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明天的警示


給明天的警示

我們面對氣候災害的風險與日俱增,城市的防災能力卻更加脆弱。當埤塘因為開發被填平,城市的滯洪空間一一消失,我們是否有找出與水共生的策略呢?

採訪 張岱屏 林燕如
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忠峰 劉啟稜
剪輯 陳忠峰

桃園縣中壢市中原大學旁的商店街,泡水的運動衣、休閒鞋,一箱箱被拿出來大特賣,學生開心搶購,老闆的無奈全寫在臉上。中原商圈後面的住家水淹更深,普仁里、普忠里幾乎全淹,受災將近1000戶,災情比11年前納莉颱風還慘重。

桃園屬於台地地形,相較於台灣其他縣市,比較不容易受水患侵襲,但是611的一場豪雨,卻讓桃園成了全台灣受災最嚴重的縣市,淹水面積高達900公頃。包括桃園市、中壢市的市區,南崁、蘆竹、大園等地,一百多處淹水,龜山工業區上百家工廠泡水,損失超過兩億。

桃園縣政府水務局長李戎威表示,桃園的防洪設施,根據的是50年的防洪標準,但這次降雨已經超過100年的降雨頻率,區域排水無法負荷加上堤防破堤,是造成淹水最主要的因素。但學者認為,這樣的設計標準低估氣候變遷的衝擊,應該被重新檢討。


除了防洪標準不夠,水路阻塞也是重要原因。中原大學旁有一塊埤塘,因為長期被人佔用養魚,這次完全沒有發揮吸納洪水的功能。普忠里里長許志煒表示,如果埤塘可以發揮滯洪功能,就算時雨量有50毫米,都還不至於淹水。受災居民群情激憤,要求縣政府與農田水利會負起責任。像中壢市普忠里這樣,埤塘長久被佔用水路無法宣洩的狀況,在桃園其實很普遍。

過去桃園先民為了開墾灌溉,建立了綿密的埤圳網路,也因此被稱為萬埤之鄉,但是隨著都市發展,埤塘被一一填平成為建築用地。根據縣府統計,桃園的埤塘還有2800多口,其中800多口屬於農田水利會,2000口屬於私人所有,假如善加利用,可以發揮極大的滯洪功能。現在卻因為疏於管理,無法發揮滯洪作用。


當高雄、台北等縣市到處在尋找滯洪空間,桃園其實有很好的先天環境,因為埤塘與水圳原本就是最好的洪水疏散網絡。但在縣府與水利會各行其是的狀況下,埤塘資源沒有被妥善運用。

近年來桃園都會區不斷開發,主要河道旁建滿了新大樓,這些大樓只能依靠堤防保護。但堤防真的可靠嗎?611豪雨造成桃園53處破堤或潰堤,整治經費估計高達100億元。令人憂心的是,未來還有許多大型開發案,包括桃園航空城,正大規模縮減原本可透水的空間。

除了桃園縣,新北市的三峽、土城等地,也面臨近十年來最大的水患。土城彈藥庫曾經是土城重要的滯洪區,居民表示這幾年違章工廠進駐,淹水狀況也日益嚴重。居民擔心,土城彈藥庫未來如果開發為司法園區,土城附近的淹水狀況可能會更加惡化。


另外這次三峽的北大特區,也出現陸上行舟的景象。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指出,三峽位處大漢溪與三峽溪的匯流處,從自然環境來看,本來就是一個容易淹水的河川沖積地帶,但是這幾年新住宅卻不斷擴張,遠遠超過環境所能負荷。對許多人來說,密集的高樓象徵進步,但廖本全把這稱之為醜陋的地景。面對快速的氣候變遷,都市計畫的思維卻並沒有改變,一步步將城市推入災害的循環中。


當城市不斷追求成長、擴張版圖,我們面對氣候災害的風險與日俱增,我們的防災能力卻更加脆弱。停下腳步,重新檢討與水共生的城市策略,才不枉費老天爺提出的示警。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