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的困局-都更來襲

 

老屋的困局-都更來襲

台北市歸綏街上,這間寫著身心靈雜貨店的老房子,外表看起來很普通,走進一看才發現,這棟房子別有來頭。客廳裡掛著早期政府發給的營業證,房間外裝著執業燈,這裡是全台北市最老的公娼館-文萌樓…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 陳忠峰
剪輯 劉啟稜 

1997年廢娼以後,文萌樓不再營業,反倒成為公娼運動的啟蒙基地,透過昔日公娼阿姨的口述歷史,重現當年底層生活的無奈。


2006
年在日日春協會努力下,文萌樓被指定為市定古蹟,日日春也協助公娼阿姨重新面對社會。多年來日日春在文萌樓辦導覽、講座,將古蹟精神延續下來。

然而這樣的操作模式即將產生變化,2011年新屋主買下文萌樓,到現在都還沒提出對古蹟經營的具體想法,也不願續租給日日春協會,讓一路守護文萌樓的日日春,擔心妓權歷史將會被抹滅。


日日春協會認為,當初新屋主以330萬買下文萌樓,加入都更後,以權利變換的方式,把容積移轉到新大樓,折合市價後,能獲取超過千萬利潤,根本把古蹟當成工具,無心經營。於是他們高舉標語,來到台北市府前,要求台北市文化局接管文萌樓。

然而大多數時候,主管機關不可能一一買下私人古蹟,因此在文資法第35條,為了彌補所有權人的損失,會給予容積轉移等條件,台北市文化局表示,也因此的確增加了民眾的指定意願,但這樣的補償措施,會不會讓古蹟成為投資標的。主管機關說明,由於還是以文化資產保存為優先考量,對於所有人是否炒作,很難評估。針對這次文萌樓事件,將會再次協調屋主,希望都更後能捐贈為公益設施,是最好的方案。


都更原本是幫助城市改變市容的方法之一,以文萌樓所在的歸綏街來說,不遠處拐個彎就是市定古蹟大同分局,前身是日治時期的警察北署,這個老街區,隨著大稻埕的沒落,也跟著蕭條,部分居民都期盼透過都更來重新整理街容,帶來新氣象

這次文萌樓連同周邊基地的都更,恰巧是一個完整區塊,面積有三千多平方公尺,未來文萌樓旁邊的舊警察宿舍會遭到拆除,蓋成兩棟超過25層高的大樓。


文萌樓是市定古蹟,不會遭到改建或拆除。為了配合文萌樓原屋原貌保留,新造的建築物會退縮兩公尺,並作成仿古立面。

然而這樣就是古蹟保存和新建物共存的最好方式嗎?學者觀察,當這樣的方式越來越普遍,有可能讓城市裡的老建築,面臨越來越高的風險。


民國101年,新北市政府在新莊老街推動公辦都更招商,想藉著公有地的都更,活化老街,將拆除新莊郡役所和周邊老舊的日式宿舍,蓋起大樓,只留下被登錄為歷史建築的武德殿,新街廓同樣也用仿古立面來保存老街意象,許多關心新莊文史的人士,紛紛出來搶救。針對新莊郡役所的去留,20139月,新北市政府重啟文資審議,趁著文資委員現勘的難得機會,許多人也到場表達意見,希望委員聽見在地居民的心聲。


經過審議,新北市文化局最後還是做出不列冊追蹤的決議,也就是不認定有文化保存價值。

從普安堂到文萌樓、新莊郡役所,對於文化保存,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想像與期待。要如何整合城市的多元面向,從來就不是容易的課題,在地居民和民間團體都想有更多的參與,共同來討論。



城市不斷翻新,保存文化資產的挑戰越來越多,要如何打開老建築在城市裡的困局?要靠全民守護的力量和政府對文化資產的重視,審慎面對。畢竟如果一旦失去,這些文化資產是不會再回來了。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