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城大徵收-悲傷家園


航空城大徵收-悲傷家園

政府勾勒一個航空城大夢,徵收人民土地3000多公頃,在期待開發與反對徵收的拉扯間,許多居民都疑惑著,到底政府強徵民地,最後利益會是給了誰?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張光宗 陳志昌
剪輯 張光宗

桃園縣大園鄉的海口村,居民張先生在冬陽午後,細心照顧他的蔬菜田。他的家族一百多年前來到這裡定居,世代傳承至今,依舊過著傳統的農耕生活。鄰居陳先生,五年前到這裡買地,開設養豬場,透過生態養殖的方式,讓豬場不臭,豬隻健康,希望創造財富,重建農村經濟。


無論新舊鄰居,大家交情都很好,工作之餘,會聚在樹下聊天,相互關照。但是一項全台最大的航空城徵收開發計畫,已經展開,計畫總面積高達
6000多公頃,徵收區域涵蓋七個村落,海口村也在徵收範圍中。


在環保署的政策環評中,桃園機場原本提出增設第三跑道的需求,後來交通部為建設自由貿易區,決定推動「機場園區計畫」,擴大徵收面積
1400多公頃。後來桃園縣政府考量到新設的捷運場站,有著開發利益,加上周邊原有的都市計畫,於是推出「桃園國際機場園區及附近地區特定區計畫」,增加徵收1600多公頃。

整個「桃園航空城計畫」,就是由「機場園區計畫」及「機場園區附近地區特定區計畫」所組成,開發總面積6000多公頃,徵收面積達3000多公頃,政府估計可創造2.3兆的經濟效益。至於為何必須徵收如此廣大的土地,官員表示原因在於徵收計畫的財務平衡,必須徵收足夠面積土地,才能補足自償性的開發資金。

然而,徵收人民土地來補足開發資金,讓學者批評:「是徵收制度之惡」。政府沒錢開發,就徵收人民土地,變賣來籌錢。

桃園航空城計畫推動後,內政部營建署負責土地徵收業務,在各村落舉辦說明會。會中,許多居民根本不清楚,家園有沒有被徵收?也有部分居民期待徵收計畫,認為能為地方帶來繁榮。航空城計畫的推動,讓徵收區的土地利益飆高,在說明會場內外,充斥著大量土地仲介人員,遊說地主賣地。

在航空城徵收計畫中,將有八所中、小學面臨廢校或搬遷,其中竹圍國小才整修完畢,就面臨可能遷校拆毀的危機。學校的存廢爭議,在地方發酵,學校老師擔心影響教學,也有學生已經開始辦理轉學。

大園鄉當地香火鼎盛的福海宮,也因為位在預定的機場第三跑道上,面臨遷廟的危機。在廟方力爭下,最後終於將福海宮劃出徵收範圍,不必遷廟,但是未來將位在跑道盡頭,有著飛安的隱憂。

台灣農村陣線蔡培慧老師表示,如果政府只是為了興建第三跑道,其實已經有現成的海軍跑道可用,不必再徵收民地。這座軍用機場位在桃園機場南方,腹地相當廣大,軍方已經退出,撥交縣府開發使用。海口村的張先生,早期曾經進入機場建設,表示軍機跑道,水泥品質等級很高,相當堅固,不明白為何現成的跑道廢棄不用,要規劃拆除,改建住商區,卻到北邊徵收民地蓋新跑道。

碰上徵收計畫,海口村的張先生,擔心家園不保,憂慮將失去百年守護的土地。同村的徐媽媽更是傷心,因為她已經被徵收過兩次,土地從兩甲變三分,這次再徵收,將會失去所有土地。徐媽媽說她老了,不想過著失去家園,一再搬遷的生活。

居住在竹圍村的蔡小姐,新居剛落成,準備裝潢,打算迎接雙親一起生活,突來的徵收,打亂了一切計畫,也讓滿屋的傢俱,只能堆在地上,不知如何安排。蔡小姐是癌末患者,原本想著搬入新家,可以安心療養,現在面對徵收來臨,只能拼著生命意志,展開保護家園的行動。


竹圍村的居民,面對土地徵收來襲,開始相互聯絡,組成自救會,希望政府能聽見人民的心聲。另外因為徵收區面積太大,消息相當紊亂,許多居民甚至不清楚徵收的問題,於是農陣及許多青年學生展開訪調,收集居民意見。

航空城反徵收自救會在各地召開說明會,邀請居民互動,瞭解各村居民的意願。台灣農村陣線徐世榮老師,受邀到現場演說,分享多年來,徵收制度對人民權益的侵害,以及造成的各地抗爭。

一個航空城計畫,影響七個村落,迫遷8000名居民,開發6000多公頃土地,許多不願失去家園的居民,開始聚集,走上保護家園的抗爭之路…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