都沒受到污染」。

針對程香社區的工業廢水,環保局也要求工廠符合放流水標準,目前市政府打算進行截流並做二階段處理,「這樣處理完的水質會更好,會降低後端污染。這樣農地遭到污染的程度就降低了。」

李穆生主張,阿公店溪並沒有被當成灌溉水源,環保局只能末端管制,要正式解決農地污染疑慮,「一定要農委會正視阿公店溪下游,是否可以灌排分離。」

目前,光雲林以南的灌排分離工程,經費就上看五百億,是政府單位眼中的燙手山芋。蔡卉旬建議,應該把傳統的工業聚落直接劃為工業區、統一進行污水納管處理。

李穆生表示,統一納管,會有政府幫廠商服務的問題,「畢竟污水處理廠的錢誰要出?」但他不排除這個選項,也考慮以地方政府權責,針對這些老舊聚落,採取更嚴格的放流水標準。

環保局的承諾,能不能實現?阿公店溪日暮西山的命運,正等待政府的實際行動,來扭轉。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