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毒海岸

無聲毒海岸

上千噸有害事業廢棄物,長年棄置在海岸旁,經由海浪沖刷,毒物一點一滴進到環境中,相關單位為何視而不見?又是誰該負清運責任?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防風林、消波塊,幾位在岸邊捕魚的漁民,這是位在新竹縣新豐鄉和竹北市交界處,緊鄰新豐垃圾掩埋場的一段海岸線。看起來平凡的景象,腳底下踩的泥沙,卻含有讓人意想不到的有毒物質。 

2014年,特生中心副研究員劉靜榆在調查藻礁的過程中,意外發現新豐鄉這段海域的重金屬含量偏高,岸邊又堆滿大量爐碴,範圍綿延兩三公里,因此找來台南社大團隊協助進一步鑑定。 

透過XRF快篩儀器,短短幾分鐘,就可以測出一連串重金屬超標數值。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副教授黃煥彰表示,這些很明顯是煉鋼廠的集塵灰,未經過妥善處理,就載來傾倒。

電弧爐煉鋼業者,將廢鐵、廢鋼放進爐裡,高溫熔化後,排放出的廢氣,裡面會還有大量粉塵與懸浮微粒,利用集塵袋收集後得到的,就是集塵灰。廢鋼鐵來源複雜,裡面經常夾帶塑膠、烤漆等物質,燃燒後產生戴奧辛,也會進到集塵灰中,是帶有高毒性的有害事業廢棄物。

從這些未經破碎處理的大顆爐石,可以推測,非法棄置時間,至少在二十年前。裝滿集塵灰的太空包,經過日曬雨淋,早已破損,廢棄物全都裸露在外,不僅海岸生態受到影響,鄰近還有水產養殖區和漁港,在地居民也常會到這裡捕魚,讓民間團體擔憂戴奧辛、重金屬可能已經透過食物鏈,危害人體健康。

20176月,檢驗報告出爐後,民間團體在立法院舉行記者會,呼籲環保單位應該盡速清除這批有害廢棄物。為什麼上千噸含有劇毒的有害事業廢棄物,長年棄置在海岸,在民間團體批露之前,遲遲沒有單位願意進行清運?

其實,2010年,新竹縣環保局曾經向環保署爭取一筆經費,在該場址進行污染現況調查,以規劃進一步的清運計畫,也在2016年爭取到第一階段移除經費,卻沒有廠商願意承包執行。

透過航照圖可以看出,民國81年到84年時,海岸還是乾淨狀態,民國85年時,開始運進大批太空包和廢爐碴。這片保安林地,在民國7792年間,是由新竹縣政府代為管理,92年之後才交還給林務局新竹區林管處。

雖然污染行為是發生在新竹縣政府代管期間,環保署也有權限可以先動用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基金,代為整治,新竹縣農業處和林務局新竹區林管處雙方,至今仍為了誰該負擔最終清運責任與費用,持續協調中。

更讓民間團體不滿的是,2010年環保署的調查項目,只驗了重金屬,卻沒有檢驗毒性更強的戴奧辛,對污染嚴重性的誤判,會不會也阻礙了清運速度?

大批爐碴和集塵灰遭到非法棄置的案例,新豐海岸不是第一起。2011年在彰化縣大肚溪口,台南社大團隊就曾發現集塵灰,露天堆置在高架橋下。 2009年,高雄市小港區的駱駝山,同樣發現有爐碴和集塵灰,遭到非法棄置,至今還沒清運完畢。 

為了解決集塵灰無處可去的窘境,經濟部工業局早在1996年就輔導國內電弧爐煉鋼業者,共同投資在彰濱工業區成立台灣鋼聯公司,每年可以處理7萬噸集塵灰。

雖然這批集塵灰遭到非法棄置的時間,比台灣鋼聯成立的時間還早,如今也很難查出真正的污染行為人,民間團體仍呼籲,台灣鋼聯應該主動出面處理,善盡企業社會責任。

污染擴散的速度,不會因為清運工程不斷流標,或遲遲協調不出是哪個單位該負責清運,就停下腳步。這片無聲的海岸,還在等待毒瘤移除,回復原本面貌的那天。

 

公視 我們的島無聲毒海岸
07/31() 2200首播
08/05()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