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金紙幾多酬


漫天金紙幾多酬

風吹曠野紙錢飛是白居易《寒食吟》中的詩句,紙錢文化曾經是人們對天地崇敬的一種表現。一筆一刀刻出的模版,和繁複印製的程序,把人們的恐懼或感謝送達天聽。這些無傷大雅的宗教寄託, 卻在機器的大量印製與變相的貪婪索求下變成環境的負擔。

台北市是全台灣首先推行”停燒金紙”政策的地方,民國897月開始,香火鼎盛的龍山寺全面停燒金紙,他們成功的經驗卻沒有引起其他寺廟前仆後繼的跟進,寺廟香燭部的經濟利益、金銀紙業者雪上加霜的蕭條,以及信徒根深蒂固的宗教信仰,都為這個以維護環境為美意的政策添上阻礙。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