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寮的年獸


相思寮的年獸

2010年過了,全台灣歡喜迎來所謂「精采100(年)」。但對深受中科直接影響的相思寮居民來說,從2009年到2010年的中科四期陰霾,並沒有隨之而去...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張光宗
剪輯 陳慶鍾

2010年過了,全台灣歡喜迎來所謂「精采100()」。但對深受中科直接影響的相思寮居民來說,從2009年到2010年的中科四期陰霾,並沒有隨之而去。外界以為相思寮保留成定局,農曆年即將來臨,居民和她們的後代,可以歡喜度過舊曆年,但事實上,保留政策還沒落實。即便落實了,居民的權益也還遭到侵害…

複習中科四期

中科四期從2009年開始開發,歷經半年審查就有條件通過環評審查。這半年內雖然爭議不休、引發受中科四期影響的彰化、雲林兩地居民,強力抗爭,但開發的腳步無動於衷,在充滿疑慮的情況下,強渡關山。

科學園區本被視為乾淨科技,但從2008年爆發霄裡溪污染案後,台灣民眾才驚覺「原來科學園區的廢水有毒!」加上中科三期的空氣污染,對居民健康影響的疑慮,都讓科學園區的開發正當性,遭受質疑。

2009年,中科管理局違背在中科三期開發時,不再擴張的承諾,繼續開發中科四期。除了水與空氣的污染問題未能釐清外,中科四期還要大舉徵收農民的土地。位於彰化二林的相思寮老農們,在渾然不知的情況下,被通知要搬離一生居住的家園。

這項舉動,引發許多關注農村的台灣民眾聲援,加上去年大埔徵地案件爆發老農自盡的悲劇,中科四期的相思寮徵收案,才得以暫停。但停止相思寮徵收,並不等同停止開發中科四期。

相思寮的悲喜交加

2011122日,相思寮、農場巷和萬合里聚落的居民們,舉辦一場盛大的尾牙,她們提供自己種植的蔬菜,在鄰長家宴客,感謝外界許多聲援相思寮保存、抗爭中科四期的民眾,陪著她們一路走到今年。

然而,多數居民雖然表情開心地說著「相思寮可以保留、真好」,但還有部分居民卻依然是憂慮的。再仔細一點看,幾乎所有居民的表情,都是憂喜參半。

因為中科四期開發案,雖然歷經峰迴路轉後,因為政策指示得以保存,但這個保存政策,卻殘破不堪。中科管理局從去年九月至今,一直不肯撤銷徵收公告,讓相思寮居民歷經了撕裂與紛爭,相思寮的眼淚,從2009年一直流淌至今。更別提,當初中科四期開發的爭議沒有完全解決,和科學園區隔著一條馬路當鄰居?只有中科管理局沒有擔心。

開發就在家門後

採訪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助理教授蔡培慧那天,是在忠孝東路一棟高樓。外頭下著毛毛細雨,車水馬龍的聲音呼嘯而過。她坐在椅子上,右身後側是一把稻穗,蔡培慧談起她對相思寮最深刻的影像之一:「如果你們去,可以拍。從鄰長家的龍眼樹後往天空望,妳會看到兩根很大的高壓電塔位在那裡,把村莊都包圍住了。」

她說,那彷彿是農村末境的象徵─我們雖然保有農村的「情境」與農田,但開發案的夾擊與緊追,已來到家門後。

到過相思寮好幾次、看見龍眼樹好幾回,卻沒有那樣望向天空一次。因為直視總坐在稻埕前的相思寮長輩們,時間已經不足。但蔡培慧所觀看的視角,是在相思寮獲得保存、眼下這群人終於恢復一點精神、微笑之後,必須要面臨的:生活在科學園區裡的未知與擔憂。

消失的中科爭議

中科四期和中科三期,有著同樣的開發單位、同樣的進駐廠商、同樣的污染問題、同樣的地方政府的貪婪,甚至同樣被科學園區包圍─但社會對兩起案件的關注角度並不同。

中科三期的污染、區位選擇的錯誤,對農村的打擊,即便在中科三期案已經過行政司法定讞、引發輿論的高度關注,社會多數者意識到的科學園區問題,卻還停留在污染、管制的末端想像。

中科四期,在開發前也陷入同樣的困境,於是環保主管機關用「加嚴管制」、「評估」等手段,表示科學園區安全無虞,得以坐落。中科三期的司法戰爭好不容易勝利,但環保主管機關和行政院、中科局、國科會,卻依然用著公權力說文解字,好讓廠商可以繼續營運。

我們幾乎要悲觀了。該說幸好相思寮居民遭迫遷,加上大埔農地徵收案的天怒人怨來得巧妙?總之藉著迫遷農民的議題發燒,行政院不得不在去年九月,親口承諾相思寮聚落必須保留、並且曾經要求中科管理局撤銷徵收公告。農民們,似乎在中科四期扳回一城。這一城得來不易,但卻意外地讓外界對中科四期的關注焦點,只剩迫遷,忘了繼續追究科學園區究竟有無開發的正當性,以及當初草率過關所留下的重重問題。 

草率過環評 強力提變更

是的,中科四期案件還沒結束。當初草草通過環評的中科四期,在半年內重提「環境差異分析」、甚至希望修改環評結論與承諾,分別是「放流管完成前開放廠商進駐」、「REACH標準無法做到」、「相思寮聚落保存」、「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s)減排」、「放流水路線更改」等五大項。

在正式提出前,中科管理局先向環保署諮詢,會議中,幾乎所有委員有志一同地質疑:「這個案半年前才核備通過,為什麼立刻就提環境差異分析?」中科管理局口頭說著抱歉,但針對要提變更內容的態度,卻很強硬。

而環保署,秉持對於環評案件「不告不理」(意即開發單位若送件,環保署就得審、環保署無權要求開發單位不能開發)的立場,「建議」中科管理局,將這五大爭議案件分為「放流水變更、相思寮保存」及「VOCs減排、更改REACH標準、放流專管完成前廠商不得進駐」兩個案件。

放流水爭議未決,抗爭再起

20101224日,中科管理局南下,在二林鎮圖書館開了環境差異分析的說明會。想當然耳,在光電廠商至今不肯告知其所使用的化學物質的情況下,即便放流水未來要排到海洋、看似水量比河川大、污染量可能較低,但對靠海維生的彰化沿岸居民來說,立場依然反對到底。

但是因為放流水變更與相思寮保存議題掛勾,因此,在會場上,相思寮居民的聲音幾乎完全被忽略。而當天依法該辦理的說明會,也就是收集居民意見、以便在環評會上,如實呈現居民疑慮的法定公民參與規範,就在一陣吵鬧、丟擲保特瓶、相互叫囂、難以收集資訊的情況下,在中科管理局副局長郭坤明以「時間到了」為由,宣佈散會…

中科四期的開發腳步不曾停歇,如一頭獸,盤踞相思寮不肯離去。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