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變身 —張景開


獵人變身 —張景開

曾經,他是資深獵人,現在,他是研究人員的好夥伴、湖本村最出名的八色鳥達人…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騎著野狼奔馳在鄉間小徑,蜿蜒的路途,彷彿人生的百轉千折,一轉彎,風景全然不同。志工張景開和往常一樣,在天微亮的清晨,與特生中心研究人員鑽進人跡罕至的竹林,準備獵捕白腰鵲鴝。阿開原本是湖本村的獵人,對山裡的一草一木無比熟悉,對動物也是瞭若指掌。

十年前,湖本村的一場陸砂開採危機,讓他的人生,轉了一個大彎。當年由於許多河川的採砂期限即將到期,國內又有重大建設即將動工,從陸地上採砂變成了業者的選項,雲林的枕頭山,成了開採目標。

當時他擔任反陸砂自救會的副會長,經常遭受不明人士的恐嚇威脅,夜不成眠,後來為了妻兒的安全,還把她們送往苗栗與台北,一家人分散在三地,直到反陸砂的事件落幕,才得以團聚。想起那段心驚膽跳的歲月,他心裡還是五味雜陳,只淡淡的說,那不是人過的日子。

當年,來自婆羅洲的八色鳥,意外成了反對陸砂開採的明星,牠們在每年四月中旬翩然來台,在這裡度過傳宗接代的重要階段,入秋之後再舉家南遷度冬。所以台灣成了最容易觀察到八色鳥的地方,其中,湖本村是台灣八色鳥的大本營。長年在山野行走,阿開總是有辦法發現八色鳥,從前,他曾經抓八色鳥維生。

200512月,反陸砂的抗爭得到結果,這裡被劃設為土石禁採區,八色鳥成了湖本村的救星,也促使阿開重新思考,人鳥之間的關係。現在,他吃素、不再狩獵,把當年累積下來的田野知識用在不同領域,成了學術研究的幕後幫手。有長達八年的時間,他協助特生中心做八色鳥調查,今年,他開始投入移除外來種鳥類的行列。

長時間一起在野外工作,阿開和研究人員建立起深刻的友誼。同時他也是賞鳥愛好者的夥伴,他在自己的私房祕境架好偽裝帳,提供鳥友拍照。不過他關注的目標,不只有鳥類,他也看見溪魚的生存困境。在自己的農場裡開闢了一個生態池,搶救了一些因為攔砂壩而無法上溯的魚,讓牠們在這裡繁衍,等大雨一來,水滿了就自動把魚再帶回溪裡。他也提供土地,讓湖山水庫淹沒區的食蛇龜在這裡避難。

從獵人到保育推手,阿開對家鄉有著不同的心情,在山野裡漫遊,是他自在的生活方式,他也從中發現了一些不尋常的痕跡。十年前反陸砂的過程歷歷在目,十年後,發現八色鳥的數量詭異的減少,再加上湖山水庫開發對八色鳥的影響,一抹愁雲浮上阿開的面容,他希望這片家鄉的山水不要變色,讓八色鳥年年都能來,讓後代子孫都有機會見到這種美麗生物。

湖本村與八色鳥的故事還沒有落幕,其他山林生物,也依然面對著各種不同的威脅,想要為牠們盡些心力的阿開,未來還有新挑戰…

側記

阿開話不多,屬於靜靜做事的那種人,在他的沉默中,深藏著對山野的熱情與對家鄉的憐惜。從獵人變身,從小在山野裡學到的知識,現在能成為保護環境的一份力量,他,喜歡現在的自己。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