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八卦驛站


留住八卦驛站

長途跋涉之後,旅人需要休息,補充能量。飛行千里的候鳥,需要的也一樣。最怕的,就是千辛萬苦抵達記憶中的休息處,它卻變了樣…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志昌

提到八卦山,大家最熟悉的,是面容慈悲的大佛,在定靜中,看著人間起落。其實,在八卦山起落的還有牠們─灰面鵟鷹。

每年十月起,牠們遠從日本、西伯利亞與大陸東北而來,經過墾丁,前往菲律賓的度冬地,到了三月,再集結北返,研究灰面鵟鷹十多年的李璟泓,曾經透過無線電追蹤,了解牠們的遷徙路線。李璟泓說,春季牠們會從度冬地開始北遷,一條路線是從台灣的西岸通過,回到大陸東北、北韓、日本一帶,另外一條路線,則是從蘭嶼、琉球北上,回到日本繁殖地。

位在台灣中部的八卦山,因為地理位置,自然的成為牠們重要的休息站。每年春天,成千上萬的灰面鵟鷹從南方來,彰化人稱牠們「南路鷹」。中華民國野鳥學會保育組主任陳德治說,八卦山的次生林環境,提供了豐富的食物來源,另外,猛禽遷徙過程依靠氣流滑翔,必須利用山脈地形,尋找上升氣流,再提升高度,八卦山正好就提供這樣的地理條件。

當然,八卦山不只是灰面鵟鷹的驛站,還有許多生命也需要這裡,包含好幾種遷徙性的猛禽。

需要八卦山的,還有人們,山腳下的花壇鄉橋頭社區,就是最好的例子。曾經這裡是台灣最重要的紅磚生產基地,聚落的產生和八卦山的特殊土質,息息相關。因為含鐵量高,燒出來的磚塊又紅又硬。民國前六年,這裡開始生產磚塊,全盛時期整個花壇地區,有三十多家磚窯場。

然而,隨著法令規定越趨嚴格,生產磚塊用的黏土,取得困難,加上主流建築材料的轉變,十多年前,磚窯業開始沒落。

其實現在橋頭聚落緊鄰八卦山的地方,從前都是丘陵,因為挖土造磚一一被挖平。

一百多年的開採,留下許多裸露的剖面,有的寸草不生,有的漸漸生出一絲綠意,雖然窯業沒落了,土石採取卻沒有停止。

一項通過環評審查的土石開採計畫,正悄悄的改變了八卦山。這個計畫佔地4.98公頃,預計開挖約76萬立方米的土方。從今年九月開始施工,工程時間四年。坤益石業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黃振業表示,他們一方面供應當地磚窯廠所需原料。另一方面,八卦山其他的砂層跟級配層,也是很好的建築材料,所以才在這裡申請開採。整個計畫從生態調查、環境影響評估到通過開發,整整用了五年,因為申請不易,他們非常謹慎的經營這個開採計畫。

根據經濟部礦業局的資料,彰化縣境內沒有溪砂開採,主要仰賴陸砂,雖然莫拉克風災之後,台灣整體砂石供過於求,業者基於運輸成本的考量,還是傾向就近在八卦山開採。中華民國野鳥學會保育組主任陳德治感嘆,台灣缺乏整體國土保育的規劃,彰化缺砂石,就在彰化開採陸砂,沒有考慮整個台灣河川疏濬,已經足以提供全台使用,為了節省運輸成本,破壞完好的生態環境,這種價值評估,令人難以接受。

陳德治表示,這樣的開採,不光對灰面狂鷹遷徙過程造成干擾,對八卦山整個食物鏈生態,都造成不良影響。

在開發單位的生態調查中,提到了蜂鷹,八色鳥,紫斑蝶等保育類動物,卻完全沒有提到灰面鵟鷹,原因是當初生態調查的季節在秋冬,而灰面鵟鷹只在春季出現。儘管生態調查不夠完備,全案還是通過了環評,將近五公頃的次生林,即將「合法」消失,許多動植物被迫失去立足之地,而這只是八卦山變形的型態之一。

李璟泓說,除了土石採取,八卦山還面臨其他的開發壓力,原始森林陸續變成道路、房舍,還有廟宇,很多原本落鷹點(灰面鵟鷹夜棲處),都被砍除。

雖然這個位在八卦山南邊的土石採取場,目前不在落鷹熱點上,但是因為整個八卦山持續在開發,讓落鷹地點開始改變。根據李璟泓從1990年開始的統計,灰面鵟鷹停棲在八卦山過夜的數量,明顯下滑,今年甚至不到兩千隻。另外,原本落鷹熱點大都分布在八卦山北邊,但是近年開發越來越多,他觀察到,灰面鵟鷹開始選擇南邊的八卦山停棲。只是缺乏研究調查,土石採取場對灰面鵟鷹,影響有多大,目前還不清楚。

對遷徙性的猛禽來說,繁殖區,過境點,度冬地,任何一個環節出差錯,都是族群的大災難。李璟泓說,八卦山有點像高速公路的休息站,這些鳥累了就會停下來休息,如果休息站被破壞了,沒有地方休息,牠們的命運,不難想像。

來不及擋下已經存在的開發,彰化縣野鳥學會和中華民國野鳥學會希望能促成『遷徙性猛禽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的設立,把食物鏈頂端的高級消費者當作指標,目標是完整的棲地保存。盼望能展開更詳盡的生態基礎調查,弄清楚生態熱點的分布,避免不當開發,繼續發生。

在東亞遷徙的灰面鵟鷹,是保育類猛禽,台灣是牠們的必經之路,明年春天,當牠們準備回到北方,八卦山會以什麼樣的面貌來迎接牠們?讓成千上萬的追鷹人為之瘋狂的身影,能不能每年準時出現在他們凝望天空的視線裡?

當保育再度遇上開發,搶救八卦山的關鍵時刻,已經來臨…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