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生物產卵紀事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攝影/剪輯 陳慶鍾,海底攝影 蔡永春 郭道仁 柯金源

又到了珊瑚產卵的季節,每年都在報導珊瑚產卵,但是很少人知道,這時海洋裡可是熱鬧的呢!珊瑚礁魚類、陽隧足等海洋生物紛紛開始繁衍後代,春天的海洋繽紛亮麗!於是興起了製作產卵紀事的構想。

春天一個百花盛開的季節,這時也是海洋世界最熱鬧的時刻,許多海洋生物紛紛跳起了浪漫的求偶之舞,緊接著上演的是一場場產卵盛事。每一年牠們總會在固定的日子裡,同時綻放出新生命,彷彿彼此有著千古不變的約定。究竟海洋生物的繁衍,是由什麼機制來啟動的?這個海洋誓言,又隱含了多少難解的生態之謎?

出海、檢查潛水裝備,台大海洋所的戴昌鳳教授,正準備進行海洋生態調查,戴教授在墾丁地區潛水已經近三十個年頭,他的研究對象就是珊瑚,由於珊瑚長得有點像陸地上的樹木,又無法自由的移動,因此以前一直被誤認為是植物,直到十八世紀科學家才發現,珊瑚是一種群居的動物,最特別的是小珊瑚可以行無性生殖,不斷的分裂繁殖,形成數量龐大的珊瑚群體。

新生的珊瑚其實是一個珊瑚蟲,每一個珊瑚蟲都有觸手、口部以及腔腸,牠會利用擺動的觸手,來捕捉海水裡面的小型浮游生物,像這隻小蝦一不小心,被水流帶到珊瑚蟲的身邊,就成為美味的大餐。

珊瑚的繁殖方式通常有兩種,一種是無性生殖,另一種則是有性生殖,雖然牠們雌雄同體,但是有些珊瑚也是會懷孕的喔!牠們會先體內授精,等待授精卵孵育完成之後,再產下珊瑚寶寶,這些附著在實驗室水缸上的小點,就是珊瑚的幼苗,從顯微鏡下觀察,才驚覺牠們可愛的模樣。

早期研究人員以為所有的珊瑚都是先懷孕再生產,直到1980年,海洋學者在澳洲大堡礁,揭開了珊瑚產卵的神秘機制,這時才發現原來有80﹪以上的珊瑚種類,是採取體外授精來傳宗接代。

珊瑚將大量的「精卵束」打入水中,當精子與卵子結合之後發育成實囊幼蟲,然後飄浮到穩固的岩石上面著床,長成新的珊瑚。為了增加存活的機會,珊瑚採取集體釋放的「卵海戰術」,希望在同一時間裡護送最多的新生命,踏上新的旅程。

究竟台灣的珊瑚是在何時產卵呢? 1943年5月日本學者發現宜蘭南方澳的海面上,漂浮著許多粉紅色的卵,這也是世界上第一次關於珊瑚產卵的文獻紀錄,早期漁民常說農曆三月媽祖生日時,在夜間捕魚總會看到滿海的「星星」,戴老師花了兩三年的時間,終於到了1990年,在南台灣的墾丁,解開了「星星」的秘密。

珊瑚產卵是受到潮汐、光線、溫度等因素的影響,通常墾丁地區珊瑚集體繁殖的時機,固定是在每年農曆三月,月圓之後的一個星期,大約在晚上八九點的時候,多年來珊瑚從來沒有失約,好像牠們之間有一個永恆不渝的誓言。

不只珊瑚,許多海洋生物都有相同的特性,同一季節同一時間的生殖奇蹟,也吸引了許多海洋學者的目光。中山大學海生所宋克義教授的研究團隊,也以海洋生物的生殖策略為主要的研究方向,而他們關注的對象則是陽隧足。

走在潮間帶,腳下滿滿都是陽隧足,牠們的數量多到令人驚奇,但是卻因為外型不太討喜,所以一直以來都被人們忽略,陽隧足是一種棘皮動物,中間圓圓的就是牠的體盤,五隻腕足呈輻射狀的對稱分佈,牠的外型跟海星長得有點像,但是爬行的速度卻比海星快很多,春末初夏,南台灣的陽隧足即將進入繁殖季。

宋克義教授發現,有些陽隧足會選擇退潮海水最低時,集體排放精子與卵子,這可能是陽隧足為了避免精卵被海水稀釋,所演化出的適應行為;也有些陽隧足會公母成對的住在一起,以提高授精率,還有些陽隧足會等母的先產卵,公的再衝向前去排精,為了延續族群的命脈,海洋生物可說是使出渾身解數。

隨著珊瑚產卵季節的到來,墾丁地區的珊瑚礁區也熱鬧起來,亮麗的螢光光鰓雀鯛,成群結隊的來到這裡築巢、求偶,一場美妙的集團婚禮在海洋中上演。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的詹榮桂研究員,長期投入雀鯛的生態研究,他形容魚類的求偶、生殖,稱不上神秘卻是非常的動人,從觀察牠們到跟魚做朋友,這個過程也是吸引研究人員一生與海為伍,在台灣有80多種雀鯛,有許多種類平常就是成群住在珊瑚礁裡,到了繁殖季,更是以群體戰術來取得優勢。

春天的海洋裡充滿了熱力,海水中飄散著各種生物的幼苗,這些幼苗除了是族群繁衍的種源,也是海洋生物重要的食物來源,像是陸蟹才剛剛來到海邊釋放幼蟲,許多魚類就立即圍聚過來享受「美食」。

靜宜大學生態所的劉烘昌博士埋首螃蟹世界十五年,除了發現了許多稀奇古怪的陸蟹,也紀錄很多新奇有趣的螃蟹行為,不過最令他感動的還是陸蟹下海釋放幼蟲的行為。

由於陸蟹是從海洋慢慢演化到陸地上生活,所以許多陸蟹的卵必須在海裡成長。因此每到繁殖季節,抱卵的母蟹就必須從陸地上的棲息地,返回海邊進行幼蟲釋放。


根據劉烘昌博士的研究,墾丁香蕉灣地區的各種陸蟹,在每年五月到十一月間,分別在月圓到新月的這半個月期間,選擇不同的日子與時段,到海邊釋放幼蟲。有些種類的陸蟹住在離海超過十公里的內陸地區,這些陸蟹依然必須前往海邊進行繁殖,目前的科學研究仍不清楚這些陸蟹是靠著什麼樣的導引裝置從其棲息地找到前往海邊的路徑。

這一趟繁殖過程也是對成年陸蟹的嚴酷生存挑戰。即便是在無人干擾的自然界,抱卵母蟹在前往海邊釋放幼蟲的過程,也必須面臨種種大自然的考驗,包括遭太陽曬死、脫水而死、摔死、遭海浪捲走淹死、遭天敵捕食等等。而海岸公路的開闢,更增添抱卵母蟹的危機,使得牠們必須翻高牆、爬水溝、過馬路及面對最可怕的天敵:「人類」的摧殘。

不只陸蟹,珊瑚也面臨相同的命運,雖然年年產卵,但是在環境惡化的狀況之下,族群數量卻是年年衰減,如果說生殖是維持一個生物族群的原動力,那麼棲地保護就是生物可以活下來的基本條件。

在春夏交界的日子裡,珊瑚是否會依約產卵呢?百萬年來,海水起起落落,在變動的海洋中,牠們是否還記得這千古不變的約定…

側記:

每個人都有記憶,我們會記得曾經的約定,記得發生的悲歡故事,那麼對於海洋生物來說,牠們的記憶是什麼?為什麼牠們總會記得在同一時間產卵,以科學的理論來分析,當然是牽扯著年月日的週期,和環境因子密切相關,不過這其中還是蘊含著許多未解的謎題,從浪漫的角度來看,我寧可相信牠們之間有著千古不變的約定…

集數
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