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一座核四廠

給我一座核四廠

核電問題是一個只有專家學者才能討論的問題嗎?核電的知識注定只有核工專家能了解嗎?其實,在貢寮,你會驚訝地發現,有許多貢寮人他們可以跟你侃侃而談核電知識,核電可能造成的影響,而且,那絕對不只是「不要在我家後院」的單純訴求,而是對核電全面性的思考,他們很可能只是路邊藥房的老闆、或漁民、或小學老師,但是,在歷經十年反核運動的洗禮後,他們儼然個個成為核電通,而他們的人生面貌也有了改變。

採訪 張岱屏 鄭淑麗
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添寶 朱孝權 葉鎮中 黃文
剪輯 鐘文源

貢寮,這個平靜的東北角漁村,因為核四廠的興建,十多年來成為臺灣反核運動的精神地標。1988年,貢寮成立了第一個反核團體─鹽寮反核自救會,成立之初有一百多人連署參加,自此,反核的意識便在貢寮不斷滋長,反核運動也一波波地從此開始擴散。然而,抗爭的過程中總有人付出代價,這個代價是今日所有貢寮人的共同記憶─「1003事件」。

19911003反核抗爭中,反核青年林順源意外撞死保警,被判處無期徒刑,隔年三月法院宣判1003事件,江春和、吳文通、陳慶塘、廖敏雄等人被判3-10個月不等刑期,造成當地村民白色恐怖。

1993年立法院表決核四重審案,核四廠該不該興建,許多人認為這是應該由「專家學者」決定的事,但是貢寮人卻不這麼認為,貢寮不僅於1994年舉辦全鄉核四公投,投下了九成六的反核選票,也曾多次請媽祖繞境,驅逐核四廠,貢寮澳底的仁和宮媽祖就是著名的「反核媽祖」,多次被請出來與鄉民一起遊行,在臺北街頭、甚至在立法院,儼然成為地方上反核的信仰中心。

雖然貢寮人相信媽祖會保佑鄉民,阻擋核四廠興建,但是多年來,台電的核四廠工程仍如火如荼地進行,直至20007月為止,核四廠計畫總進度已達百分之三十二。

雖然核四廠工程已經在進行,但是貢寮人並未放棄任何阻擋興建的機會。近年來,貢寮的漁民曾舉辦過兩次「海上大圍堵」演習,漁民們說,萬一有一天核四廠機組要從重件碼頭上岸,他們就會進行圍堵。

隨著政局的轉變,核四廠的存廢在今日也突然有了逆轉的空間。長期以來在核四廠外就近監督工程的貢寮居民,於2000817日的核能四廠安全監督委員會中也有了發言的機會。2000930日,經濟部長林信義提出核四廠停建建議,然而,這一路將就此平安嗎?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