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城大徵收-抗爭之路


航空城大徵收-抗爭之路

面對空前的大徵收,桃園航空城居民展開抗爭,他們不願安居的家園,被虛幻的計畫所摧毀。但是,反徵收抗爭是條艱辛之路,等著他們的,將是粗暴的程序制度…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張光宗 陳志昌 郭志榮
剪輯 張光宗

面對空前的大徵收,桃園航空城居民展開抗爭,他們不願安居的家園,被虛幻的計畫所摧毀。但是,反徵收抗爭是條艱辛之路,等著他們的,將是粗暴的程序制度



反徵收的居民越聚越多,自救會帶領北上抗爭,要求列席營建署的專案會議。前來協助的潘忠政老師,長年關心濕地環境,呼籲社會注意,桃園是埤塘之鄉,徵收區內有許多埤塘,一旦破壞,將是生態浩劫。


另外,在南港村旁,二十年前,政府也曾徵收100多公頃土地,要建設機場客運園區,推動商業開發。但是至今園區空盪,荒草雜生,土地全無利用,卻還要再大肆徵地,引來社運團體的批評。土地閒置,或者能用不用,成為航空城土地利用效率的最大問題,也讓居民諷刺航空城是空城計畫,「清光居民,地賣財團」。

反徵收自救會成立後,積極參與徵收相關會議,維護自身權益,然而政府卻始終不願讓他們充分參與。政府強勢徵收,居民強力抗爭,許多年老居民哀傷家園不保,每每發生走上絕路的不幸事件。

家住果林村的呂先生表示,他的父親因為傷心土地要被徵收,在自救會前往縣府抗爭時,到農園結束生命,用最悲淒的態度,表達對土地的依戀。然而,自救會強力抗爭和呂老先生走上絕路,都沒讓政府停下腳步,甚至加快審查程序,在15天內開11場會議,趕在年底前通過。

面對政府只想走完程序,不顧居民訴求,自救會決定癱瘓審查大會,不讓徵收案通過,突顯程序粗暴問題。自救會居民在審查會場設立靈堂,桃園教育工會田奇峰持香,要求主席蕭家淇上香祭拜,發誓公正主持會議。主席拒絕,宣布停止開會,留下佔領會議室的居民。

航空城激烈抗爭,引發社會關注,也開始思考航空城計畫的可行性,立委林淑芬提出,台北港徵地開發自由貿易港,相隔不遠的航空城,也徵地興建自由貿易園區,計畫花費四千億,二者功能高度重疊,質疑政府究竟有沒有完整的國土計畫。


營建署再度召開審查大會,阻擋自救會進入會場,居民開始翻牆,衝破大門封鎖。進入大樓來到會議室前,卻發現警察排列成人牆阻擋。反徵收的自救會,全被擋在門外,支持開發的當地鄉長、民代等人,卻安坐會場,發表意見。

最後區域計畫審查大會,決議先讓部分通過,針對修改部分,必須再提計畫公開展示,再送大會審議。大會決議中,竹圍街部分區域劃出徵收範圍,部分自救會成員宣布停止抗爭,但是更多被徵收居民,家園依舊不保,再組反徵收自救聯盟,繼續為保護家園努力。


台灣人權促進會的王寶萱,一路陪著居民,細讀開發計畫,她指出:「航空城根本是炒地皮計畫,一個號稱促進經貿發展的計畫,竟然七成都在炒地皮蓋房屋,住商比例違法,審查竟也能過關。」

竹圍村的蔡小姐,家園可能也被劃出徵收,不必拆除,但她決定陪著大家,繼續走下去。希望用不知還有多久的生命時光,做有意義的事。開發6000多公頃,徵收3000多公頃,台灣最大的土地徵收案,一路走來粗暴,在政府強勢通過徵收下,現在除了地價飛漲,沒人知道,航空城可以將台灣帶到哪去?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