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民不見了

災民不見了

三年前,九二一地震毀了家園,一地殘破。三年的時光經過,斷裂的牆壁,塌陷的地面,縱使遍佈了雜生的蔓草,也遮掩不了那場地震的驚心動魄。重回故居,阿煙還是滿心感傷。

採訪 郭志榮
攝影 達卡爾

三年前,九二一地震損毀家園,時光讓蔓草淹沒了廢墟,也讓曾飽受驚嚇的災民走進歷史。漸漸地,921災民消失了,有人因重建獲得新生,脫離災民的行業,有人卻因遺忘黯淡度日,消散在社會之中。

三年的時光過去,遍地斷垣殘壁,縱使蔓草叢生,也遮掩不住921地震的驚心動魄。重回故居,災民許文煙還是滿心感傷,然而走進種植著各品種細葉蘭的蘭花園,許文煙看著不僅是經濟來源,也是山中歲月的心靈寄託--蘭花,臉上充滿著笑意。雖然地震的重創,至今依然讓這些嬌貴花朵大受影響,但是憑藉著對蘭花的熱愛,加上在山上謀生不易,許文煙仍是繼續堅持。

地震的傷害,對鄉村造成極大的衝擊,許多農民在農地無法耕作之後,也只能投身工程來賺取金錢。災後,山區地質極不穩定,坍塌的坡地常常造成許多險象,來自同一個村落的清水村民,在震災後接下水土保持工程,賺取微薄金錢,同時防範土石崩落。

一場地震逼著村民遠離家園、住進組合屋,但是在共同工作、相互幫助的情形下,形成團結的精神。也讓清水村民三年來遷村到山下的理想,從未動搖過。為了爭取這處國有財產局的苗圃地,作為遷村地點,三年來,許文煙在友人的協助下,四處奔走、四處陳情,終於爭取到遷村地五十年的租約。

清水村成功的遷村,讓一批鄉村的災民,終於有了安居地方,但是卻有另一批城市災民,面臨棲身之所遭拆除,日夜擔心著消失的惡運。在台中復建新村組合屋,一棟棟十餘坪的房子,讓百餘戶城市災民渡過三年歲月,而屋內日益增多的家具,也讓小小空間顯得擁擠,他們的心情,外界很難體會。

三年前,災民黃建庭在震災中,搶救出工廠的紡織原料及機器,放在老家的院子裡,三年來一心想重新建立工廠,讓自己走出災民的悲傷。然而三年後,重回老家院子,機器卻早成廢鐵,原料不堪使用,重建工廠之夢完全破滅,這三年來黃建廷以打零工為生,工作極不順利,過著相當困頓的生活。 

921三年過去,許多殘破的景象依舊存在,提醒人們當時的悲傷與關懷。現今,重建大旗漫天飛舞,許多地區也陸續重建,以新的面貌迎向未來。在時光不斷前行中,災民不見了!對許文煙等清水村民而言,是努力後的重獲新生,但對黃建廷這些組合屋居民而言,卻是困苦中被社會遺忘。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