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村變奏曲


漁村變奏曲

一年一度的王功漁火節熱鬧開鑼,歡樂的氣氛中,一股低氣壓正在擴散,高喊「反對國光、歡迎漁火」的芳苑鄉民,誓死反對國光石化設廠,淳樸的漁村因國光石化將面臨巨變!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忠峰

一年一度的王功漁火節熱鬧開鑼,歡樂的氣氛中,一股低氣壓正在擴散,高喊「反對國光、歡迎漁火」的芳苑鄉民,誓死反對國光石化設廠,淳樸的漁村因國光石化將面臨巨變!

三輪車在海上行走,海水波動驚擾了魚群,躍出海面的銀白魚身,把灰藍的大海點綴的活潑又美麗。茫茫大海中有點點人影,婦女有節奏的搖動手上的網具,捕捉躲藏在沙子底下的花蛤,清晨的陽光反射出粼粼波光,婦女的剪影擺動著屬於大海的韻律。

一望無際的大海沒有界線,四十年來,這片海,一直是人稱花蛤大王的林文諒養殖的地方。野生的花蛤,一斤就要一百多塊,鮮美的滋味遠勝養殖的文蛤,這片海讓阿伯一家人有安定的生活,但離這裡大約兩公里,就是國光石化的預定地,他相當煩惱,如果大海被污染了,對水質相當敏感的花蛤,必定受到影響,一家人的生活怎麼辦。阿伯說,這邊水質好,不能被污染,如果污染連蚵都不好,不能生活,國光公司要養他嗎?

國光石化的預定地,在彰化縣大城鄉和芳苑鄉的外海,包括工業區和專用港口,總共3506公頃。海水退去,彰化海岸寬達四、五公里的灘地,是台灣最寬廣的潮間帶,配合潮汐變化,養蚵人家在退潮時來到潮間帶討生活,芳苑這裡還保存著台灣僅存用牛車載運牡蠣的傳統。

傳承家族養蚵事業的黃先生,怎麼也不願意放棄,這片養活四代人的蚵田,國光石化設廠,他家的蚵田將被填掉一大半,而剩下的蚵田在石化廠旁邊還能養蚵嗎?黃先生擔心的表示,彰化沿海未來將會有中科四期廢水從濁水溪出海,再加上國光石化,污染問題會更嚴重,國光石化做下去,他怎麼生存。

走在王功或是芳苑聚落裡,常常看到居民在挖牡蠣,靠牡蠣吃飯的除了蚵農,還有這些賺點微薄工錢的婦女,養蚵產業如果沒落,對漁村的經濟與社會將產生連鎖衝擊。

芳苑鄉靠海,除了潮間帶的養蚵產業,養殖業也很興盛,市面上,每十顆文蛤有四顆來自彰化縣,漁民洪先生說,這理的養殖環境比過去差,西南風時,六輕煙囪的煙塵會影響到這裡,早上在魚塭表面,可以看到一層黑黑的,文蛤生命力減弱,容易死亡,岸邊死掉的文蛤空殼堆的像座小山,就是證明。

由於文蛤需要引海水養殖,污染問題讓漁民反對國光設廠。洪先生指出,污染水質後,文蛤產量將減少,甚至無法養殖,就算有辦法養,養起來的文蛤受到污染,批發到全省給民眾吃,對健康影響很大。

而國光公司表示,將以天然氣取代燃煤電廠,不會有落塵的問題,廢水排放也會符合法規標準。但漁民洪先生認為,現在包括紙廠也排廢水,小工業也排,加上國光石化,這邊的生態將無法負荷,漁民面臨失業。

芳苑鄉也是農業生產區,村莊裡的老人家忙著剝花生,準備著這一季的耕作,田裡面可以看到農民在整地播種,這裡的土質適合種花生,讓人想不到的是,臨海的土地沒有鹽化,還能種植水稻,搭溫室種植水耕蔬菜的農民洪先生擔心,國光石化對農業的衝擊,因為空氣污染是無所不在。

雖然國光公司表示,將使用最先進的設備,把二氧化硫降到最低。但農民不相信,舉出後勁五輕、台塑六輕為例,這些煙囪造成農地戴奧辛污染、酸雨現象,是事實。

國光石化第一次在營建署區委會審查時,贊成與反對的人馬在營建署外對峙,大城鄉與芳苑鄉的居民意見相左、壁壘分明。國光石化有大城居民期盼的發展夢,但卻是芳苑民眾的惡夢,石化產業帶給地方是好是壞,不如先看看隔壁鄉鎮麥寮六輕的經驗。

雲林縣麥寮鄉已經沒海岸可言,海岸線被六輕填海造陸佔據。在六輕南邊的台西鄉,是蚵苗的生產重鎮,六輕來了之後,養蚵產業變差了,蚵農說,六輕排放廢水導致養蚵時間拉長。

在麥寮鄉的文蛤養殖業,養殖時間延長612個月,最近一次公害,還造成大量文蛤暴斃,六輕的公害糾紛不斷,但漁民提不出污染證明,常常求償無門,而六輕高污染產業的名聲,讓麥寮鄉農漁業的招牌很難擦亮。

當年,六輕聲稱會提供12萬個就業機會,但實際上,直接雇用的員工是一萬多名,其中4200多個是雲林人,另外,委外的工作有一萬五千多個,麥寮子弟就算想進六輕工作,也沒那麼容易。而養殖環境惡化、收入減少,漁民還要兼職打零工,才能維持家計。

六輕設廠後,鄉公所所在地的鬧區,多了做台塑生意的商機,但其他聚落則沒多少改變,當地居民說,六輕中高階主管都不住麥寮,他們也不想呼吸這裡的空氣。彰化二林的農民洪德勝曾經在六輕的委外包商工作,最高還領過九萬多的薪水,但為了健康寧願回鄉種田,也不要在六輕工作。

現在,台塑準備做六輕五期的擴廠計畫,麥寮人抗議聲浪高漲,新吉村長林俊良認為,當年六輕設廠,民眾不了解六輕的衝擊,這幾年來,污染讓民眾無法接受,而且就業人口比例也低,六輕回饋麥寮鄉的,與它的產值不合比例。

國光石化能提供多少就業機會,在環評會議中提出的是69萬這個數字。台灣現在的失業人口是57萬人,國光石化一家公司就能解決全台灣的失業問題嗎?中興大學經濟學教授陳吉仲精算之後,是3.3萬人,這是包括石化產業上、中、下游的產業關聯效果,他認為,如果計算彰化1.3萬漁民所帶動的產業關聯效果,可能造成好幾萬人,甚至十幾萬人失業。

國光石化表示,第一期直接雇用6400人,會提供給周圍四個鄉鎮1400個工作,但漁民林文諒說,石化廠雇用的人,是有能力、讀過書的,「我們是土牛能做什麼」,他也不希望子孫進石化廠工作,擔心對健康不好。蚵農黃先生認為,進去也做不習慣,養蚵自由自在,再怎麼辛苦、再怎麼冷、再怎麼熱,都沒關係。

中興大學經濟系陳吉仲老師提供工業局的報告顯示,麥寮有超過8成居民,後悔六輕興建,大城居民應該考量,國光石化興建後也可能會跟麥寮一樣,沒有帶動經濟發展,反而是傷害。

芳苑聚落裡的男人忙著疊稻草,這是有養牛的蚵農,在稻子收成後必定要做的工作,人和牛譜寫出的養蚵文化,卻因為國光石化設廠可能消失。依存海洋而生活的子民,能否繼續在此安身立命,國光石化將牽動他們的未來。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