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鷹先生


老鷹先生

採訪 黃康妮

我決定用最原始、最笨的方法,用筆記下牠們整日的行為,透過行為來推測何時生蛋了,何時幼鳥孵出了,然後,我會期待那幼鳥的第一次試飛。-摘自沈振中《老鷹的故事》

從很久以前,在人們登上食物鏈的頂層,然後開始隨心所欲的操控生命的存亡時,就忘了自己也只是需要食物、需要繁衍的其中一個生命體而已。1990年底,沈振中前往花蓮,在區紀復的鹽寮淨土過了四天三夜的儉樸生活,回來之後,生活的態度有了極大的改變。沈振中有一個夢,夢裡的人走出只有人類的柵欄,和共同生存在地球上的生命經驗一樣的生命歷程,珍惜與每個偶然來到地球上的過客相遇的機會。

睜開雙眼看世界,每個人都平等地接受一樣的光線和輪廓,但是用心去感受這個世界,體會的是生命的本質。如果不是老鷹,也還會有別的,只是在這個腳本裡,他們相遇了。老鷹之於沈振中,並不是利爪和銳眼,就像除去了加在沈振中身上的讚譽和光環,他仍然毫無疑問是徹底完整的人。

沈振中從老鷹學到的,「真正最後要學習的,只不過是愛一個字而已。」所有東西都是自然的,所有發生都是自然,沒有所謂好壞,愛這個字,心在中間,心受,用心去感受跟接受所有你看到的一切。沈振中從老鷹看到整個生命的內涵,生命是有共通性的,而那一隻斷翅的老鷹進入他的生命裡面,他覺得生命其實就是一種陪伴。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