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路可走


無路可走

2001年桃芝颱風過後,南投縣陳有蘭溪一片土石橫掃的景象,還清晰地印在腦海裡,一場豪雨不但會帶來大量土石,也可能會沖毀道路橋樑。一眨眼又到了下一個颱風季,一年的時間,新橋已完工通車,橋下的緊急疏濬工程,還不眠不休地趕工中,在雨季之前,陳有蘭溪主流搶著疏濬,聚落附近的野溪整治也沒有停歇。

採訪 林佳穎
攝影 葉鎮中

180天的疏濬工期,花了90天的時間造橋開路,這條運輸便道一路走來可不輕鬆。然而,疏濬公司擔心的不只是這些持續增加的土石,他們更擔心當挖起的土石準備被運出的時候,卻發現無路可走。

這些以桃芝災害為名的緊急優先工程,不論是損毀的護岸、攔砂壩或是新生的坍地,都為了不可預期的暴雨,披上了全副武裝,遠在最上游的和社溪也進入戒備狀態。

和社橋段上下一公里的疏濬工程流標了七次後,六萬五千立方米的砂石,以每立方米一塊錢的價格賣給砂石業者,而補貼疏濬公司的相關費用,超過四百五十萬元,溪床的疏濬工程來不及動工,逼得橫越該溪的橋樑工程只能向上提升,不能往下紮根。

同樣排在緊急疏濬工程之列、位在清水溪最上游的全仔社橋段附近,除了補修過後的橋樑之外,其餘的仍然保留著一年前的樣貌,政府以320萬的價格發包這批土石,流標了八次,至今仍乏人問津,問題還是出在有沒有路好走。

兩、三個月下來,人與溪水之間的攻防戰時而休兵、時而開戰,不論這年誰勝誰敗,可以打包票的是,只要雷雨的號角響起,攻防戰仍舊會準時開打,而故步自封的政策,隨時都可能讓疏濬工程更加走投無路。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