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溪水不再流

當溪水不再流

一九三○年代,日本人興建了一條長達十三公里半的隧道,攔截武界部落濁水溪的水,造就了日月潭,卻留給武界沉沉的泥沙。六十年後,濁水溪溪水依舊奔流,但武界人說:我們已經失去了濁水溪,倒是多了一座「武界土壩」。西元兩千年,台電新的引水計劃在武界動工了,武界會不會又多出一座「栗栖土壩」呢?武界人很憂心,萬一溪水不再流,他們連老家也回不去了...

日本人在武界上方建了一座水壩,讓十多公里外的日月潭得以源源不絕供應下游的大觀發電廠。經過半個世紀,濁水溪的河谷不再深峻,成了泥沙遍佈的河灘;武界壩造就了日月潭,卻留給武界沉沉的泥沙。

濁水溪的高山支流,武界布農族的舊部落和獵場-栗栖溪流著族人歸鄉的夢。然而,台電新的引水計畫卻讓他們發現,返家的源頭將被阻絕。武界守望相助隊隊長蔡進興忿忿地說,台電一直不敢證實五年前就已規劃的攔水壩工程,直到開始施工,才邊施工邊開說明會。

1999923921地震後,武界對外交通全部中斷,過了一個月缺水缺電的生活,讓村民決定不靠外界的力量,自己站起來,組成武界重建委員會。199912月,武界居民北上立法院陳情,反對台電的栗栖溪引水工程。

在記者會上,重建委員會主席白阿蓮哭著懇求工程單位把聯外道路建設做好,蔡進興則批評台電無視武界是原住民保留地的事實,不讓村民參與討論。

到底這些不管是蓋水庫或引水的工程,所製造出來的利益,是誰在享用?世新大學社發所教授夏曉鵑提出了思索,「犧牲一部分的人去攫取他們生活所需的資源,讓其他的人去享用,而且這個享用往往是一種浪費。」

七十歲以上的老人,還是喜歡日治時期日本人對山林的照顧,回憶裡很深很藍的溪,不復可見,就像武界人所憂心的,老家再也回不去了……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