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色瑪鋉


濁色瑪鋉

發源自北台灣五指山區的瑪鋉溪,一路獨流,從萬里入海。漴漴水聲中,有份原始的奔放,卻也夾帶隱隱然的哀鳴。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葉鎮中

瑪鋉溪總長大約七公里,上游流經陽明山國家公園,環境原始,下游是有名的溪釣場域。位在溪畔的萬里國小中,有幾位喜愛釣魚的老師,將釣上來的魚養在學校的魚缸裡,建置了瑪鋉溪的溪流生態缸, 希望能幫助小朋友多了解家鄉。

萬里國小的廖健佑老師認為這樣剖面的呈現,能徹底了解溪流的原始地貌。在瑪鋉溪的下游還能釣到這麼多種類的魚,在野溪飽受污染的台灣,真的非常難得。然而,溪水並不是時時都乾淨,萬里國小的老師釣魚時,常遇上溪水忽然變濁的情況。

2008116日,萬里的天空飄著濛濛細雨,瑪鋉溪的溪水混濁,看起來的確有些不尋常。沿著瑪鋉溪畔,有三個合法的瓷土礦場,露天採礦直接用怪手開挖,大片裸露的山壁,看來觸目驚心。同一天,流經礦區的水像泥水一般,但是礦區以上的上游,溪水卻是清澈見底。

為了追查礦場是不是造成溪水變濁的原因,我們進入礦場了解實際運作情況。位在瑪鋉溪中游的宏洲礦業,開採的是瓷土與矽砂,產品有部分需要沉澱處理,其他則是直接運出。宏洲礦場負責人林瑞祥表示,村民認為他的放流水污染水源都是誤解,如果下雨天多少會流出去,平常砂都撈起來販賣,不可能讓它放流。

宏州礦場曾被檢舉過量盜採,經由礦務局人員現場會勘,證實都在合法範圍內採礦。歷年來放流水的水質報告,也都符合台北縣政府的標準。

不過,位在崁腳派出所對面的大同瓷土礦,運作情形則有些不同。採下來的礦土經過碎解、運至沉澱池,經過沈澱、濃縮,再經由壓土機製成泥餅,沉澱池中的水,都循環回去做洗砂功能,沒有放流。而礦場內的廢水逕流,則是集中到沈沙池處理,收集沈澱之後,上層比較乾淨的水放流到溪裡面,沈沙的沈澱物,會定期做清除。不過大同礦場由於部份設備不符規定,放流水確實污染水源,元月二日已經被停工處分。

另外,去年12月台北縣環保局接獲中幅淨水場多次通報水源濁度飆高,調查後發現,污染源來自這個礦土堆置場。台北縣環保局稽查科甘偉文表示,業者,取水洗砂,廢水直接排放到瑪鋉溪,經採水化驗證實之後,依據水污染防治法,做告發處分。告發後,這個小型洗選場停止運作,環保局也與鄉公所清潔隊合力監督,不過還是防不勝防。中幅淨水場的人員表示,溪水濁度飆高的情形還是會發生,而且大多是在夜間。

瑪鋉溪是新山水庫的水源之一,屬於水源保護區,溪水經中幅淨水廠處理,供給基隆地區使用。由於取水口在礦場下游,礦場廢水排放,影響的是基隆的民生用水。

順水而下的沙土,逐漸沈積,雖然不含有害物質,卻還是影響著溪流生態。萬里居民表示,以前溪中的魚蝦有縫隙可以躲,礦場廢水夾帶的砂會將石縫堵住,現在魚蝦數量下降很多。

採礦的噪音以及大型車輛進進出出,引發居民強烈反彈,為了緩解居民情緒,縣府規定大型車不得行使部分路段。即使在交通與水土保持上都嚴加管制,但是居民的立場,還是希望停止採礦。

面對地方意見,業者滿懷無奈,其實礦業的經營也是困難重重。宏洲礦場負責人林瑞祥表示,有時流氓來卡油,有時官員來找麻煩,做礦20多年,欠人家一千多萬,如果有補貼,寧願不要做。


如果從經濟面來考量,這些礦物有其市場需求,如果國內無法生產,就必須仰賴進口,礦物局希望能尋求折衷之道,降低開採過程的衝擊,盡力將景觀恢復到更好。

在瑪鋉溪的支流上,則有另一個問題,縣府設立了一個建築廢土棄置場,預計容納90萬立方的土方,但是不遠處的山谷下方,就有個小聚落 。廢土場的所在位置不理想,雖然是合法設立,但對社區安全確實產生威脅。而在水源保護區內有礦業開採,也有其矛盾之處。這些產業的設置,影響著集水區,政府必須有更謹慎的規劃。

瑪鋉溪是基隆的重要水源,也是萬里居民鄰近的親水空間,難得的是,大部分河岸還保留著原始風貌。這裡遭遇的問題,是許多溪流命運的縮影,提醒我們,任何影響溪流的作為,都需要仔細思量。

側記

瑪鋉溪是我溯溪初體驗的溪流,位在台北近郊卻有著高山溪才有的峽谷景觀,小而險,成為著名的溯溪聖地。由於親自走過,在情感上產生深刻連結,從平面媒體得知它中下游地區發生污染疑雲,讓我立刻想要一探究竟。每一條溪流都蘊含特殊的美麗與豐沛的生命力,我們能做的是將污染實情報導出來,吸引更多人來合力捍衛。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