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中的天堂-哭泣的百合

採訪/撰稿 陳應欽
攝影/剪輯 陳慶鍾

氣質優雅的台灣百合,是島嶼上生命力最強盛的植物之一,從海邊到高山,我們都可以看到台灣百合的美麗身影。也因為美麗的身影,台灣百合受到民眾的喜愛與注意,也同時遭受任意採摘與棲地破壞的壓力,台灣百合是否能夠繼續在台灣的大地上,綻放美麗花朵?

細雨中,雲霧圍繞下,台灣百合沿著大雪山林道旁綻放,我們抵達海拔2600公尺的大雪山國家森林遊樂區,在這裡,植株不到十五公分的台灣百合,早已含苞待放。

台灣百合可說是生命力強盛的植物,從海邊到3500公尺的高山,我們都可以看到台灣百合的美麗身影。

曾經大家熟悉的台灣百合,在郊野、海邊、荒地都可見到它們的蹤影,不過在民眾任意的採摘壓力下,台灣百合在野外的族群有愈來愈少的趨勢。

1854年4月,第一位來台灣採集植物的英國園藝家福鈞,在淡水發現台灣百合,他透過望遠鏡觀察生長在河邊以及山坡上的植物,見到最有生命力的台灣百合,同時應該也是最早被發現的台灣特有植物

台中榮總後方,緊鄰車水馬龍的西屯路旁,這一片台糖土地上,也生長著數量不少的台灣百合,是大肚山區與人類生活環境距離最近的地方,根據道禾實驗學校自然老師吳金樹在2008年調查發現,這裏大約有2000多株的台灣百合。

雖然民眾可以在這裡,近距離的觀察台灣百合,卻也為它們帶來了生存上的干擾。為了想要欣賞百合的美,有民眾會挖取台灣百合的鱗莖,帶回家去種植,這也導致台灣百合的野外族群受到影響。

多年來,吳金樹調查發現,大肚山區有多處台灣百合的大族群,因為現在網路盛行的緣故,許多地點被視為最高機密,為的只是避免民眾的干擾與破壞。許多地點隱藏吳金樹心中多年,不敢對外公佈。

原本是軍事管制區的南寮,本來有著數千植株超過2米高的台灣百合。在新聞媒體的大肆報導下,地點偏僻的龍井鄉南寮,從此聲名大噪,成了大肚山的百合聖地。因為遊客太多的關係,百合志工們發現,現在的南寮,隨處都可以發現台灣百合被民眾挖掘後遺留的坑洞,吳金樹從草叢中撿起一株遭丟棄的百合花,與志工們交流觀察心得。

除了民眾的不當採摘和挖掘,土地的開發與破壞,也威脅台灣百合的生存空間,大肚山的望高寮,向來都是民眾看夜景的熱門地點,台中市政府也在望高寮興建工程,在大興土木下,犧牲了大肚山區原生植物的生長空間。

對台灣百合來說,崩塌地、草生地是它們最鍾愛的生長空間,愈空曠的環境,生長情況愈好,大肚山乾旱的冬季,時常發生火災,給百合創造了生長的良機。

雖然火災創造了台灣百合的生長機會,不過人類空間卻一步步逼退台灣百合,那我們可以做些什麼?該用什麼樣的方式來復育百合?

靜宜大學生態系的劉伍燦教授形容台灣百合,開花時,花朵向下垂,感謝大地;結果時,果莢垂直朝上,感謝上天。當我們欣賞百合之美時,是否也該感謝百合帶給我們的感動,並用這分感動守護它,也為我們的子孫,留住這片天堂?

集數
527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