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河垃圾地圖


淡水河垃圾地圖

一九九八年,一群年輕人花了一個暑假,沿著淡水河流域進行調查,他們稱這次的調查為「淡水河的初體驗」。體驗什麼呢?不是淡水河的美景,也不是自然生態,而是一座又一座,層層疊疊的垃圾山。四年過去了,當時的組員-陳建志與賴偉傑再度走進河岸,看不到原本垃圾綿延的景象,取而代之的是興建中一座座美侖美奐的河濱公園。但是,當我們乘坐舢板,從大漢溪的河面上看過來,卻清楚可見河濱公園的邊坡裸露著層層垃圾的遺跡,垃圾並未消失,他們有的潛伏在河面之下,有的集體搬家去了林口下福村掩埋場,以各種不同的型式存在我們的周圍。

採訪 張岱屏

一九九八年,一群年輕人沿著淡水河流域進行「淡水河的初體驗」,調查當時淡水河一座又一座的層層疊疊垃圾山,然而四年過去,當時組員─陳建志與賴偉傑再度走進河岸,看不到原本垃圾綿延的景象,取而代之的是興建中,一座座美侖美奐的河濱公園。

以三重的河濱公園為例,難以想像原本是一大片五六層樓高的垃圾山,但從大漢溪的河面上看,卻清楚可見河濱公園的邊坡裸露著層層垃圾的遺跡,可以發現河濱公園是古早以來,無數的垃圾從河床堆積到河面的一片河灘地,雖然浮出河面的垃圾山已經在前幾年清運完畢,但仍然有一大片遺跡潛伏在河面之下。

在過去,由於中央政府並沒有一套垃圾政策,因此各地方的垃圾都是由鄉鎮公所的清潔隊自行處理,當時擔任清潔隊隊長可不是一件輕鬆的差事,常常要自行尋覓棄置垃圾的場地,私人的場地需要租金,而且地主往往不同意,因此,公有的河川地就成了大家棄置垃圾的最佳場所。

以台北縣為例,過去垃圾場全部集中在大漢溪、新店溪兩岸,垃圾場的悶燒及臭氣成了兩岸居民的夢魘,淡水河也徹底成了一條垃圾之河,每當颱風或暴雨,兩岸的垃圾被河水沖刷而下,阻礙了河道。基於防洪等等理由,政府從一九九二年起開始進行「大漢溪沿岸舊垃圾清運計劃」,開始「開挖」兩岸的垃圾山,準備將幾十年來「兩岸」人民所創造累積的垃圾全部清到另一個地方--林口下福村掩埋場。 

這項媲美古代「愚公移山」的垃圾山清運計劃,從九二年起花了將近十年的時間進行清運,原本省水利局估計只有273立方米的垃圾量,沒想到真正鑽探清運下去竟高達755萬立方米,預算也從原先的26.3億再往上追加9.5億。不過,高達30多億的經費仍然無法將河岸的垃圾山完全移除。

台灣的垃圾政策從最初的沿河堆置,轉變成為大型掩埋場,再繼之轉變為大型焚化爐,垃圾在都市中所造就的地景也隨著改變,從原本築河岸而居,變成是集中於一地,最終的結果便是犧牲了偏遠地區少數人的環境。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