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頭上的掩埋場

源頭上的掩埋場

這裡是二仁溪上游,也是泥火山活動的區域,未來這裡將成為有害事業廢棄物的掩埋場。居民無法理解,廢棄物為何可以填在河川源頭?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在台南和高雄的交界,有一片特殊的泥火山,一座座光禿的山丘,彷彿從雲霧之中探出頭來,要往天上飛奔的戲偶,如夢似幻,被當地人稱為「ㄤ仔上天」。這塊「惡地」在地質研究上,彌足珍貴,是全世界熱帶地區所僅見,因為地形破碎,侵蝕嚴重,1998年農委會水保局花了八千多萬,以生態工法築土堤蓄水,穩定邊坡,規劃牛埔泥岩水土保持教室,成為地質教育與觀光景點。

一棟棟百年古厝隱身在山林間,居民世居在此。雖然土地並不肥沃,但坡地上竹林茂密,竹筍、竹編是最主要的產業,也是老人家生活的寄託。


1976年退輔會選擇在這裡成立彈藥工廠,大片土地都被畫為軍事用地,1990年,炸藥生產量銳減,龍崎兵工廠也醞釀要轉型。到了2006年,退輔會與民營公司合資成立歐欣環保公司,計畫將原本兵工廠的廠址,轉變為「甲級事業廢棄物掩埋場」,可以掩埋有害事業廢棄物,掩埋場面積達41公頃,總掩埋量達187萬立方公尺,相當於一整棟101大樓的體積。

居民得知將與有害事業廢棄物為鄰,感到十分擔憂。陳永和早年在外地經營工廠,事業有成後,得知家鄉將成立有害事業廢棄物掩埋場,決定回鄉競選里長,反對掩埋場設置。

由於龍崎掩埋場的位置,正好在牛埔溪溪床上,掩埋場等於覆蓋住牛埔溪,而牛埔溪是二仁溪上游支流。環保團體擔憂,將這麼大量的有害事業廢棄物掩埋在河川上游,將危及下游灌溉水與養殖用水安全。政府為了整治二仁溪花費二十多億,卻在上游做掩埋場,政策根本是背道而馳。

更讓人擔憂的是地質問題。龍崎掩埋場場址正好經過古亭坑背斜,附近有烏山頭、大滾水、小滾水等泥火山活動區域,東側又有龍船斷層通過。


龍崎掩埋場早在2003年就已經通過環評,由於超過三年未動工並且變更範圍,在2010年進行環境影響差異分析,也已經由環保署通過。但是當年的環評資料沒有明確指出龍船斷層是活動斷層。根據地調所資料,201626日台南大地震,龍崎區受地震影響劇烈,是水平位移、垂直抬升最多的區域。地質學者陳文山指出,龍船斷層不但是活動斷層,而且是潛移式斷層,這種斷層幾乎每天都在移動,長久錯動下來,掩埋場內的設施,包括水泥鋪面、防水布等等,一定會龜裂,導致有害物質滲漏,所以更不適合做廢棄物掩埋場。

因為居民反對,台南市政府至今還沒有核准相關執照,但近幾年地方上出現另一股勢力,牛埔里周邊的大坪、石槽、龍船里里民在贊成勢力運作下,成立台南市龍崎廠周邊居民福利促進會,他們支持掩埋場設置,認為掩埋場可以提供回饋金跟就業機會。


反對的居民則指出,大部分贊成的居民都不是牛埔里當地里民,而且很多只是為了領取了三節禮金,就被當成是表態贊成。

820,全國十多個環保團體在龍崎會師,要求環保署撤銷龍崎歐欣掩埋場的環評。92日,環保署官員來到龍崎與環保團體座談,環保團體呼籲,由環保署、環保團體與開發單位共同推舉專家學者,召開專家會議,重新調查並評估龍崎掩埋場的適宜性。


近年來事業廢棄物違法棄置的事件時有所聞,設置掩埋場集中管理有其必要性,但位址如何選擇,應該審慎評估。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建議,事業廢棄物掩埋場應該回到工業區內,或是優先考慮已經受污染的管制場址,而不是選擇在斷層帶,甚至河川上游。

環保署表示,對於是否召開專家會議還在行政程序處理中,但另一個更大的課題是,國內數量龐大的有害事業廢棄物該如何集中管理?掩埋場場址又該如何選擇?這些都需要政府做更審慎負責的規劃,才能將環境傷害減到最小。

公視 我們的島【源頭上的掩埋場】
10/10() 2200首播
10/15()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