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口部落黑土地


港口部落黑土地

港口部落黑土地上,灑落著抗爭的淚滴,部落族人誓言爭回土地。長期以來,部落土地被政府侵佔,在觀光開發的危機下,族人擔心永遠失去土地,於是展開漫長抗爭,取回思念的「部落黑土地」…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慶鍾 陳忠峰
剪輯 陳志昌

花蓮縣豐濱鄉港口部落,緊臨太平洋海岸生活,現今石梯坪風景區周遭的土地,都是部落的傳統農耕地。土地上黑色的土壤,相當肥沃,部落耆老回憶,這片土地百年來養育著部落族人。由於緊臨海岸,遍布礁岩,部落族人用雙手撿拾石塊,留下黑色沃土,開闢出一塊又一塊農地。

但是,肥沃農地,現今卻不屬於族人所有,因為政府長期侵佔土地,族人無法使用土地。他們回憶起當年怪手進田拆除,依然流露氣憤與驚懼。馬庫達愛部落土地自救會陳英彥表示,政府侵佔部落土地極為荒謬,在1980年代部落族人依法登錄土地時,鄉公所竟然以遺失登錄文件為由,就把土地收歸國有。

政府遺失人民土地權益文件,沒有受到任何懲處,卻還將有爭議的土地進行撥交,從國有財產局交給東部風景管理處,開始規劃開發石梯坪風景區。政府遺失公文,人民喪失土地,讓族人原本生存的黑色沃地,變成政府黑箱侵佔的土地,讓人擔心土地最後下場會如何?

在東部,北迴歸線紀念碑前的遊客,顯示著東部觀光的熱潮,政府不斷找地開發,吸納龐大的旅遊人潮。石梯坪風景區的土地,同樣面臨觀光開發壓力,長期協助部落的劉美妤擔心,這片族人土地,現今被政府佔據,未來就BOT轉交財團,族人將永遠拿不回土地。

族人為了爭回土地,長期一再陳情,但是始終未獲回應,面臨觀光浪潮,東管處一直想開發土地。201112月港口部落產生共識,結合鄰近有土地爭議的部落,發動大規模抗爭。族人的抗爭,受到警方壓制,抗議族人轉往石梯坪風景區,走回自己的土地,哭泣聲中,種下作物,宣示爭回土地。

部落族人的抗爭,終於讓長期漠視的政府,願意面對面和族人溝通,解決土地爭議問題。參與會議的東管處做出承諾,土地爭議未解決前,不會再有開發計畫。土地被開發的危機暫時停止,但是爭回土地依然是漫長路途,港口部落沒有鬆懈,不斷為部落權益準備著。

在石梯坪風景區,具有爭議的部落土地,有30多位地主,自救會邀請部落族人,指認土地位置,建立完整的部落地圖。透過GPS精確定位,詳細的地籍圖慢慢建立,原本該是政府的工作,在刻意被忽視後,變成族人自己動手測量,建立具有法律效益的文件。

繪製部落地圖的同時,港口部落也開始思考,一旦取回的土地該如何運用?如何避免落入觀光賣地的宿命,以集體方式營造部落願景。從2010年開始,港口部落就在廢耕的水梯田上,以自然生態農法,展開水稻復耕,並且舉辦濕地藝術季,嘗試以部落的力量,開創自己的未來。港口水梯田濕地計畫的負責人舒米,推動水梯田計畫,就是要打破外界的刻板印象,證明在取回土地後,部落能永續經營。

港口部落黑土地上,部落族人持續抗爭,決心爭回被政府侵佔的土地。一位部落族人說,不只是爭回權益,更是爭回和土地的連結,因為土地上有母親的身影,以及無盡的思念…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