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化爐吃不消


焚化爐吃不消

彰化溪州焚化爐,2014年底開始「消化不良」,又逢歲末大掃除及禽流感,來自各鄉鎮的垃圾堆積如山,卻遇上台中市以焚化廠處理量增加,暫停協助處理彰化縣垃圾的窘境。而高雄市焚化廠也計畫調漲焚化處理費高達二倍,將導致台東、澎湖、金門等地的垃圾處理費大增,這些縣市大喊吃不消,全台在可能停收與漲價衝擊下,垃圾將何處去?

採訪/撰稿 錢志偉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高雄岡山焚化爐,除了清理高雄市內十處行政區的垃圾,還幫忙解決外縣市及離島的生活廢棄物,最近市政府傳出因為不堪長期虧損,決定調漲垃圾代清費。高雄市環保局長鄒燦陽解釋,市府向高雄清運業者收費行情價,每噸是1700元,但是代清雲林、台東、澎湖、金門外縣市的生活垃圾,收費介於450元到1350元間,遠低於1700元,因此決定調漲每噸收費到2307元,減少補貼損失。

 

消息一出,包括台東、金門和澎湖縣市都表達反對。尤其是金門,每年來自中國將近五百公噸的海漂垃圾,因為沒有焚化爐,只好連同生活廢棄物,一起運往台灣焚化。海運費加上調高後的代清費,每噸垃圾處理費要5000元,「金門一年花在垃圾的處理費要五千萬,這不是一個地方政府能負擔的」,金門環保局長傅豫東說。

環保團體認為,高雄「以價制量」是必要手段,可促使外縣市加強資源回收,垃圾減量。但漲價應該一視同仁,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即指出,若要反映焚化成本,高雄為何只漲外縣市生活垃圾代清費,事業廢棄物清理費每噸1700元卻不漲?

謝和霖解釋,焚化爐營運可用垃圾當燃料,兼做發電販售,但是近年各地推廣資源回收,生活垃圾大減,無法達到商業運轉規模。事業廢棄物可提供穩定發電燃源,確保焚化爐的營運利潤,「但是不應該為了收更多的事業廢棄物,希望其他縣市的生活廢棄物不要進來」謝和霖說。

事業廢棄物超收的情形,在年節前更嚴重。台中烏日焚化廠前,車陣綿延逾六百公尺,來自各區的垃圾車大塞車,一輛車甚至要等三個小時才能入廠。


台中市廢棄物清除處理公會理事長陳顯童,拿出一張環保署營運年報說明,台中的人口成長在各大都會區排行第二,人口增加垃圾變多,又有外縣市垃圾要代清,「一般焚化爐使用率最多只會到90%設計容量,台中焚化爐已經高到83%,反觀台北市才52%,吃緊度是五都第一名」。

台中焚化爐容量不足,傾卸口貯存坑不敷使用,垃圾車駕駛得等前一輛卸完,後面車輛才可向前,業者們怨聲載道。台中市府因此打算停止代清外縣市垃圾,優先焚化本地垃圾,這讓彰化與南投二縣,面臨垃圾無地方倒的窘境。

針對焚化爐的使用,環保署訂有互助辦法,中央專款補助地方興建,不過有個但書: 要代清沒有焚化爐縣市的垃圾。另外一種狀況是,焚化爐都會歲修,停爐期間得拜託其他縣市撥出焚化爐容量來支援。這樣的運作模式,要是有任何地方首長拒絕外縣市垃圾進入,或調高外縣市垃圾代清費,台灣垃圾跨區焚化作業,就會大亂。

垃圾無處去,台灣焚化爐密度又已高居世界第一(24),加上有空污疑慮,不適合再新建,金門縣府有份備案計畫,要把垃圾送到中國。


金門環保局長傅豫東比較,金門坐船到廈門不過三十分鐘,海運成本比到高雄便宜,廈門現有三座焚化爐,處理能力絕對足夠。每逢颱風或大雨,大批中國垃圾透過洋流漂到金門,把垃圾送到廈門焚化,也等於是「物歸原主」。

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卻認為,垃圾送往中國,跨境運送牽涉國際「巴塞爾公約」與國家定位 ,與其仰賴他國看人臉色,不如從源頭減量。

如同中國海漂垃圾一樣,源頭不管控好,問題沒有解決的一天。台灣垃圾許多是混合清運,垃圾沒管制,資源回收沒做好,有再多焚化爐,垃圾一樣沒地方倒,沒有焚化爐的縣市,永遠得被昂貴的垃圾代清費,壓得喘不過氣。


公視 我們的島【焚化爐吃不消
03/16() 2200首播
03/2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