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的習題

海岸的習題

海岸國土,有人覬覦它的遼闊,打算大興土木,有人珍惜它的價值誓死捍衛,有人靠它生存努力搶救,遼闊的海岸國土,我們該怎麼對待它?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帶殼的牡蠣直接裝進保麗龍盒,盒蓋寫上大大的總統府三個字,雲林淺海養殖協會委託小販,天天宅配鮮蚵給馬總統,為期一個月的行動對蚵農而言,是不小的負擔,但為了突顯六輕的衝擊,蚵農只能出此下策。雲林淺海養殖協會理事長林進郎表示,六輕造成養殖、健康的衝擊,但政府都不關心。

林進郎是位蚵農,也是環保署六輕監督委員會的委員,本身罹患心臟疾病,六輕不只讓雲林縣麥寮、台西的鄉親,籠罩在疾病的陰影中。台西蚵農更擔心他們賴以生存的這片海岸。因為六輕突堤效應攔阻濁水溪的砂源,當初作為台塑大煉鋼廠預定地,現在已經填海造陸完成的新興區,也抽取大量海沙,造成海岸倒退。林進郎觀察,台西海岸正以每年4050公尺的速度在倒退,至今已經有200多公頃的蚵田流失,養殖環境不斷縮小。他認為,政府並不重視海岸倒退的問題。

其實雲林海岸長期處於侵蝕狀態,從橫跨台西鄉、四湖鄉到口湖鄉海外的三條崙沙洲的變化,就能看出端倪,從民國73年開始,歷年累積的資料可以看出,三條崙沙洲逐漸向南邊移、向陸地靠攏。成功大學水工所的專家表示,因為受到東北季風的影響,加上濁水溪漂砂不足,沙洲的活動於是往南、往陸地靠,台西長期以來就處於這個趨勢。此外,沙洲露出水面的高度跟面積也沒那麼顯著,在颱風暴潮時,波浪產生越波現象,越過沙洲,把沙洲外面的沙子掏起來帶往內側去,淤積在蚵棚。

除了濁水溪的砂源減少,台塑六輕填海造陸更讓台西海岸退縮的災情雪上加霜,從民國85年到民國92年的海岸地形變遷,可以看到六輕北岸大量淤積,南岸卻嚴重侵蝕。成大學者解釋,由於六輕防波堤延伸水深接近到30米,從濁水溪下來的砂子,從學理上就可以知道,會防波堤擋下來。

雖然工業局興建的麥寮港,在民國91年,因為要辦理防波堤變更設計而進行環差,被環評委員要求必須減緩工業區南岸的侵蝕現象,於是把淤積的淤沙抽到新興區的北側,兩年來已經拋沙140萬立方米,但成果還不顯著。

台西蚵農宅配給馬總統的蚵,都被原封不動的退回,向總統府陳情後,收到工業局發文回覆,更讓蚵農質疑,政府是否有誠意解決問題。雲林縣淺海養殖協會理事長林進郎表示,「這個政府沒有進入狀況,我們講東他講西」。工業局回文的內容寫著,麥寮、口湖、四湖的漁港都在淤積,認為蚵農搞錯了。林進郎大嘆,總統府的幕僚擁有高知識水準,卻搞不清楚發生什麼狀況。

在海岸進行開發,往往是牽一髮動全身,位在大肚溪出海口的大肚溪口野生動物保護區,名列國家重要溼地,還是具有國際級份量的濕地,自從在出海口北岸矗立起台中火力電廠,南側又有填海造陸的彰濱工業區,這裡的生態逐漸走下坡。

彰化環保聯盟副理事長蔡嘉陽表示,台中火力電廠與彰濱工業區填海造陸突出海岸,讓大肚溪口保護區變成的凹口,大肚溪口沖下來的砂全部都往伸港堆積,新覆蓋上來的砂由於粒徑較大,多底棲生物的口器無法過濾這些砂子上的有機質,就無法生存。

少了食物鏈底層的生物,讓這裡的棲地品質持續惡化,基礎生產力降低,連牡蠣養殖也受到衝擊,伸港蚵農的蚵架,養殖沒幾年就因為淤沙嚴重而轉移陣地,他們直指台中火力電廠是兇手。伸港蚵農表示,電廠的堤防讓沙子都漂到這裡,沙一直淤積收成就不好。蚵田被蚵架掩埋,蚵農只能把蚵架準備移到南邊,如果在被埋就要再移。

而在彰濱工業區裡,政府特別設立的賞鳥牆也因為突出的堤防,導致海岸地形與生態改變,也讓彰濱工業區內漂砂嚴重。彰化環保聯盟副理事長蔡嘉陽表示,這裡原本是大杓鷸的棲地,立在岸邊的賞鳥牆一部分被沙掩蓋,上頭大杓鷸的解說牌還殘存著過去被沙掩埋的沙痕,幾年前,這片灘地有上千隻大杓鷸,在海岸地形地貌遭受破壞後,大杓鷸都不見了。

彰化海岸的指標物種大杓鷸去了哪裡?南彰化的芳苑大城濕地,是大杓鹬的新家,這片潮間帶擁有豐富的生態與旺盛的生產力,曾經國光石化打算落腳在這片灘地,這卻會讓海岸地形產生巨變。

海洋大學海洋地質及化學研究所教授劉祖乾認為,國光石化會擋住因為東北季風往南的漂沙,在工業區的北方產生淤積,另外在夏季,也會擋住由西南季風帶來南向的漂沙,同時阻擋濁水溪輸出的途徑,在工業區南側亦會產生堆積。在它達到平衡以前,至少有十年的時間,這個地方不適合養殖。而且來自河川的營養鹽,會因為國光石化的阻擋,無法往北岸輸送,對潮間帶生態也有重大影響。

國光石化引起的風風雨雨,在總統拍板定案,不在彰化興建後落幕。敏感脆弱的海岸國土,經不起人類恣意開發,妄想用工程手段硬搶,它的後力與傷害,卻往往不是由開發者承擔。潮來潮往的土地是造物者的恩典,面對它,我們該更謙卑。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