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廠夢魘


紙廠夢魘

17年前,王功人趕走東麗紙廠,想不到17年後,它卻以東泰紙業重新開張,造紙廠與在地產業,難道無法共存共榮?

採訪 陳佳珣 柯金源
撰稿 陳佳珣
攝影 張光宗 柯金源
剪輯 張光宗

東泰紙業,座落在彰化王功的養殖專業區,這裡有大大小小的溝渠,交錯縱橫,並且有閘門與海連通,隨著海水漲退潮,水位跟著變化,漁民使用馬達抽取海水養殖,但這裡的海水交換能力並不理想,漁民擔心東泰紙廠的汙水,難以完全擴散,將導致養殖環境惡化,造成魚貝類品質下降甚至死亡。

在海岸養殖的蚵農也大聲反對,因為汙染是養蚵產業難以承擔的後果。蚵農歐福川表示,以前新竹香山有綠牡蠣,蚵就沒人敢吃了,現在東泰紙業的廢水,順著水流到海,蚵田、文蛤田百分之百會受影響,「東泰為了他自己,害死沿海蚵農、養殖的,很不對。」


王功的珍珠蚵遠近馳名,不管是蚵嗲或蚵仔煎,都是這裡的招牌特色,街上小吃店一家挨著一家開,在彰化沿海的漁村裡,王功觀光產業最興盛。小吃業者黃宗民就表示,遊客來會到處逛,如果在海邊看到一間工廠那麼大,觀感會很差,「有辦法就做到零汙染,不然就不要做。」

除了大啖海鮮,在地產業的體驗也深具魅力,暑假期間,許多營隊選中王功舉辦夏令營,潮間帶的體驗尤其熱門。十年來投入觀光產業,林煌財把在地的農漁牧產業轉化為觀光資源。他基本上肯定任何一個產業進駐對地方的貢獻,但如果與當地的生產、生活、生態難以相容,就應該退出,東泰紙業就是其中之一。


王功產業觀光發展協會總幹事林煌財表示,觀光業是建立在生產、生活跟生態,三生的角度,這與前來踏訪的消費者息息相關,遊客來玩、來感受、來吃,如果玩的地方是髒的,感受的環境被汙染了,來吃的東西有疑慮,對觀光業將會有很大的影響。

民國85年,王功居民扶老攜幼,抗議東麗紙廠設置,當時的省政府以符合振興經濟方案的重大投資案件,請彰化縣政府配合解決用水問題,縣府於是以臨時用水的方式,核准東麗紙廠抽取地下水,但監察院介入調查後認為,核准的用水量與產量明顯不符,有大量超抽地下水之虞。而且芳苑位在地層下陷管制區,縣府以臨時用水的名義核准,已經違反了水利法和地下水管制辦法,因此糾正省政府與彰化縣政府,最後東麗紙廠辦理歇業,政府於是撤銷其工廠登記,但原班人馬卻在原地重起爐灶,王功人再次挺身捍衛家園。


王功反汙染自救會長林連宗說,過去監察院糾正認為不合法,政府叫他不能做,為什麼又做?

民國101年,東泰生技紙業完成工廠登記,彰化縣政府建設處表示「依法行政」。建設處秘書孫鍾興表示,就工廠登記來說,只要符合法規要件,並且具備相關申請書件,就不能拒絕申請;用水也在審查書件中,之前有爭議的是使用地下水,可能造成地方養殖或民生用水的影響,不過這次設立東泰紙業,提出的是使用自來水。

彰化縣西南角四個鄉鎮的用水,由二林淨水廠供應,水源來自深層的地下水,雖然東泰紙業位在地層下陷管制區,但自來水公司表示,不能拒絕他的用水申請,但每天300噸的用水量已經是上限,不可能再加碼。自來水公司第11區管理處副理許端銘表示,只要是正式合法的工廠登記,自來水公司就一定要給他水,但超過300噸要提出用水計畫書,給水利署中區水資源局審查,超過3000噸則要水利署同意。

不過,在地居民認為,自來水公司的做法已經違法。王功反污染自救會長林連宗表示,民國82年,省政府公告在地層下陷區,除了民生用水,不能供應其他用水。

民眾還擔心,東泰紙業會偷抽地下水。林連宗表示,民國85年曾經抗議,後來政府有封井動作,但真的封了嗎?沒辦法確實知道,只是去年12月有人檢舉,東泰紙業在旁邊偷偷租地打水井,未來若偷抽地下水,誰去管他?怎麼管?

面對抗議聲浪,東泰紙業邀請居民入廠參觀,面對面做溝通。東泰紙業代表說明,紙廠廢水並不像外界說的,有重金屬污染;紙廠不是鐵工廠,而且是生產回收紙,沒有加漂白劑,廢水排放也會符合國家標準。王功反污染自救會長林連宗認為,東泰設在王功養殖專區,旁邊有漢堡及永興養殖區,往外是蚵田和芳苑溼地,敏感區位不容許汙染,除非做到零排放,不然就不要做。

誰能確保養殖用水安全無虞,彰化縣環保局表示,東泰紙業的廢水必須符合放流水標準,至於是否會影響養殖產業,則由受理廢水搭排的工務局去考量。環保局秘書江培根表示,廢水排放到承受水體,依照水體不同用途,如灌溉用水、養殖用水等,應該由各溝渠的主管機關,去衡酌是否妨礙原來用途,整體考量是否接受搭排。


東泰紙業的廢水排到鄉道,彰118-1的道路側溝,受理搭排業務的工務局表示,水質並不在他們的執掌範圍。工務局道路管理科長表示,工務局主要針對事業工廠廢水的排放量,如果符合道路測溝的容量,原則上都會同意搭排,至於水質部分,後續就由彰化縣環保局,進行水質控管與監督。

由於政府並沒有訂定養殖業的用水標準,而環保局只管放流水標準,但這樣的水可以拿來養魚嗎?彰化縣養殖協會總幹事林濟明表示,如果用工業廢水來養殖,以後水產品就沒人敢吃了,水產品是一個生物,就跟我們人一樣,會吸收也會有殘留問題,這會影響到人的健康,希望管理養殖區的漁業單位,要出面負責處理。

東泰紙業還沒取得廢水及空汙操作許可,所以不能營運,卻被民眾發現兩次排放廢水,環保局表示,雖然東泰紙業說是清洗機具、廠區整理的洗滌用水,但都屬於事業排放廢水,必須取得排放許可才能排,因此已經依法開罰。


在東泰紙業正對面的新寶國小,是第一線受害者,學生上課已經受到干擾。黃玟婷與黃玟慈就讀六年級和三年級,她們表示,東泰紙業敲天花板的聲音很大,修東西也很大聲,還會聞到很重的味道。老師說,忍耐一下,很快就可以不用聞到了。他們上課會把門關上,因為聽了頭會很痛,同學都摀著耳朵,沒辦法上課。

有四個孫子在這就讀的黃志雄,是孩子們口中的志工爺爺,新寶國小成立四十幾年,包括他自己在內,三代都在這裡就學,他實在無法接受,在學校正面對設置這樣的工廠,擔心會影響孩子的呼吸系統,還有噪音會影響孩子的就學環境,他質疑,「隔一條馬路,怎麼可以設置這麼大型的工廠?」

在縣府各單位都表示依法行政下,東泰紙業一路取得通行證,倘若反對運動無法阻擋造紙廠營運,在地養殖協會希望能強化監督機制。林濟明表示,在工廠周圍可以鑿監測水井,因為很多居民害怕東泰紙業會把廢水直接打入地下水,另外在養殖水質監測上,是否能做生態池來監測水質,並且由漁民來管理。


從區位考量,在養殖專業區、地層下陷區,設造紙廠是的對嗎?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表示,公務人員限縮了自己的權力,執行公權力總是以「不違法」為基本要求,應該進一步看整體區域發展,是否該存在造紙廠。彰化縣政府必須思考,區位適不適合,因為彰化許多工業用地閒置,為什麼不輔導東泰紙業,搬去彰濱工業區或鄰近工業區。

來台灣各地旅遊的人們,在觀光單位的調查中,都給予王功高度評價,這顆彰化西南角最閃亮的星辰,會被東泰紙廠遮蔽光芒嗎?政府保障了工廠合法的權益,那漁民的權益,由誰來顧?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