溼地與航空城


溼地與航空城

荒廢的許厝港,曾經繁華一時,清朝雍正年間,它擁有北台灣一半以上的運量,如今看起來些許悽涼,其實蘊含著生命力,這裡是水鳥的家。但是…鳥依賴許厝港溼地生存,政府也想在這裡發展,人鳥衝突一觸及發。桃園航空城計畫,承載著地方的經濟發展夢,卻可能入侵水鳥的家園…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已經荒廢的許厝港,曾經繁華一時,清朝雍正年間,占了北台灣一半以上的運量,如今看起來帶點悽涼,其實蘊含著生命力。這裡是水鳥的家,但是因為陸化和污染問題,鳥況大不如前,讓在地鳥友相當不捨。桃園縣野鳥學會理事長蔡木寬表示,有鳥友開玩笑,許厝港就是許錯港,讓他聽了很難過。

桃園鳥會已經向營建署推薦,把許厝港溼地列為國家重要溼地,希望爭取經費重新復育棲地,因為這裡是東亞水鳥遷徙的重要路徑,稀有的唐白鷺,每年都會過境這裡,世界上不超過100對的琵嘴鷸,台灣只有16筆紀錄,這裡就發現5次名列第一。把台灣地圖攤開,在新竹以北,海岸型溼地只有許厝港溼地,再往北是挖仔尾溼地,如果缺少這裡,從新竹以北,水鳥就找不到地方休息。

許厝港外廣大的潮間帶,縱深可以達到七百公尺,不了解的人可能以為,許厝港溼地,就是指港口和潮間帶,其實「桃園大平頂及許厝港」是中華鳥會評定的台灣52個重要野鳥棲地之一,跟桃園鳥會向營建署推薦的許厝港溼地範圍,有些許差異,多了廣興堂一帶的農地,因為這裡的生態,極為豐富。

廣興堂是個小廟宇,長久以來,這一帶的農民在冬天,有放水養田的習慣,人與鳥共譜出和諧的樂章。


看到了嗎?田裡面有鳥!東方環頸鴴和小環頸鴴的體色跟土地接近,是最佳的掩護,如果牠不動,還真的不容易找到。鳥類的身高決定牠出現的地方,腿短的像東方環頸鴴,就只能在微溼的農地覓食,腳長的如像高蹺鴴,彈性就比較大,在蓄滿水的水田裡也會出現,這些水鳥從遙遠的北方,長途遷徙來這裡過冬,每年都不會失約。

冬天的許厝港溼地,只剩下冬候鳥,雖然沒有春秋兩季的過境鳥壯觀,但鳥況也不差,這裡的鳥種以鷸鴴科為主,也有許多鴨科、鷺科的水鳥,尤其在廣興堂一帶最為豐富。對比台灣其他地區的溼地,許厝港溼地是一個小而美的溼地,一兩個小時就可以跑完,可以看到很多鳥種,而且距離近,許多拍鳥的人都喜歡到許厝港溼地。

鳥依賴許厝港溼地生存,政府也想在這裡發展,人與鳥的衝突即將引爆。桃園國際機場是台灣的門戶,也承載地方期盼的經濟發展夢。

桃園航空城計畫歷時多年,卻總是只聞樓梯響,馬總統在競選總統期間,開出這張競選支票,如今已經兌現,桃園航空城納入馬政府的愛台12建設之一。總統親自視察機場捷運工程時,更期許桃園機場成為東亞航運的樞紐,帶動台灣經濟發展。

政府評估,桃園航空城的競爭利基在於桃園機場的地理位置優越,位在東北亞和東南亞的雙圈核心,距離日本、大陸、印尼、馬來西亞,在兩個半小時以內。加上台北港的加持,深具發展潛力。


走進桃園縣政府,到處可以看到桃園航空城的文宣,它的重要性不言可喻,桃園縣政府積極對外招商,希望帶動1.2兆的投資規模,創造年產值6千億,提供8萬個就業機會。桃園航空城的內容以機場和所屬的自由貿易區、航空產業區為主,來帶動周圍地區的遊憩、經貿、生活、農產以及相關產業的發展,首先開發的是沙崙和圳頭,兩個物流園區。

然而桃園鳥會推薦的許厝港溼地範圍,卻和圳頭產業園區高度重疊,而且是在生態最豐富的廣興堂一帶。擔任許厝港保育小組組長的潘明麗,希望把這裡保留下來,因為如果沒有廣興堂這塊,許厝港溼地名存實亡!

潘明麗偶爾在這裡遇到外國鳥友,他們趁著搭飛機離開台灣的空檔,來許厝港溼地賞鳥,她期望台灣能效法日本的北海道釧路溼原的經驗,它在機場旁邊,卻吸引許多觀光客,幫北海道賺觀光財,期盼許厝港溼地的存在,為桃園航空城加分。


對於圳頭物流園區的開發,桃園縣地政處副處長蔡金鍾表示,規劃階段會聆聽鳥會的意見,發包之後,會注意鳥類生活習性,不會夜間動工影響鳥類,也會遵照環評的決議,把環境做好。

圳頭物流園區95%是私有土地,開發經費高達130幾億,桃園縣政府希望引進公民營企業的資金,由民間進行開發,未來居民的土地、房子都將被徵收,反彈的聲音也不少。當地居民表示,縣政府來召開說明會,許多人都反對,從小住在這裡,對這裡有很深的感情。


在桃園縣政府大樓的中庭,偌大的桃園航空城模型圖,描繪出未來的願景。除了經濟發展,桃園航空城能否兼顧多元價值,考驗著領導者的智慧與遠見。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