獼猴失樂園


獼猴失樂園

整個島嶼野放獼猴的計畫,是由農委會所資助的,計畫主持人為屏科大裴家騏教授,還有一位印度籍的動物學者「摩悌」,經過一年多來的實地勘察,動物收容中心最後選擇了距離馬公港不遠處的無人島「四角嶼」,做為台灣獼猴野放的地點。

採訪/蘇志宗
攝影/劉煌文、柯金源
攝影助理/朱致賢、陳政皓
剪輯/蘇志宗、余克瓊


1996
年,屏東科技大學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開始營運以來,負責接收各縣市政府提報的陸生保育類野生動物,共計收容一百七十四隻的保育類動物,其中獼猴就占了一百隻,牠們過去大多是處於單獨圈養的狀態,在這裡總算可以過著群體生活。不過在開始之前,必須做好嚴酷的準備──四十八小時內接受徹底的全身檢疫。

自從政府於1989年頒佈《野生動物保育法》後,經常查緝沒收非法取得和販售的野生動物,但是由於負責查緝的單位缺乏專業照養野生動物的場地與技術,所以後續看護的問題,也只能靠動物收容中心來承擔了。整個扭曲的社會價值觀,不斷地製造野生動物的冤獄,動物收容中心在無可奈何之下,也只能盡力地為這些野生動物尋求平反的機會,野放當然是最根本的手段。

對於動物收容中心而言,獼猴的野放依舊是人猴共同奮鬥的目標,這當中最艱難的過程莫過於如何讓這些身心長期受到傷害的獼猴逐漸恢復牠們的本性。根據經驗,這些獼猴大多具有自閉或暴力的傾向,所以在個體心理的調整上,往往得耗費最多的精神。

也因此野放並不同於一般的放生,必須優先考慮到被野放的生物是否會對當地的環境生態造成無法承受的衝擊。一般而言,被人類長期圈養的生物對環境造成的衝擊最大,動物收容中心的台灣獼猴就是屬於這一類,所以生態體系單純的隔離空間會是比較適當的野放地點,散佈在澎湖海域的眾多島嶼成為野放獼猴優先考慮的地點,1998年國內首次進行了野生動物的島嶼野放。

當人們為了自己的利益大肆破壞生態環境時,總不願去計算大自然為我們付出了多大的代價,但是當大自然希望我們為自己的錯誤向生態環境進行補償時,人們卻又變得懂得斤斤計較了,可悲的是,台灣人對於生態價值的計算能力總是不及格,在這樣情況下想要進入生態管理的層次,恐怕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生態管理的本意,並不是以人去控制生態,而是將人也納入生態體系內,一起在自然的法則和科學的機制下接受管理,以這種平等的觀念看待,我們將發現動物的收容或野放,其價值不在於人花了多少錢,而是在於整個過程如何以一種尊重生命的合理方式,將特殊的個體與生態體系隔離,使雙方都受到最小的傷害。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