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寮,救命!


相思寮,救命!

在高度爭議下,營建署的區域計畫委員會,通過了中科四期的土地變更案,對住在二林園區預定地上的相思寮居民來說,他們的生存從此備受威脅,因為他們房子、農地,都得要被徵收…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張光宗

什麼原因,讓一群七、八十歲的阿公、阿嬤出現在抗爭場合,答案很簡單,為了保護自己的家園。在中科四期落腳彰化縣二林鎮後,住在預定地上的相思寮居民,難道就只有被強制徵收的命運嗎?還是,有轉圜的空間?

在高度爭議下,營建署區域計畫委員會,以125表決通過中科四期的土地變更案,政府的意志其實左右區委會的決議,政府機關代表有10席的優勢。而對住在二林園區預定地上的相思寮居民來說,他們的生存面臨威脅,因為房子、農地都要被徵收。

相思寮是一個被台糖甘蔗園圍繞的小村落,二十幾戶民家,歷史久的在這裡落地生根超過百年,短一點的也住了三、四十年,聚落裡的建築充分體現了,早期農村生活的艱苦。

從竹管仔厝到現在住的磚仔厝,蓋一間房子,對收入微薄的農民來說,是很不容易的。政府以公告現值加四成徵收,再加上地上物的補償,這些錢拿來買間透天厝還要再貸款,更不用奢望自己買土地、蓋房子。

鄉下人就靠老農年金和農地耕作的微薄收入過日子,政府卻要把他的所有全都剝奪,居民的生活將頓失依靠。居民楊玉洲表示,不願意搬家,政府如果要來拆他的房子,死也會跟他拚,只為了生存。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表示,把弱勢民眾所有的家當拿走,轉化滿足企業財團口袋裡微薄的東西,這是不公不義的。

憲法雖然保障人民的財產權,但政府卻挾國家機器,以低廉的價格強取民地。土地徵收條例中,政府徵收土地必須先和地主協議價購,但協議價購根本流於形式,協議價購的價格,仍是強制徵收的價格。

從環保署陳情到營建署,相思寮居民的身影也出現在一年一次的「秋鬥」工運場合。居民楊玉洲表示,政府搶土地房子,要把他們趕走,這樣抄家滅族的事,不站出來發聲也不行,希望大家支持,協助解決難關,務農的人也不知道有什麼方法。 

二林這片土地適不適蓋科學園區,應該回到它在台灣國土的定位來看。在中科四期所徵收的農地上,種植了稻米、蔬菜、葡萄等各種農作物,有26公頃是特定農業區,也就是非常優質的農地,在農委會委託彰化縣政府所做的「彰化縣農地資源空間規劃」中,二林鎮的農地可釋出的空間是零,農地品質之好,由此可見。

而且環評過程中,抗議民眾一再提到,二林有嚴重的地層下陷問題,彰化縣的水資源也相當匱乏,從農地、水資源與地層下陷的爭議,回頭檢視科學園區的遴選方式,環境條件只佔28.75%的比重。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表示,這不是土地的適宜性分析,而是發展的適宜性分析。因開發潛力、開發執行和綜合評比佔 71.25%

區域計畫委員會詹順貴委員表示,當初在會議中,辯論攻防最激烈的其中之一,是區域位適宜性,選二林對不對,除了徵收相思寮私有土地之外,二林位在台灣農業生產中心,對週邊稻米、蔬果、酪農的影響,中科完全講不清楚。

最令人無法置信的是,在科學園區遴選的指標中,與上位計畫的指導契合性只佔2.34%。國土計畫是台灣土地使用的百年大計,在彰化縣綜合發展計畫中,二林的定位是文教特區、優質生活區、濱海生態農業休閒遊憩帶以及生物科技產業,而更上位的中部區域計畫裡,從彰化縣南邊的鄉鎮到雲林縣,定位為農業黃金走廊,也就是二林所在的地方,但農業發展的定位,卻在去年被移除。

區委會的委員詹順貴表示,這是非常荒謬的,國土計畫法是百年長遠之計,且有相對的高度,它是引導約束國家發展模式,攸關下一個世代、下下個世代,共同發展的需要,但卻在開發專章開後門,國土計畫容許各部門的開發計畫任意變更國土計畫。

相思寮人心惶惶,但中科管理局在園區內,有蓋園區員工住宅,卻不願意配售給相思寮居民,讓區委會的委員相當氣憤。詹順貴表示,區委會裡,甚至連官方代表都主動提出,把這些住宅區拿來安置居民,把他們配售到伸港,離原來生活的地方太遠,但中科管理局強硬拒絕,當天會議主席生氣,直接裁示,將住宅區配售給當地居民,但中科管理局、彰化縣政府並不把這當一回事,中科管理局的心態、彰化縣政府作為地方父母官,這樣欺負自己的縣民,真的非常不可思議。

夜晚,在三合院的門口空地,台灣科技產業的受害者現身說法,也鼓勵相思寮為家園繼續奮戰。新埔愛鄉協會理事長陳金進表示,中科四期開發面積大,相思寮所佔的面積很小,「保留」下來是可能的,基於人道考量,有權利的人和有錢的人,應該對環境和人,稍微謙虛一點,而要他們謙虛,居民有所堅持。

中科四期動土典禮熱鬧非凡,總統馬英九和行政院長吳敦義親自蒞臨。為避免抗爭場面發生,在警方協調下,相思寮居民可以派十名代表進會場向總統陳情。但等了又等,始終沒有動靜,於是在會場後面舉起白布條抗議,卻遭到維安人員阻擋隔離。

典禮結束,民眾大喊「總統不要走」,但在一群攝影機的追隨下,馬總統離去。楊玉洲表示,非常失望,政府根本看不起百姓,哭有用嗎?他也聽不到,回去享受啦! 

彰化環保聯盟蔡嘉陽表示,農地持續流失,台灣發展可以在某區塊,才能把污染集中管理,現在這種遍地開花,到處污染農漁產業、消耗水資源及自然資源, 大家為什麼不檢討,難道不能塑造優質的農漁業,不也是一種優質的產業嗎?

永續發展不應淪為口號,它是奠基於台灣國土的本質,擬定出發展的方向,從而落實在各部門的政策中,錯亂的國土使用,全民都要為此付出代價。至於弱勢的相思寮居民,國科會不該是將他們推往社會更邊緣的劊子手,人存在的價值,應該獲得基本的尊重!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