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境奇蹟


清境奇蹟

曾經,這裡是蒼鬱森林,現在,卻宛如異鄉。最集中、最華麗的農舍群,高密度的超限利用,共構清境地區的另類奇蹟…

 

採訪 陳佳利 王俐文
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添寶

冬季,冰晶將它化為銀白世界,夏季,諸神透過繁花,把它妝點的繽紛多彩,季節變化譜出無與倫比的美麗,這塊大自然的畫布,位在中部的合歡山區。

隨著中橫開闢,合歡山成為台灣人最容易親近的高山,冬季賞雪、夏季避暑,讓它成為數一數二的觀光明星,而位在合歡山必經之路的清境地區,也因此成為火紅的旅遊熱點,年度旅遊人次高達一百多萬。


原本這裡是原住民族的獵場,山坡上長滿高聳入雲的大樹,1960年代,政府將榮民與從滇緬戰區撤台的軍隊,安置在這裡,開啟了清境農場的開發,由於年均溫只有攝氏16度左右,適合種植溫帶作物。讓當時屬於高經濟價值的溫帶水果,養活了榮民與滇緬義胞。在清境地區出生、成長的楊天福,還記得父執輩開山的過往,現有的良田都是長輩一鋤一鋤,胼手胝足開墾出來的。五十年過去了,當初的移民,已經落地生根,異鄉變成故鄉。

來自台南的林太太,三十多年前上山務農,住下來就捨不得離開,也把清境當家鄉。她說,這裡有一台合歡牌的冷氣機不用電費,環境好,沒有污染沒有工廠。現在到平地,已經住不習慣了。多年來,她歷經清境的變化,也順勢轉型開起民宿。

生意好,越來越多業者到清境投資,高山農場逐漸變成旅遊重鎮。隨著觀光發展起飛,清境地區消耗的資源也跟著增多,最基本的水源就是個問題。這裡沒有自來水供應,居民得往山上找水。目前清境的水源,是從合歡東峰或翠峰等水源地接管引水,路旁雜亂的管線背後是水權的紛爭,黑色水管中流動著複雜的利益糾葛,蓬勃發展的背後,不只水源供應是問題,污水排放也讓人頭疼。


來到清境二十多年的花農賴秋琳,農地就緊鄰著民宿,土地的變化,讓他很擔心。他說,污水排放和吵雜,把自然的東西都破壞掉了。從他的農場看出去,山坡上興建中的建築物還有好幾棟。清境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楊天福說,現在清境歐式建築林立,短短四公里之內,就有一百多家大小型民宿,在台灣來講,是相當奇蹟的地方。

遊客多,污水量也跟著增多。清境地區沒有污水處理系統,目前都是直接排放進濁水溪,同時為了容納更多遊客,建築物越蓋越多,學者擔心,山坡地的透水率因而降低。中興大學水土保持系教授段錦浩表示,不透水層面積擴大,增加很多野溪、地表的沖刷,導致底下的萬大水庫淤積越來越嚴重,另外,根據水土保持技術規範,山坡地開發要做好滯洪池、沉砂設施,但是清境地區通通沒有做。

一批一批築夢人打造清境奇蹟,夢想卻構築在危機與違法上。中興大學水土保持系教授段錦浩指出,山坡地坡度30%以上不能蓋房子,清境一帶很多卻都蓋在50-60%的坡度上,所以這裡的建築物,其實九成以上都是不能蓋的。


清境的特色民宿,真實身分大都是「農舍」,依規定總樓板面積,不能超過150坪,高度不能超過三層樓。但是放眼望去,符合規定的,寥寥無幾。根據南投縣政府統計,清境地區列管民宿共有134家,有合法建築物使用執照的有112家,但領照之後再增建的違規情況相當多,不合規定的比例高達九成。除了建物違規,擴大經營也違反規定,依民宿經營規定,房間數須在五間以下,特色民宿則可以有十五間客房,但清境地區許多民宿的規模,都遠高於規定。

清境觀光協會理事長吳財福說,因為清境地區沒有都市計畫,只能申請農舍,兩分半地可以申請到150坪的建地,絕對不夠,所以到最後大家都加建,清境地區每個民宿業者都曉得,自己是違建。

十多年來,縣府任由業者自由發揮,違法情形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當中不乏佔用國有地的情況,今年六月,南投地檢署介入,希望違法情形能獲得解決。初步清查,佔用國有地的民宿有20家,將優先偵辦,自行拆除佔用的業者可以獲得緩起訴。而違規營業或違法擴建的執法權責,在縣政府。南投縣長李朝卿表示,針對違章民宿,縣府都會罰款警告,屢勸不聽就會移送檢調單位,據統計,民國95年至今年6月,被罰款的民宿有94家次,總金額956萬元。但是違建的問題,依然沒有解決。


清境還有另一個棘手的問題。外圍地區,許多農耕行為超限利用,枉顧坡地安全。中興大學水土保持系教授段錦浩表示,山坡地查定公告是宜林地就不能耕作 只有宜農牧地才能種果樹蔬菜,但是清境地區95%以上都是超限利用。

其實清境地區不單指清境農場,還包括周圍的國有林班地和私有地,共分為幼獅、春陽、松崗三個地段,目前被縣府列管的超限利用案件共有298筆,依法要求農民限期改善。南投縣政府農業處處長陳朝旺說,早期政府沒有山坡地利用限度的設置,這些違規行為是存在的,但是農民有部分值得被同情,關於超限利用應該輔導他們慢慢改正,給農民一些時間。

目前清境地區從事農耕的有2000多人,從事觀光產業的有1000多人,雖然被許多熱門風景區包圍,清境卻不屬於其中的任何一個。南投縣長李朝卿表示,目前暫時限制開發,正積極研擬清境的都市計畫,來做合法開發。清境觀光協會理事長吳財福則希望,南投縣政府能將這次的違建延到都市計畫上路以後再處理,到時絕對配合政策,該拆的一定拆。

都市計畫到能不能遏止過度開發,還是為違法解套?都市計畫中將會有商業區的規劃,位在當中的業者就能擺脫民宿的限制,申請旅館執照,到時候,位在商業區之外的民宿,又該如何處理?

違規增建、超限利用,為了生計向山林需索無度,導致山坡地失去森林的保護,面對暴雨集中的極端氣候,清境就像走在鋼索上,危機重重,中興大學水土保持系教授段錦浩表示,何時山崩地滑猜不到,目前該做的,是降低清境地區的環境風險,不該佔用的,就該還給自然。

「清新空氣任君取,境地優雅是仙居」這是當年蔣經國先生為清境下的注解,現在的清境,早已不復當年。

奇蹟似的發展歷程,反映政府的管理問題,執法不力,長期縱容,當問題嚴重才要極力整頓,恐怕事倍功半,欲振乏力。如何盡快將不當開發拉回正軌,讓蒙上違法陰霾的清境地區再現曙光,是公權力能否落實的超級難題。


側記

清境的風景很異國,但是當中的違法問題很台灣!業者自由發揮的開發行為和台灣許多其他熱門風景區非常類似,尤其隨著時間累積成為歷史共業之後,當問題嚴重到不能不解決,政府才要來積極處理。鄰近清境的廬山就是一個案例,為了搶錢業者向河川搶地,最終還是要還地於河,走向遷村一途。廬山的命運能不能震醒各地被金錢矇蔽的顢頇?清境能不能懸崖勒馬,回復山坡地的安全係數,找到人與自然的和諧未來?答案一時之間,不會浮現。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