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拉克‧失根的漂浮生活

 

莫拉克‧失根的漂浮生活

莫拉克風災兩年後,政府建造永久屋,解決居住問題,但是現實生活的問題,開始浮現。在山下想念故鄉,在山上生活困難,於是居民的災後處境,像失根的漂浮生活,不知何時能夠安定…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莫拉克風災滿兩週年,行政院舉辦重建記者會,院長吳敦義細數二年來的重建成果,他表示,已經從建造永久屋,轉向產業重建,並且以哽咽的語調,說明政府的努力,外界對政府的苦心,有所誤解。

政府自認重建圓滿,但是在行政院大門口,一群來自南部災區各部落的居民,聚集發動抗議,表達重建問題重重。來自那瑪夏區的理斷牧師強調,重建不是只針對永久屋區,忽略掉原鄉重建。

二年重建,許多關心部落發展的人士,都認為政府太偏重永久屋的營建,忽略留在原鄉的災區居民,政府把永久屋當成普羅旺斯,根本是諷刺。面對部落居民的抗議,重建會副執行長陳振川解釋,重建率達九成,遭到部落居民反駁。

當台北為重建成果爭執不已,在屏東瑪家鄉的禮納里永久屋區,搬入的居民,過著被讚譽為普羅旺斯的新生活。永久屋區居住著許多部落老人,想家成為集體的情緒,但是更現實的生活問題,出現在餐桌的食物上,常常是簡單食物度過生活。

永久屋區的生活問題,成為美麗房屋裡,最現實的困境,部落窮困的現象,在離開原鄉耕地後,更加艱困。霧台鄉代李金龍擔憂文化斷根的問題,擔心離開遠鄉的部落,會受到更多外來文化的影響。

在屏東來義部落,登山口前的一場小型祈福儀式,部落居民準備前往舊部落。這群能夠留在山上的居民,珍惜擁有的機會,在災後開始推動部落守護,希望能開創生態旅遊經濟。他們定期前往舊部落勘查,訓練部落解說員,沿途以自然方式整修步道,表達親善土地的信念。

攀上狹窄的林道,進入來義舊部落,數百年的石板屋散布四週,每一棟都是一個家族擁有。在部落祭師請示下,同意進入石板屋內,看見原始的石板屋居住空間。

八八風災後,來義部落留在原鄉的居民,開始找尋產業重建的機會,希望能在原鄉發展。二年來,周克任協助部落重建,發現婦女在災後重建上,扮演重要角色。

來義尋求原鄉重建,但是部落遷住永久屋區的問題,成為部落發展的隱憂。

一早,禮納里的居民準備回到山上工作,採收山上的農作。一年來,山下居住,山上採收,已經成為永久屋區居民的生活,甚至一些老人,也會想搭便車回山上老家看看。山上種有許多農作,摘採棚架上的佛手瓜,成為家庭的重要經濟來源。

運著農作下山,有機作物賣不出好價錢,產銷的問題,始終困擾部落居民。災後兩年,解決居住問題,但是生活與產業的問題,成為災區的現實困境。

政府覺得做得很賣力,但是民間不能體恤政府苦心,參與重建的團體,說出政府趕政績的問題核心。災後兩年,政府推動重建,民間抗議不斷,留在部落原鄉與遷到永久屋區的居民,面臨不同的問題,過著失根的漂浮生活。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