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天下的黑土地


藍天下的黑土地

1999年元月,柬埔寨的冬天攝氏三十五度,距離首都金邊240公里,西努亞克市城外的一處山丘上,有一股少有的淒涼。因為一場由人製造的風暴,剛在這裡塵埃落定。1998年12月14日柬埔寨的國內媒體刊登一則消息指出,金邊南方240公里,柬埔寨第二大城市西努亞克市東方十公里外的公路旁,擱置一批來自台灣的台塑公司含有毒性的廢料。

柬埔寨位於中南半島,面積18104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四分之三是平原。湄公河流域的肥沃土壤,讓過去的柬埔寨成為中南半島的榖倉。1953年柬埔寨從法國殖民統治中獨立,但是1975年赤柬的波布政權,讓這個國家成了殺戮戰場,當時全國三分之一的人口在政治整肅中喪生。持續三十年的戰亂,使得柬埔寨在越戰後成為中南半島最貧窮的國家,國民平均所得只有290美元。由於貧窮,世界各國的勢力相繼湧入;這中間有救援、有資金,還有污染。

19981214日,柬埔寨國內媒體指出,位於金邊南方240公里西努亞克(Sihanoukville)市東方十公里外的公路旁,棄置了一批來自台灣台塑公司的有毒廢料,造成一人死亡、十多人受傷的悲劇。

恐懼很快地在西努亞克市(Sihanoukville)和附近的馬德蘭等村落迅速蔓延開來,馬德蘭村民表示,拿回包覆水泥的廢料後,體力比以前差,還出現頭痛、感冒、全身痠痛等症狀,通往金邊的四號公路開始出現數千人的逃亡潮。

但這次柬埔寨人逃避的對象不是赤柬,而是毒物。

台塑汞污泥事件曝光後不久,西努亞克市(Sihanoukville)爆發第一次群眾示威遊行,1221日部分民眾更因為政府電視台報導廢料無毒,和英國BBC的說法不同,加上不滿副市長孫黑解決磅遜港(Kompong Som)(註:Sihanoukville舊地名)的有毒廢料速度過慢,而強行闖入其官邸,也有人趁火打劫。

汞污泥棄置現場的駐軍表示,當初長官不知道廢料有毒,是聽從上面的指示,吩咐他讓廢料進來,事發後長官沒有被處置,但碼頭警官、海關、環境部的人以及得到好處的商人都被收押。

1230日,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指出,所採集的汞污泥樣本含汞量超過4000PPM,較其他國家的數據還高。儘管各國提出不同版本的分析報告,但究竟是廢料的主人是台塑還是其他國家並沒有定論。柬埔寨國務院秘書翁仁典則認為應採取WHO的報告作為結論,而且這個後果應由台塑來解決。

同一天,王永慶發傳真給柬國政府和人民道歉。隔天,台塑請出在柬埔寨擁有豐富政商資源的立委曾振農,代表無邦交的台灣出面和柬國政府討後。199911日,一支由台塑、環保署和曾振農組成的隊伍抵達事發地點找尋真相。台塑人員進行採樣時,柬國政府以擔心污染為由,拒絕讓樣本離境,一陣混亂中台塑仁武廠副廠長陳延得趁隙撿起灰色的水泥硬塊,採到一批自主取樣的樣本。

究竟有沒有人因為接觸了這批廢料而受傷或死亡,仍是個謎團。一個月來最明確的官方說法,來自西努亞克市(Sihanoukville)副市長。他指出有工人在搬運後死亡,但不敢肯定廢料和死因的關連性。

在柬埔寨定居的前資深記者陳清喜則認為,柬國環保部長對環保、對汞都很陌生,會引起這麼大的騷動,和媒體的渲染脫不了關係,而調查的專家得不到正常的協助難以採樣,柬國官員面對這件事,也有許多的疑點等待調查,這些還沒有釐清的機會,卻已經是謠言滿天飛。

富有的台灣,正在走過去工業先進國家的老路。過去,我們批評美國人把垃圾丟在我們的家園;現在,我們被柬埔寨人辱罵污染他們的土地。在追究台塑責任的同時,我們也許還要有更為深刻的思考。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