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殺紅火蟻


獵殺紅火蟻

有一種螞蟻,牠是國際間的通緝要犯,各國政府都嚴防牠偷渡入境,很不幸的,牠已經在台灣攻城掠地、擴張版圖。這位惡名昭彰的人物,就是來自南美洲的「入侵紅火蟻」。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錦彪

螞蟻有那麼可怕嗎?美國政府過去也這麼說,現在一年造成五十億美金的損失。入侵紅火蟻攻擊力強,被牠叮咬的部位會紅腫、疼痛,嚴重的還會造成暈眩,甚至是過敏性的休克。嘉義、桃園地區的農民,在三、四年前就發現這種「咬人會很痛的螞蟻」,現在下田耕作都要全副武裝,不敢赤腳踩在泥土上。

紅火蟻非常兇猛,牠是雜食性動物,會獵捕田裡的任何生物,農民說,現在田裡面安安靜靜的,都聽不到青蛙、蟋蟀的叫聲,牠們都被螞蟻吃光了,在田間都會看到動物的骨頭或是空殼,對當地生態已經造成嚴重的衝擊。

去年十月,農委會正式確定紅火蟻入侵台灣,桃園縣的災情最為嚴重,其次是台北縣與嘉義縣。但是防疫的層級只是在農委會與縣政府,雖然防疫工作有在進行,卻看不到成效,既沒有錢、又沒人,也沒有建立防疫體系,每天都在田裡耕種的農民都認為沒有用,螞蟻越來越多,政府單位顯然是低估了紅火蟻的威力。直到紅火蟻入侵首都,媒體大幅度的報導,才震驚高層。

行政院長宣佈三年內要消滅紅火蟻,一時之間,紅火蟻成了政府各級單位的頭號公敵,農委會舉辦了大規模的講習,環保署舉辦居家火蟻防治誓師大會,台北市政府成立火蟻防治小組,十一月一日,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成立,紅火蟻防治工作終於提升到跨部會的層級。

自從台北市傳出紅火蟻入侵的消息,桃園的園藝產業進入了寒冬,花農也是紅火蟻的受害者,現在更是難以維生。訂單取消三成,價錢也跌了不少,出貨後,貨款還會被扣押,一段時間之後,確定沒有紅火蟻入侵,才給足費用。花卉產銷班趙班長說,為了預防紅火蟻擴散,現在政府把矛頭指向園藝業者,沙、土都可能攜帶紅火蟻,園藝業者很願意配合政府,但是,要有標準的作業程序來指導花農。

種植韓國草的趙班長跟我們說,他努力的做防治,但是旁邊的廢耕地都是紅火蟻,有些地沒有人在管,即使他們再努力做防治,紅火蟻還是滅不掉。對於政府打算在三年內投入一億多元的經費來消滅桃園縣的紅火蟻,趙班長認為不大可能,因為很多配套措施都沒有出來。

要消滅紅火蟻,防止往外擴散是第一要務,目前農委會目前並沒有限制有紅火蟻的植栽業者不能販賣植栽,因為一旦這麼做,就要補償花農的損失,因此現在是透過管理的方式,要求花農在花卉在販售前,必須確定沒有紅火蟻,否則會被罰款,不過執行這項業務的桃園縣政府並沒有足夠的人力,在業者每次出貨前做稽查。而土方移動管制方面,農委會表示,營建署方面認為目前沒有問題。看了政府目前擬定的防治體系,實際上有許多的漏洞,不禁令人憂心...

現在只能期望,倉促成軍的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能夠發揮功能,它是一個跨部會的組織,扮演諮詢、監督與統整的角色。這個不在政府體制中,類似學術單位角色的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是否能發揮功能還需要後續的觀察,至少現在已經擬定了紅火蟻防治的標準作業程序。

紅火蟻防治的模範生澳洲,他們用了六年的時間,花了四十多億的台幣,成功的消滅了99%的紅火蟻,台灣打算三年內,用一兩億元的費用來滅蟻,這是一個高難度的挑戰。冬天是紅火蟻潛藏的時期,防疫工作卻不能也跟著進入冬眠期,游院長三年滅蟻的承諾是否能兌現,明年就可見分曉... 

【採訪側記】

其實早從七月間,就開始拍紅火蟻的專題。但因為遇到颱風,製作許多與災害有關的報導,又遇到九二一五週年,紅火蟻專題就一延再延,而沒有在最HOT的時候播出,雖然錯過播出時效,還是持續追蹤紀錄。外來種的問題在台灣已經相當嚴重,也威脅到本土物種的生存,我們的島也製作過許多外來種的專題,紅火蟻的危害自然也是我們關切的一項。 

......我並不想給公部門澆冷水,問過許多人的看法,包括我的觀察,都不看好政府能把紅火蟻滅掉,為什麼?本位主義作祟、要掌權、無法廣納雅言與批評。這麼寫,政府單位一定有人對我有意見,甚至認為我不了解狀況。唉......要談問題,了解狀況的人不方便接受我採訪,有的怕得罪人而避重就輕,他們並非鄉愿,只是把問題突顯出來,公部門的人會有意見,甚至可能有很多小動作,因此我尊重他們的意願,卻覺得很可悲,在台灣很難理性的討論問題、就事論事,把問題關起門來自己討論,是比較沒有壓力,卻可能錯判情勢,或是粉飾太平.....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