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卉世界大戰


花卉世界大戰

全球花卉市場,貿易產值高達一千億美元,各國都想搶食這塊龐大的花卉利潤。近年,歐美國家的花卉需求倍數擴大,成為世界主力市場,各國極力搶攻,形成一場激烈的花卉世界大戰,決定全球花卉王國的新霸主。如何贏?不僅是經濟利益,也關乎著國家面子,台灣如何在這場花卉戰爭中,贏得勝利。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地處亞熱帶的台灣,冬季正是溫帶植物生長最好的季節,利用氣候差異,在台灣冬季種植溫帶花卉,不僅增添台灣內銷市場的花卉種類,也利用日本冬季太冷的產期空窗,將花卉銷往日本,創造花卉貿易的利益。


1972
年,台灣花卉開始銷往日本市場,其中菊花切花是主力外銷花種。日本成為台灣花卉外銷的主要市場,每年銷日金額佔台灣花卉出口值五成以上。1989年更是創下佔出口值九成的歷史記錄。

在台灣,花卉生產七成供應內需市場,三成銷往海外,長期輸出日本,一度創造花卉王國的美譽,但是面對荷蘭花卉世界霸主的鯨吞,中國及東南亞國家的蠶食,台灣面臨嚴苛考驗。


吳明亮在三十年前投入台灣花卉市場,1979年成立花卉進出口貿易公司,他和傳統花農不同,一開始並不務農。從事貿易代理的背景,讓吳明亮在行銷上,有著獨特的優勢,這也是台灣花卉產業最弱的一環,他始終認定花卉產業必須建立在行銷上,種得好不見得賣得好。

台灣早期的小農模式,由國外引種種植,種植成功後,如有市場就大賺一筆,一旦乏人問津,就只能認賠了事,過程中充滿風險和不確定性,一旦碰上行銷強國,以及法律上的品種保護,傳統花卉產業立即面臨潰敗。引進現代化的花卉產銷制度,成為吳明亮努力的目標,他建立選種引進、育苗生產、目標行銷等等技術和觀念,讓台灣花卉產業,能夠以分工合作和世界接軌。


位於埔里的育苗農場,有著來自國際上的新品種花卉,這裡的花種,不只要估算台灣市場的接受度,也要計算外銷國際的可能。透過各種種植試驗,吳明亮必須確認新引進的花種,推廣給花農到田間種植沒有問題,才能避免花農的損失,以及種植的品質。

引種國外、台灣種植的花卉產業,常常被稱為花卉加工業,始終有被中國或東南亞生產取代的威脅,但吳明亮認為,花卉產業已經走向國際分工,不能一昧只求育種,而忽略選種種植的商業競爭。取得國外授權販售種苗的大理花,成為吳明亮下一波主打的花卉產品,在這座有著充滿新品種花卉的農場裡,花卉無國界,只有不斷創造的商機。




凌晨二點,供應台灣內需的花卉,集中到台北花卉拍賣市場,這裡拍賣的花卉,佔據全國用花量的五成,一場殘酷的花卉戰爭,在深沈的夜色中展開。工作人員將來自各地的花卉,搬運到輸送帶上,拍賣人員展示花卉品質,座位上坐著來自北部地區的花商,精明地看著花卉樣本,在按動按鈕間,決定花卉的命運。拍賣制度的建立,確立國內花卉市場的價格與品質,鼓勵花農種植好花,進入拍賣場賣出高價,也讓市場需求走向,在不斷變動的數據上顯示,走向透明以及公開的競爭。


近十年來,拍賣場的花卉品質提升,花卉種類不斷增多,讓台灣漸漸走出傳統祭祀用花的市場樣貌,消費者能有更多的選擇。但國內市場,用花的用途,並未像歐美一般,人人有買花布置家庭的習慣,於是用花依舊落在送禮的需求上,造成內需市場無法更加擴大。一個晚上的拍賣競爭,售出的花卉進入內需市場,至於未拍賣出的花卉,為了避免進入市場破壞價格,最後的命運就是銷毀,成為花卉戰爭的犧牲者。

擴大內需市場,成為台灣花卉產業的根基,但是搶攻外銷,卻是立足國際的重要戰略。國外引種,種植加工的外銷模式,始終充滿被取代的風險,如何掌握種源技術,由種植加工邁向種源行銷,成為花卉大國的重要關鍵。在台灣,能夠掌握的花卉種源並不多,因為種源研發時間漫長,金額龐大,並非台灣傳統小農所能承受,但是唯獨蘭花,成為在台灣花農手上,成為未來的希望。


賴本智示範蘭花育種的方法,他選擇二種不同品種的蘭花,用人工授粉的方式,將花粉放入花蕊之中,希望育出新的花種。在早期,蘭花價格昂貴,許多蘭花玩家以收集奇蘭為樂,引發許多花農自行雜交育種,希望育出好價格的蘭花品種。這樣的育種風氣,意外讓台灣成為世界蘭花育種的中心,在開創國內市場之後,也獲得國際市場的青睞。但是初期,只能以少量成花進行交易,甚至就將種源賣斷給他國種植,失去開創更大商機的機會。賴本智一路育種,看到掌握種源的商機無窮,於是設立公司,登錄研發的新品種,開始大量生產蘭花行銷海外。


蘭花的大量生產,必須依賴組織培養的分生苗,為了確保售出的蘭花瓶苗,完全健康無污染,移瓶室必須設立殺菌消毒設施,工作人員在移瓶過程中,檢視小苗的生長情形,並且以火焰進行消毒工作。台灣蘭花的瓶苗外銷,開創台灣花卉產業的新高峰,但是對於國外買主,珍貴的花種,也必須健康種得好,一旦品質發生問題,市場立即受到損害。

國際對蘭花的需求不斷成長,根據荷蘭蘭花協會的估算,最熱門的蝴蝶蘭品種,2005年消費量為一億五千萬株,2007年為二億株。在這個利益龐大的蘭花市場中,以歐洲市場需求最強,價格最高,幾乎成為國際搶食的市場,誰能奪得先機,誰就是未來的花卉大國。面對歐洲這塊急速擴張的龐大市場,荷蘭已經展開佈局,準備獨霸歐洲市場。以色列則是後起之秀,以溫室種植,結合國際合作,快速進軍國際花卉市場。

台灣以蝴蝶蘭王國自居,但是整個生產體系並非完全健全,陳加忠以蘭花迷思,來形容台灣對蘭花產業的過度膨脹,他認為面對世界龐大的需求量,卻呈現台灣中、小農模式產業的弱點。近年來,台糖以國營企業轉型之姿,挾帶龐大技術、資本,投入蘭花產業,宣言扮演火車頭角色,但是在民間業者眼中,卻是資訊不明、與民爭利。


2007
年台北國際花卉大展開幕,活動熱熱鬧鬧,展現台灣的花卉實力,並且用花卉布置海洋的台灣、生態的台灣等等主題,吳明亮以美麗的花卉,打造一座迷你庭園,呈現一位專業代理商,擁有許多國際最新的花卉。賴本智將多年苦心培育的蘭花品種,布置在展場內,每一種新式的蘭種,都有可能是未來的市場主流。

在展場中,壯觀的花海景致,凸顯台灣的花卉實力,根據農委會國際處統計,2005年台灣花卉總產值125億元台幣,出口值達25億台幣,其中蝴蝶蘭出口總值11億台幣,高居全球蝴蝶蘭出口國的冠軍。


台灣花卉產業,由花農努力打出一片天下,當越走向國際市場,越發現強敵環伺,在各國不斷擴張花卉產業實力,各國外銷市場的爭奪戰,內需市場的保衛戰,讓一場世界花卉大戰,已經在全球各地點燃。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