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燒台塑王國

 

火燒台塑王國

2010年7月25日晚上,直衝天際的大火,點燃夜空,連遠在山區的雲林古坑都看的到六輕這把火。三個禮拜竟發生兩次重大工安事故,把麥寮人給惹毛了,直接在廠外紮營圍廠抗議。麥寮人憤怒的說,「裡面火在燒,我們的心也在燒」。這把火延燒到中央,雲林縣長蘇治芬在行政院門口下跪抗議,逼得行政院長吳敦義,親自南下滅火,火燒台塑,燒出了多少問題?

 

採訪 陳佳珣 王威雄
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忠峰 王威雄 陳慶鍾
剪輯 陳忠峰

黑夜裡的這把火,即使站在台塑廠區外,都讓人驚心動魄,連遠在幾十公里外的古坑山區,都能看到熊熊烈火。

雲林、彰化、嘉義的消防車,急忙趕來支援,這次出意外的煉製二廠,在石化產業是前端製程,不過重油燃燒消防人員並不擔心,最怕的是,會波及旁邊的氫氣槽,萬一發生爆炸,後果不堪設想!

雲林縣長蘇治芬也坐鎮現場,並與經濟部部長、工業局長聯繫,反映地方的憂慮,「一個月發生兩次,第一次很僥倖,第二次很僥倖,但請問,第三次我們雲林縣會這麼僥倖嗎?」

大火伴隨著爆炸聲響,雲林麥寮的聚落,有的廣播叫民眾趕快逃離,有的叫民眾來台塑抗議,民眾大聲質問台塑人員「已經幾點了,你有顧慮到我們的生命安全嗎?」民眾氣憤的問「你發生這麼大的工安事件,第一時間要出來說明有沒有毒!」,廠方表示,燃燒產生的黑煙,是二氧化碳,但民眾不相信,難道沒有二氧化硫,一氧化二氮等氣體嗎?廠方說沒有,民眾說,你不能騙人。民眾問「我魚塭的魚明天死了,你敢負責嗎?」廠方回答「我沒有辦法回答你這個問題」。

火災後,環保署迅速召開記者會,公布中央與地方環保單位的監測數據,表示空氣品質符合標準,但發現了少量的懸浮微粒、揮發性有機物和硫化物,直接戳破台塑人員在第一時間對民眾說,只排放二氧化碳的謊言,落塵的檢驗還沒出爐,但廣大的魚塭區,已經傳出文蛤暴斃的消息。

還有一處養鴨場,傳出有兩千隻鴨子暴斃,損失至少三十萬。鴨農懷疑,是因為大火後降下的酸雨,才導致鴨子死亡。另外連農業也傳出災情,麥寮唯一的蘭花園在大雨過後,蘭花出現乾枯、死亡的現象,花農表示,落塵隨著雨水降落後,蘭花陸續發生枯死的現象。

從水產、畜牧到農業都傳出災情,居民說,台塑六輕設廠以來,養殖業明顯變差了,文蛤養殖時間,在設廠前,最慢十個月可以收成,現在要增加半年到一年,過去曾經發生許多公害糾紛,但往往不了了之。「小蝦米怎麼對抗大鯨魚」漁民無奈的說,台塑方面要漁民提出證據,但環保局監測都說符合標準,漁民說「我們百姓怎麼能懂」。

民國88年,六輕開始營運,麥寮人所承受的,不是外界所能了解,呼吸的空氣是石化廠的廢氣,海豐國小是距離六輕最近的國小,過去就曾經發生上課上到一半飄來臭味,學校緊急通知家長帶回小孩,遇到公害陳情,縣府環保人員鞭長莫及,無法第一時間採樣,向台塑反映,台塑檢驗的結果和民眾的感受落差很大。

民國9812月,環保署在這裡設置行動監測站做即時監測,但就算檢測的結果超過法規管制標準,台塑廠區內66家工廠,禍首是哪家實在難以追查,更何況現行檢測的項目並不足夠。

台大公衛系詹長權教授,曾經研究六輕對周圍鄉鎮居民的健康衝擊,他點出問題核心在於,六輕潛在有危害的大概有130種,目前監測的只有20種,中央都說是依法監測,但裡面有很多物質是非法定的,法令的不足讓行政單位做事情綁手綁腳,沒有法規,就沒有方法,就沒有經費,但人民就是常常感受到。

詹長權教授的研究發現,周圍鄉鎮居民罹患癌症的比例明顯偏高,在統計上,跟六輕有顯著相關。在癌症方面,不只台灣,世界做過研究也是如此,另外如心血管疾病,像二氧化硫升高、懸浮微粒和就診比例增高,都有顯著的相關。

台塑大火燒出了公安與環境監測的大漏洞,目前勞動場域的安全由勞委會負責,因為工安事件一再發生,雲林縣政府提出,設置國家級的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工安意外的原委。

環境監測的職責在地方政府,環保局41個人力要負責全縣的環保業務,98年度,雲林縣政府執行六輕空污監測的費用,總共7680萬,而台塑廠區有66家工廠、392支煙囪、169萬個元件,一年全部檢查一次要兩億元,雲林縣政府一再聲明,無法有效監督六輕,希望設置國家級的災害防救與環境監控中心。

誰該負責監督六輕,六輕的環評後續監督工作,在環保署,擔任六輕監督委員的林進郎認為,中央地方都有責任。六輕連續發生工安事故,環保單位應該駐廠,環保署有失職,他希望中央地方權責區分清楚。

詹長權教授認為,因應這種工業區,必須有新的環境監測法令,而且要明確,廠商、中央地方政府,應該各有其職,目前的問題是,地方政府沒有錢沒有人,可是又要做中央要的監測項目,於是很難做一個有效的釐清,原因在於六輕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工業區。

這把火,燒到讓台塑集團副總裁,親自出面向社會道歉。燒到讓雲林縣長在行政院外下跪抗議。燒到讓行政院長親自南下滅火。會議室內,台塑集團七人小組全員到齊,雲林縣政府、麥寮鄉公所和民意代表都出席,但在協調過程中,雲林縣長卻突然離開,外界解讀,縣府不願意為這場會議背書。

會議結束,院長宣布五項共識,其中關於工安事故的調查,勞委會勞檢所會提出初步調查報告,台塑除了要有初步調查結果,也要提出改善方案,兩方的調查報告,要由勞檢所和雲林縣政府邀請專家學者審查,探究原因和改善對策後,確定安全才能復工,但卻沒有雲林縣政府期盼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和國家級的災害防救與環境監控中心。


民眾的怒火暫時熄了,但和六輕只隔一個隔離水道的聚落,卻向行政院長提出遷村的要求,海豐村前任村長廖懋家說,那天爆炸時,風勢不大,如果風很大,燃燒的灰屑飄落在工廠,火勢會延燒,住在這邊很沒安全感。
住在六輕旁邊,每天工作、吃飯、睡覺都和這位大鄰居息息相關,很多麥寮人說,工安事故一定會再發生。

夕陽下的六輕如此壯觀,雄霸麥寮鄉整個海岸,但麥寮人擔憂的心,不會隨著夕陽西下而消失在黑夜,因為,台塑六輕,是個日不落的王國。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