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築壩記


萬里築壩記

台電公司為了因應電力需求成長,提高自產能源比例,2003年起,提出花蓮萬里溪的水力開發計畫,但是當地居民從地質環境、經濟效益到灌溉用水,有著許多質疑,因此有所反彈,到底萬里溪的水力開發計畫,有著什麼樣的爭議?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在台灣,主要的自產能源就是水力發電,尤其東部地區河川地勢陡峭、水力充沛,更成為花東地區自產電力的主要來源。

目前花蓮已經有十座水力發電廠,年發電量是六億多度,但仍不敷使用,在尖峰用電時段,有八成五的電力缺口必須仰賴西部和南部,穿山越嶺送電而來。台電為了降低供電的不穩定,和提高在地自產能源的比例,這幾年在花東一帶,陸續進行開發電廠的計畫。

像是位在花蓮和平溪的碧海水力電廠,預計民國102年,可以加入商轉行列,每年發電量兩億三千萬度,未來台電希望比照碧海電廠模式,在萬里溪上游築起攔河堰,進行電力開發。萬里溪發源自3000多公尺高的白石山,全長有53公里,匯入花蓮溪後出海。早在2003年,台電就計畫結合萬里溪和馬鞍溪,興建每年發電量兩億八千萬度的西寶電廠,但當地居民對於要從馬鞍溪越域引水、穿越地質敏感的溫泉區等等都有所質疑,而引起相當大的反彈。

在反對聲浪中,20055月,西寶電廠開發案預算遭到立法院刪除,20103月宣告此案終止,但台電並沒有停止對萬里溪的水力開發構想,在201011月,台電把西寶電廠中爭議較大的部分取消,重新修正為萬里電廠,提出了可行性研究報告,並在地方上召開說明會。

修正後的萬里電廠,裝置容量從7.4萬千瓦變更為4.9萬千瓦,年發電量從兩億八千萬度縮減為一億六千萬度,規模變小了,但是上百億的興建成本,卻沒有降低,讓不少居民質疑經濟效益何在。而以全台灣每年120萬千瓦的電力需求來估算,台電坦言,裝置容量只有4.9萬千瓦的萬里電廠,對於提升自產能源比例並沒有太大幫助,不過台電表示,如果從尖峰時段用電和政府推動節能減碳的目標來看,興建萬里電廠仍有其效益存在。  

但是,萬里溪是花蓮縣鳳林、萬榮一帶農田灌溉的重要河川,一旦興建電廠,將會從萬里溪上游把水截走,農民的灌溉用水就只能依賴電廠發電後的尾水,讓農民憂心不已。

另一方面,關心環境的保育團體則擔憂,這一條台灣少數沒有人工設施的溪流,一旦興建堰體,將會改變河川的自然樣貌。

近幾年的風災讓我們更清楚地了解,氣候異常所帶來的威脅,村民帶著我們沿著萬榮林道往上走,這一條原本用來載運木材的道路,在凡那比颱風過後,留下了好幾處的大片崩坍地,鬆碎的地質環境,更加深了居民的不安。

2010123,台電舉辦環評程序的公開說明會,數百位在地居民都到場關心,紛紛表達贊成與反對的意見。這次說明會之後,台電公司將會彙整民眾意見,做成環境影響說明書,送交環保署進行環評審查,釐清民眾的疑慮,評估是否有開發的必要性。

在今天,我們很難完全擺脫電力生活,然而在享受便捷電力的時候,卻也忽略了這些電力成長,都是犧牲環境的代價所換來。張國仁認為,台電在進行電力開發的時候,應該要把發電效益和環境的不可回復性,一起納入考量,如果只是為了微小的發電效益,毀壞了有著豐富生態的自然河川,是否值得?

然而面對台灣電力需求不停向上攀升,企業和個人該要如何降低電力浪費,才是關鍵。除了在電價上反映成本,同時也要設法降低電力成長的空間。否則所謂的節能減碳,就變成只是美好想像而已?

側記

清澈的溪水,小朋友正開心地玩耍著,這裡是萬里溪的支流。對當地居民來說,萬里溪不單是灌溉的命脈,也是經常遊玩的場所,它就像是地方上的血脈,餵養著這一帶的生息,未來如果築起壩體,這條溪會不會還能提供以往的功能,安全上會不會釀災?下一代是否還能和這條溪水幸福生活,這些疑問都是居民心中深深的隱憂。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