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石情仇

 

砂石情仇

剛冒出芽的秧苗,從育苗場移植到田間,細白的幼苗在陽光下,成長茁壯。二期稻作即將插秧,此時,是陳朝焚里長最忙碌的時刻。從事育苗工作的陳里長,曾經在民國七十三年榮獲神農獎的肯定,他所培育的秧苗,深受農民信賴,猶如他擔任里長工作一樣,倍受推崇。現在,里長的工作卻面臨嚴重的挑戰,因為,他的村莊即將成為砂石車來來往往的必經之路,反對運動於是展開...

採訪/撰稿:陳佳珣
攝影/剪輯:葉鎮中

民國九十二年,南投縣政府決定在濁水溪南岸設置砂石專用道,沿線的幾個村莊,包括水里鄉玉峰村,鹿谷鄉的清水村、瑞田村,以及竹山鎮的社寮里、富州里、中央里,都籠罩在烏雲之中。砂石對南投居民來講,是永遠的痛,拜砂石之賜,竹山鎮的空氣品質在全國總是敬陪末座;砂石車通過的路段,都是飛砂走石,民眾的生活品質大打折扣,商業活動、農業生產都受到波及。現在砂石車的行走路線,包括河床便道、以及濁水溪北岸的台16線跟台3線,再上中二高,從信義、水里、集集、竹山,沿線正極力發展觀光,砂石車當然不受歡迎。

夜晚,濁水溪的北岸燈火通明,南岸只有零星的光點。玉峰村的社區營造理事長賴起哲無奈的說,我們這邊人少、選票少,地方的議員、代表都不相挺。陳朝焚里長表示,他們到處陳情,從縣政府走到中央的立法院、監察院,最後都發回南投縣政府處理,但是,縣政府是主管機關又是開發單位,有球員兼裁判之嫌,他們提出的各種問題,縣政府都沒給他們完整的回應。陳里長說,他們並不反對砂石專用道的興建,但是,如果把原本計劃興建在堤防外,也就是走防汛道路,改成興建在堤防內,對地方的衝擊比較小,縣政府以河川地不得有硬體構造物來回應。而對於砂石專業區,他們是堅決反對。

九二一地震後,濁水溪的輸砂量從每年五千四百萬噸,激增到兩億四千萬噸,大量的土石堆積在河道上,為了保護河川結構物以及民眾的生命財產,疏浚工作持續進行,第四河川局保留河川原本的輸砂量,也禁止在集集攔河堰以下採砂,雖然集集攔河堰就像一個大型的攔砂壩攔阻砂石,但是第四河川局認為對濁水溪的輸砂量影響不大。但是環保團體卻也指出,濁水溪的輸砂量不足,加上離島工業區不斷的抽砂造陸,導致守護雲嘉海岸的外傘頂洲缺乏砂源補充而逐漸消失,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砂石,對南投來說是一種財富,也代表災難。根據日本大地震之後的經驗,未來的一、二十年,土石流仍會頻繁發生,砂石似乎成了南投無法擺脫的宿命。這兩年來,輸浚工程為國庫賺進了18億元,其中4億多元回饋給南投縣政府,但是輸浚所造成的環境污染,以及對地方產業的衝擊卻是難以評估。

砂石,是個難解的習題,南投縣政府決定要設置砂石專用道與專業區,也代表砂石產業將長期立足南投。砂石攸關著濁水溪上游鄉鎮的未來,今年年底的縣長選舉,各個候選人所提出的砂石政策,將會是許多選民觀察的指標。

砂石,是個很特別的議題。聽到南投要做砂石車專用道以及砂石專業區,更是覺得特別。砂石在台灣各地都有開採,但是,要做砂石車專用道跟砂石專業區的,南投是第一個,想當然爾,地方抗議的聲音一定很大,我們也想了解到底砂石車專用道跟砂石專業區縣政府如何規劃?地方的看法又是如何?也想一起探討砂石對環境的影響。對於砂石產業,在採訪的過程中,有些人是不大願意談,或是有所顧忌,而說的語帶保留,私底下卻是義憤填膺,因為曾經有人投書向政府檢舉,卻遭黑道上門恐嚇,這些在檯面下的東西,卻讓單純的社區更複雜。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