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錮‧東北角


禁錮‧東北角

禁錮三十年,一夕大開發,美麗東北角即將變色。所有居民群起憤怒,環保人士全力相挺,全力保護這塊海角的人間美境…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世居新北市貢寮區的魏正雄先生,從山上搬下砍伐的桂竹,他以搬運距離,計算竹子的價格,幾十年來,沒有太大改變。沒有變化的,不只生活方式,還有生活條件。從三十年前開始,東北角風景區發佈限建法令,當地居民就像被禁錮的人民,一切都不許更動。

從早期的台北縣政府,到後來成立的東北角風景管理處,東北角區域的主管機關,嚴厲管制居民的建設發展。就連居民想修繕房子,都得期待颱風來破壞,再趁機改善。

居民限建,不能修建房子,但是政府機關、私人樂園,卻是一間比一間大,造就遊客喜歡的東北角樂園。東北角風景區的假日旅遊潮,開創了觀光經濟,大量遊客湧入,熱門活動的舉辦,讓人開始遺忘,東北角原有的美麗。

為了找尋東北角村落之美,林勝義老師從十多年前,開始推動卯澳的社區營造,打造一個生態願景,推動不一樣的深度旅遊。身為凱達格蘭族的後裔,林勝義強調,東北角地區緊密連結著凱達格蘭文化,來到東北角,不能遺忘存在的族群歷史。

幾十年來,林勝義的努力奔走,依然喚不醒政府的重視,社區營造漸漸停頓,文化遺址陸續破壞,更強勢的開發計畫,洶湧而來。

2009年,政府規劃東北角庶民經濟專案,有計畫徵收東北角土地,轉交財團開發,居住在貢寮區的林紋翠得知消息,相當訝異,發現規劃案如同將鄉村BOT給財團。林紋翠因為喜歡東北角風貌,在田寮洋定居,還創辦了社區報,推動永續生活的精神,來連結居民與土地的關係。

東北角庶民專案的出現,讓林紋翠相當憂慮,她不斷奔走尋求協助,讓外界瞭解東北角有開發危機。關心環境的環保團體,也反對破壞田寮洋環境,一塊有著濕地與農地生態的美麗田園。

在社會高度反對下,政府宣布田寮洋徵收計畫暫停,但是東北角開發壓力,依舊存在。

吳春蓉是貢寮人,成長外出工作,但是家族土地不斷遭到侵奪,從佔地開發、私設電塔、到現今土地重劃,地主事先毫不知情,讓她已經忍無可忍,決心為權益奔走。

依然存在的開發壓力,讓許多關心東北角未來的朋友,開始相互結合,許多會議不斷召開,討論開發的問題。公視前董事長鄭同僚因為關心東北角環境,參與居民會議,提供專業的意見。由地方居民、環保人士共同組織東北角協合聯盟,協助居民爭取權益,提出在地願景,每位加入的朋友,都是全力保護東北角,這片美麗的生態環境。

地方組織開始整合,在理念相同下,不斷尋求行動的共識,但是時間緊迫,沈寂的開發案,又將換個面貌登場。

從原先的庶民經濟專案,換成「變更東北角海岸風景特定區計畫--第三次通盤檢討案」,計畫變來變去,不變的是居民永遠不清楚,自己土地的命運。

在內政部營建署舉辦的貢寮說明會現場,居民搶翻著地籍圖本,查看家族土地的未來命運,沒有事先告知或討論,攸關居民權益的說明會,正式召開。十多分鐘的投影片說明,想要解決居民三十年的等待,規劃的細節與方向,完全不清楚,如同一場政策宣導大會。

營建署主辦的東北角第三次通盤檢討,不只涵蓋貢寮、雙溪等東北角海岸,更擴張包括大溪及頭城海岸,總面積高達12000多公頃,主要區分規劃不同開發、保育區域,強調東北角通盤檢討案先通過,後續提出的庶民經濟專案,會有許多政府的放寬政策。

會中,林勝義抗議政府忽視居民心聲,只是在走開發的程序。鄭同僚強調,說明會資料不全,居民依舊不清楚,必須重辦說明會。營建署官員不顧居民抗議,宣布說明會舉辦完成,居民有意見可書面提出。

東北角協合聯盟擔心政府不再溝通,只想依法走完開發程序,前往立法院召開記者會,立委田秋菫以三十年苦守寒窯,重規劃一夕變賣,來形容東北角的悲情。

記者會中,居民提出文件,指控通盤檢討案中,60多件由居民提出的土地變更申請,幾乎都不通過,但是4件財團購地的大型開發案,土地就能通過變更。更荒謬的狀況是,原先說不徵收的田寮洋,卻被重劃成公園綠地,失去農地的使用,讓田寮洋又有新危機。

面對東北角的開發風暴,魏正雄心願很小,只是期待居住百年的聚落,能夠獲得合法的身份,不要全數劃成農業區,遺忘他們存在的事實。對於政府以改善居民生活,提出誘人的開發計畫,魏正雄只想種田,過著幾十年不變的田園生活。

居民要什麼?政府可曾傾聽?可曾看見?當所有計劃遭到強烈反對,問題的根源,就是規劃圖上,只想讓財團領導發展,沒有人民心聲。

三十年限建,一夕解禁,卻是將東北角推入財團式的開發浪潮,讓一個受到政令禁錮的美麗地區,換個財團新主人,重新再禁錮到商業的洪濤中。從禁錮到再禁錮,東北角的居民與生態,何時可以當自己的主人?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