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陷水中央


淪陷水中央

隨著氣象局不斷上修雨量預測,莫拉克颱風一舉創下台灣氣象史上許多記錄,單日降雨量最高,累積降雨量也最高。大雨重創台灣,從山上、平原到沿海聚落無一倖免,嘉義、台南、高雄、屏東到台東,淪陷在水中央。

 

採訪 陳佳珣 柯金源
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添寶 柯金源
剪輯 陳添寶

水上摩托車急駛而過,黃濁的水面下,原本是屏東縣佳冬鄉主要的道路台17線,現在只能靠救難隊的橡皮艇,在漂滿雜物的水中緩緩前進。來到羌園,沿途所見,房子、車子、農地,全都泡在水裡,居民只能待在二樓等待救援,但羌園還不是最嚴重的,靠海的塭豐村,淹水更超過一個樓層,上千位居民必須撤離家園。

從空中鳥瞰,塭豐村猶如被水圍繞的孤島,直升機所看得到的範圍內,全都是水,完全看不到路,洪水不只吞噬了佳冬鄉,在林邊溪北岸的林邊鄉,也一樣悽慘。林邊和佳冬是嚴重的地層下陷區,平均下陷高度超過兩公尺,地層下陷也讓這個區域遭遇水患的風險提高了。地層下陷、雨量太大,又遇海水上漲,洪水無處宣洩,越過堤防溢流而出,災情之所以如此慘重,是林邊溪兩岸總共有五個地方潰堤。

莫拉克帶來250年洪水頻率的超大雨量,遠遠超過林邊溪堤防設計的100年洪水頻率,這突顯出,地層下陷區仰賴堤防和抽水站所建立的防洪體系,不是絕對安全的保證。治水不能停在,趕快把水排掉的舊思維,讓雨水停留在土地的時間延長,河流的負擔自然會降低,而當洪水來臨,與其圍堵不如讓水有地方走,河流沖積扇的扇頂,就是最好的洪泛區。

另外從國土規劃著手,平常滿潮,如果沒有閘門攔阻,遇到大潮,林邊就會淹水,如何讓這裡發展出一種新的產業,配合國土規劃,讓居住和通行的地方不淹水,其他地區該淹就讓它淹。

人與水爭地,用罄了每一吋土地後,再用堤防約束洪水,忘了氾濫是河流的本性,還地於河是治本之道,但如果做不到,也該思考如何與水共存。

隨著全球氣候變遷,降雨集中,強度增強,記取這次莫拉克颱風的教訓,從災難中再站起來。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