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海新夢幻


淡海新夢幻

淡海打造新城鎮,一個政府的開發大夢,卻讓數千居民迫遷流離,毀掉一個美麗的桃花源。淡海新夢幻,財團期盼,居民心傷!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淡海,位在淡水河北岸,從大屯山綿延到海的廣大平原與丘陵,在淡水尚未開港成市前,早期有平埔族居住,後來有先民移墾的歷史,成為北台灣最早開發的地區。因為開發的早,區內有許多百年古厝,當地居民蔡瀛,熱衷故鄉文史,發現一座清代官員古墓,推估有150多年,見證淡海悠久的歷史。

在地理上,整個淡海地區,有十多條河流,由山入海,像是手指緊抓大地,照顧著居民與土地,讓淡海數百年來維持著農耕生活,也維繫著自然生態。現在,淡金公路每逢假日,道路就壅塞,但是只要轉入淡海區域,寧靜自然的田園,像是一處失落的桃花源。


20多年前,政府為了抑制高房價,推出淡海新市鎮開發計畫,計畫分成兩期,一期開發徵收400多公頃土地,規劃廣建平價住宅,引進13萬人口,開啟淡海的開發潮。當地居民盧先生表示,淡海一期當初喊出一坪六萬元,廣設平價住宅,為公共利益開發,大量徵收人民土地。但是實際上,一坪六萬元的住宅,只興建了一小區塊,其他土地則賣給財團開發。

淡海一期的開發,至今問題重重,然而營建署仍計畫繼續推動淡海二期,總面積高達1,100多公頃,以區段徵收方式進行,將迫遷5,000戶,影響15,000多位居民。

在一場內政部營建署的徵收規劃會議中,反徵收自救會成員蔡瀛,對著官員痛陳,一期開發區內,實際居住人口只有一萬多人,三成土地閒置,空屋率高達四成,淪為財團養地,投資客炒房的新樂園。居民要求停止徵收土地,並且解除二十多年的限建,還給淡海一個發展空間。但是營建署卻說,居民不接受徵收,讓政府做整體規劃開發,淡海就像被判死刑,未來不會有發展。

面對這個說法,當地農民李先生相當不滿,他的家族世代務農,創造土地價值。多年來,他專心務農,守護家族土地,只想將土地傳承下去,這是農民堅信的世代傳承。


同樣位於徵收區內的吳氏家族,擁有氣派雄偉的古厝,面對徵收,擔心百年古厝不保,家族的老阿媽,更憂心以後家族沒有團聚的地方。對於徵收,家族親屬各有想法,有人贊成,有人反對,也讓家族因此開始意見紛歧。

營建署為了進行環評,邀請環評委員進行現勘,第一次由營建署主導勘查後,居民爭取第二次現勘,由反徵收的居民,帶領環評委員查看環境。居民帶著環評委員劉益昌等人,來到區域內的埤塘。淡江大學黃瑞茂教授表示,這裡留有十多個大小埤塘,早期人工開鑿,後來走向自然,現在成為農民灌溉,生物棲息的環境。


接著來到農業區,居民表示淡海二期徵收區內,有許多農地,土地相當肥沃,許多居民以務農維生。淡海反徵收行動,已有2,000多位居民參與連署,許多年老居民知道官員前來勘查,紛紛出來陳情,表達反對的心願,還有對失去家園的恐懼。

一路上,許多婆婆媽媽揹著孩子,牽著孫子,就來參加反徵收,這些農村婦女成為反徵收的主力,因為她們知道土地的可貴。媽媽們表示,外面工作不好找,有地種菜拿去賣,還能有收入,一旦徵收沒了田地,就算有房子,也沒有謀生能力。

58日營建署召開審查會,官員拿法令限制居民進入發言的人數,現場引發爭執。居民相當不滿,認為要政府徵收人民土地,為何可以限制地主發言。在規劃簡報後,反徵收團體提出會議程序問題,指出營建署副署長許文龍,擔任推動開發主官,又身兼審查委員主席,有球員兼裁判的爭議,引起主席許文龍不滿,認為故意挑釁,要求去告。農村陣線代表陳平軒,以大法官第709號釋憲案為例,指出徵收必須合乎釋憲要求,淡海二期徵收程序,違背憲法精神。

一位八十歲的郭林女士,發言陳訴她很窮困,徵收將造成她的家人流離失所。來到郭林女士的家,位於淡金公路旁的老舊公寓,當時因為房屋滯銷,建商低價出售,二十年來陸續購入五戶,提供28位家人居住。現在她還要撫養一位失業子女,就靠著收入微薄的家庭代工。

郭林女士一生坎坷,幼年家住中國福州,因為探病陪著母親來台,就再也回不去故鄉,婚後家境清寒,流落各地,直到買下現在的房屋,才能安身立命,如今要被徵收,補償費用根本不夠買新屋,八十歲的郭林女士,如何靠著微薄的代工收入,再拚一間房。

59日環保署召開環評審查,淡海居民群聚,政大徐世榮教授前來協助,指控徵收案不合公共利益的要件。

環評會中,營建署官員以儲備土地,來說明淡海二期徵收的必要性,表示未來景氣好,要先徵收土地備用。農陣代表蔡培慧提出內政部統計數據,指責依據住宅供給,淡海二期根本沒有開發理由。

淡水文史工作者以開發破壞歷史紋理,說明淡海一期開發已經造成危害,現在還要破壞淡海二期地區。環評委員相繼提出問題,表示淡海二期已是生態地區,全區開挖破壞後,未來如何再造生態城市?

最後在專案小組的討論下,以開發影響甚劇,影響人數眾多為由,做成進入二階段環評的決議,意味著將有更多、更細密的環評審查。

許多居民聽到這個消息,也不知該高興或傷心,原本寧靜的生活,因為徵收開始奔波,不知何時停止。他們不懂,為何政府打造的淡海新夢幻,是要建立在居民的悲傷之上,難道不能協助居民留鄉發展,找出淡海的真價值。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