藻礁戰役

藻礁戰役

1999年,公視首度空拍桃園藻礁,在學者眼中地景最壯麗、生態最活躍的一段。2001年,觀塘工業區和大潭電廠興建連續突堤,藻礁一些被工程挖除,一些被漂沙掩蓋。2016年,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將在這裡填海造陸77.2公頃,揭開藻礁保護與能源布局的艱難戰役…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桃園海濱,潮水退去後,棕黑礁體,彷彿潮間帶生物的集合住宅。魚類、蟹類、螺類甚至小海星,都能找到。藻礁需要穩定的造礁基礎,這裡的海岸正好不是沙岸,而是布滿礫石與卵石,珊瑚藻把海水中游離的鈣固定,留下石灰質來造礁,速度比起腔腸動物所造的珊瑚礁,緩慢很多,十年才能生長一公分。

特生中心劉靜榆老師說明,桃園河川的水系,在出海口形成幾乎九十度的轉彎,折成溪流與海岸之間,隔著一個沙丘,溪流從沙丘底下慢慢滲水,這樣的滲水海岸,海水鹽度跟pH值,都比一般海岸低。珊瑚蟲在這個鹽度與酸鹼值下,無法生長,只有耐受度強的珊瑚藻,存活了下來。

但是,它們耐得住海水,卻受不了工業區廢水。桃園市沿海劃設了大園、觀音、桃科等工業區,工業區的廢水,已經導致大潭電廠以北的藻礁,幾乎不再生長。


根據桃園市農業局委託調查的結果,大潭電廠以南、永安漁港以北的觀新藻礁,有129種動物,10種藻類,動物密度是高美溼地的五倍,香山溼地的八倍,礁體本身是不斷生長的活地景,民間團體爭取依文資法劃設為自然保留區,但是在20147月,卻是依野保法公告為「桃園觀新藻礁野生動物保護區」。

陣陣海風,帶來一些清涼,但再強的風,也擋不住即將來臨的變化。中油公司計畫打造第三座天然氣接收站,選定觀塘工業區,位置就緊鄰這片海岸。選這裡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離大潭電廠很近。


大潭電廠在2001年開始興建,2008年完成六部複循環發電機組,供電量占北部的三分之一,全台的十分之一,是台電最大的天然氣發電廠。

台電系統,電源大都集中在中南部,北部電源約占全系統的34%,負載占比卻是全系統的39%,新竹以北的地區,用電多但是發電少,長期南電北送,加上2011年日本311震撼,讓經濟部端出穩健減核的能源政策。而天然氣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燃煤的二分之一,因此計畫增加天然氣發電的占比,由2011年的29%增加至2025年的35%,大潭電廠因而將擴增四座發電機組,但目前既有的海管,沒辦法負擔這四部機組每年所需的220萬噸天然氣。

其實,既有這條從通霄拉到桃園的海管,已經對藻礁造成一次傷害。這次,規劃中的第三天然氣接收站,將在電廠外建造五千公尺的防波堤,填海造陸77.2公頃,興建卸收碼頭、四座十六萬公秉的儲存槽等設施。


台灣中油公司第三座液化天然氣接收站專案辦公室主任李皇章表示,這個接收站緊鄰大潭電廠,地上管線只有3.5公里,不會再發生像2007年的海管事件。整個規劃包括建港、圍堤造地、工程規劃經費600.8億,必須在20227月開始供應。

這處預定地,十多年前因為大潭電廠與觀塘工業區的設置,已經失去一些藻礁。特生中心劉靜榆老師說,這段海岸在1999(觀塘工業區設置)之前,是全台灣生態系最完整的藻礁地形,後來大潭特定區與觀塘港、填海造陸等硬體,將原有的藻礁挖掉了一部分。另外大潭電廠進出水口與觀塘工業區造成的連續突堤,引發海岸的侵蝕與堆積,飄沙也蓋住了一些藻礁。即使如此,這段藻礁還是活生生的。劉靜榆發現,藻礁的前緣,還在穩定生長。

這次第三接收站落腳的觀塘工業區,在1999年就已經通過環評,現階段工業港興建,需要再送環境差異分析,填海造陸的區域,中油將提送完整環境調查報告供環保署審查,興建計畫緊鑼密鼓進行著。


桃園在地聯盟潘忠政老師表示,本案無須環評實在沒有道理,歷經了十七年,觀塘工業區都沒有開發,應該要解編。

藻礁是海洋生物的育嬰房,如果失去藻礁,不只是海岸上的事,也影響海面下的世界,還有人們。為了保護藻礁,桃園在地聯盟已經連續五年發起珍愛藻礁活動。

二十七公里的桃園藻礁海岸,目前只有生物相最好的觀新藻礁,列入保護區,其餘的二十多公里,有些還有生機,有些雖然淪陷於廢水污染,但礁體還在,只要廢水不再侵襲,還是有機會自然復育。夕陽映著海水,金色光芒將藻礁包圍,面對這場能源挑戰,它還有沒有活下去的機會?



公視 我們的島【藻礁戰役】
06/27(
) 2200首播
07/02(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