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浮光掠影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忠峰

走在城市裡,一轉身就會遇見歷史。高雄市新興區,有一個隱身在都會叢林裡的驚喜。黃朝煌研究逍遙園的過往時,隨著建築物認識了它的主人大谷光瑞,也意外地發現一段,被台灣遺忘的歷史…

這天下午,黃朝煌帶我們走進高雄市新興區行仁新村55巷內,穿過窄巷就能看到一棟和洋式的兩層樓房映入眼簾。這是日人大谷光瑞,在1939年興建的逍遙園。

當年日本皇族大谷光瑞來到高雄,不僅僅是避寒度假而已,還在這裡推廣熱帶農業。逍遙園園區佔地一萬兩千坪,採農園式規劃,格局巧妙獨特,花費一年的時間興建完成,主要由木構造、鋼構造和防空洞所組成。


日人撤退後,1941年爆發太平洋戰爭,逍遙園被做為陸軍802軍醫院眷舍使用。歲月變遷,眷戶們自行加建,逍遙園逐漸演變成和民宅共構的特殊型態。

2010年1月,逍遙園的起居空間被高雄市政府正式公告為歷史建築,但這一年多來乏人問津,逍遙園的主建築物日益破敗,今年年底,國防部計畫拆除0.9公頃的行仁新村,騰空土地給國有財產局處分。

由於逍遙園本館過於老舊,文資學者顧慮很可能會因為週邊民宅的不慎拆除,導致整個樓房倒塌;同時也認為既然是要保存文化資產,應該要連同週邊的附屬建物和部分共構民宅一起保留,才能重現歷史氛圍。



文資學者希望多爭取一點時間,做更細膩的處理。當地里長和學者都期盼逍遙園園區保留下來,能夠做為高雄市新興區的觀光景點,除了特殊的建築格局吸引遊客,也能利用大谷光瑞在國際間的知名度,舉辦相關研討會等等,是另一種無形的文化資產。



高雄應用科技大學文化事業發展系助理教授楊雅玲,認為政府在做文化資產保留時,不能只是單點式思考,她以2005年被指定為國定古蹟的高雄市中都唐榮磚窯廠為例,政府規劃做為文化園區,但是週邊的員工宿舍和相關設施都被拆除殆盡,如今只剩下磚窯廠留在空蕩蕩的園區內,無法讓人聯想當年的產業生活。

看起來不起眼的『開王殿』,是當年唐榮窯工的重要精神信託,也即將面臨被拆除的命運,打算做為公園綠地使用,楊雅玲認為要能留下『開王殿』做主題式公園規劃,才更能體現唐榮磚窯廠的那段歲月。



不管是逍遙園或開王殿,這些具有歷史意義的建築物,都和高雄市的發展史息息相關,現代化建築或許拆了還能很快地再建,可惜的是,這些歷史建物一旦被推平,我們還有沒有機會與歷史相遇。

追溯一座城市的歷史時,如果最後只留下浮光掠影,我們還能清楚看見這座城市的發展樣貌嗎?  

集數
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