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泉的記憶

每條溪流都有屬於自己的生命故事,在知本溪岸流傳的則是關於溫泉與部落的歷史。知本部落長老希露斯,哼著快要失傳的卑南古調,走下知本溪,他在找一種曾經擁有的溫泉記憶,曾經在知本溪畔露天洗浴,尋找溫泉水治病,這樣的傳統在部落裡延續了數十年,而今飯店林立,最高級的飯店,最豪華的泡湯享受,都在知本溫泉,但是族人卻漸漸失去對溫泉的記憶。

採訪 于立平 達卡爾
攝影 達卡爾

知本部落的長老希露斯,哼著快要失傳的卑南古調,走下知本溪,他在找一種曾經擁有的溫泉記憶,曾經在知本溪畔露天洗浴,尋找溫泉水治病,這樣的傳統在部落裡延續了數十年,而今飯店林立,最高級的飯店、豪華的泡湯享受,都在知本溫泉,但是族人卻漸漸失去對溫泉的記憶。

沿著知本溪卑南族的祖先,在這塊土地上耕種打獵發展歷史,現在部落的族人靠著知本溫泉養家活口,走過千百年歷史的知本溪,依舊在祖先的土地上,蜿蜒而過,雖然溪水不再清澈,溫泉治病的傳統早已變了樣。

知本溫泉的發展演進,和台灣大多數的溫泉區幾乎一模一樣,在日據時代,日本人興建公共浴池與賓館泡溫泉,就漸漸由溪邊往岸上移動;光復之後,溫泉區第一家知本大飯店設立,部落族人的生活也開始離知本溪愈來愈遠。

從一間旅社到上百家飯店,從原本不到五百間的客房量到超過五千間的客房量,短短的幾十年時間,知本溫泉已經成為全台灣溫泉旅館最多的區域。隨著休閒文化的轉變,每年湧進知本溫泉的遊客量是一年比一年多。大量的人潮帶動了溫泉開發的速度,知本溪旁溫泉井的分佈,也漸漸的從原來的外溫泉區域,一直向知本溪上游的內溫泉邁進。

知本溪旁的飯店帶進了財富,帶給部落族人許多工作的機會,但也劃破了知本溪原有的寧靜,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原是部落老人治病的神水卻成為族人畏懼的惡水。雖然溪水不再清澈,溫泉治病的傳統早已變了樣,但是卑南族人不會忘記祖先的叮嚀,終有一天,會找回知本溪原來的樣子,讓溫泉的水脈世代流傳。


 

集數
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