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聽證會


真假聽證會

國光石化二階環評進行了一年半,因為爭議愈滾愈大,經濟部工業局在立法院要求下,12月14日在彰化大城舉辦聽證會。舉行聽證會的目的,是為了釐清爭議,卻因為程序安排不當,現場爆發衝突,最後不歡而散,白白浪費了一場聽證會。什麼是聽證會、聽證會又該如何舉辦、國光石化的聽證會失敗,究竟出了什麼問題、面對重大議題,社會又該如何建立討論文化、凝聚共識…

採訪 朱淑娟 柯金源
撰稿 朱淑娟
攝影 陳慶鍾 柯金源
剪接 陳慶鍾

國光石化開發案引發社會各界不同看法,當地民眾對此也產生重大歧見。儘管環境影響評估已進行一年半,但因為公民參與不足,始終無法釐清爭議。立法院於是在10月底做成決議,要求經濟部應該舉辦行政聽證會。希望透過行政程序法嚴謹的聽證程序,讓各界充分討論、釐清爭議。

經濟部雖然答應舉辦,但一方面強調不該由自己來辦,另一方面拒絕依照行政程序法規定的聽證程序辦理。聽證程序有繁瑣的流程,而且需要較長時間,但如果不依程序辦理,是否還能釐清爭議,或是爆發更大的歧見…

黑白旗陣、紅白旗陣 隔空叫陣

聽證會在彰化縣大城鄉舉行,贊成開發的民眾,高舉「全力拼經濟,支持國光石化」的紅白旗。反對開發的民眾,拿著「八輕國光石化,危害生命財產」的黑白旗,從南北兩方走向會場,彰化縣警察局出動數百警力隔開兩邊,黑白旗陣、紅白旗陣壁壘分明,雙方隔空叫陣。

紅白旗陣一名黑衣男子穿過警力,與黑白旗陣民眾持續言語衝突達數分鐘,現場警察未及時處理,導致雙方衝突一觸即發。黑衣男子出手搶奪黑白旗陣的木棺,點燃衝突,雙方拿著旗杆大打出手。

經濟部:依法不應由經濟部舉辦

依照行政程序法規定,包括行政處分、法規命令、行政計畫有重大爭議時,政府機關都可以舉行聽證會。用意是透過公正、公開、民主的程序,一方面釐清爭議,另一方面保障人民權益、提高行政效能。

經濟部是國內舉辦聽證會最有經驗的單位之一,但對於國光石化這個引發社會巨大爭議的開發案,卻不願依程序舉辦聽證會,想辦法化解社會對立。

經濟部工業局副局長連錦漳表示,這個投資案是屬於私人投資案,這個工業區的開發主體也不是經濟部工業局,所以不是行政程序法所講的行政計畫,「依法我們不用辦行政聽證。」

公民參與聯盟朱增宏卻認為,聽證只有一個方式就是行政程序法規定的聽證,包括如何舉行預備聽證,如何把議程議定,如何釐清爭點,公告周知,過程中主持人扮演什麼角色,針對爭議點提出正反方面的意見。

事前準備不足 流於各說各話

衝突從場外延燒到場內。由於事前沒有舉行預備聽證,列出討論事項,又片面指定主持人、未與各方協調時間與地點,而且規定每人發言三分鐘,無法充分討論和交叉辯論。於是在雙方共識不足下,公聽會流於各說各話。

竹塘鄉田頭村長蔡啟瑞說,大城鄉風頭水尾,做什麼也不會好,鄉親事大都歡迎國光來設廠。

王功產業觀光發展會總幹事林煌財說,經過十年的努力,牡蠣從沒人知道到現在,說到王功的蚵仔,沒人不知道,「我們自己的努力自己知道,能做的事為什麼不做?」

會中數度爆發衝突,還有地方民代帶頭挑臖,大城鄉民許立儀上台發言時,遭台下民眾粗話攻擊,台下民眾聲援:「侮辱女性、人身攻擊」,要求對方道歉,會議被迫中斷。

學者:理性討論空間必須營造

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系副教授杜文苓表示,行政部門如果讓聽證程序所帶來的不同觀點,不同形態的知識,都可以進入政策場域進行建構性的對話,就會營造一個較理性的政策討論空間。

因為經濟部一開始就說不是依行政程序法,一個所謂四不像的聽證,讓外界覺得,這個聽證可有可無,不用太認真去對待,就充滿很多政治情緒及操作在裡面,經濟部要負起相當大的責任。

聽證會不只搜集意見

聽證會不同於公聽會,不只搜集意見,而是要鎖定爭議,充分辯論。但可惜工業局把聽證會當成公聽會舉辦。事實上許多意見早在環評會,就已經多次表達,何需再舉行聽證會搜集意見、交環評會參考。

中興大學環工所教授莊秉潔指出,濃度的累積不是指數遞增是指數的遞增,六輕死這麼多,國光石化會疊上去,「我真的很擔心,各位支持的朋友,你們未來真的要這樣生活嗎?」

石油公會理事長王明輝說,你們今天抗議的布條,所戴的帽子、穿的衣服、鞋全都跟石化產業有關,你說石化產業有重要嘸?你們在享受石化產業同時,竟然在反對石化產業。台下民眾聽了大聲回應:「沒有沒有,我們沒有反對石化產業。」

公民參與聯盟朱增宏說,公聽會、聽證會最大的差別在,公聽會沒有法源,聽證有法源。公聽會沒有法源,要找誰來講、說的話有沒有根據、要不要負責,都沒有法源可以處理。聽證有一定程序、根據,說完後要公開公告,根據法令政府機關在做決定之前,如果符合聽證結論就可以,如果不符合也要做相當的說明。

程序是否完成?經濟部與學者看法不同

全程在場的國光石化董事長陳寶郎坐在台下並未發言,但不時與台下民眾交談。經過五個多小時會議,就在主席請正反雙方再推派代表最後發言時,雙方再度爆發衝突,主席拍桌宣布「散會」,混亂中結束了這場聽證會。

經濟部工業局認為,雖然程序沒有走完,但民眾陳述意見部分已經完成,因此聽證會已結束。但學者認為程序並沒有走完、瑕疵也相當多。這次會議只能當成預備聽證,應擇日再舉行正式的聽證會。

連錦漳說,當天有錄影、錄音,會紀錄在網站公告,送給環保署審查時參考。至於他們要不要把這些意見做為審查時的依據,還是要由環保署決定。雖然會議從頭到尾衝突不斷,但他說:「這個程序我自己打80分。」

杜文苓指出,到底有沒有程序完成,就學理法理上來看,是沒有完成的,沒有做爭點整理,也沒有釐清爭點,這樣的聽證效力是不是可以被承認?

真假聽證會 負面的民主教育

原本應該充分辯論、釐清爭議的聽證會,最後卻產生更大的對立與不安。而一個理性對話的會議,卻還要動用大批警力在混亂中進行,反而變成負面的民主教育。

杜文苓表示,用這種草率、便宜行事的方式辦了一個比公聽會還不如的會議,卻叫他是聽證,如果此例一開,以後所有機關都說我辦的是聽證會,殘害行政程序法規範的行政聽證。

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表示,因為程序的不正義,事先準備不夠,雙方的資訊沒有對等,程序沒有對等,還是流於環保跟經濟發展的對立。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還有公民社會,都應該用更理性的方式,好好把行政程序辦好。

從國光石化聽證會可以看出,國家空有進步的聽證會制度,但因行政機關民主素養不足,民間也未建立公共政策的討論文化,讓這場聽證會演變成真假聽證會的質疑。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不應迴避公民參與,態度及做法更應深刻反省,才能真正促進公民社會的進步。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