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犬夢


浪犬夢

一如往常,愛媽王太太,帶著食物來到台南市鹽水溪的堤防上,這個習慣,已經維持了二十多年。搖著尾巴,和氣親人,牠們大部分是被主人載來這裡棄養的家犬。餵完一群換一群,王媽媽的下午就這麼度過了...

採訪 陳佳利 郭志榮
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忠峰 簡正傑 陳志昌
剪輯 陳忠峰

流落街頭或被捕收容,浪犬有著相同的夢,牠們需要愛與尊重,台灣社會能不能為牠們圓夢。

一如往常,愛媽王太太,帶著食物來到台南市鹽水溪的堤防上,這個習慣,已經維持了二十多年。搖著尾巴,和氣親人,牠們大部分是被主人載來這裡棄養的家犬。餵完一群換一群,王媽媽的下午就這麼度過了,仔細看,狗狗的耳朵上,有著TNR的記號,這群狗大部分都完成了絕育,王媽媽希望牠們能在河濱,度過餘生。

傍晚時分,許多人來到河濱運動,對於讓流浪犬住在這裡,不是所有人都認同。

TNR原地放養,有人身安全的疑慮,官方並不鼓勵,主要以捕捉收容來處理,但是收容所通常進去容易出來難。

動保團體指出,民國90年到100年,共有123萬隻流浪狗進了收容所,當中104萬隻,再也沒機會看見高牆外的世界。用收容制度來處理流浪動物,以台南市為例,一年得消耗上億經費,為了解決問題,台南市動保處正積極的為流浪犬找頭路。

爆米花和多多都是被主人遺棄的狗,經過訓練,牠們變得討喜又耀眼。投入犬隻行為訓練十多年的蔡慶榮,在善化動物之家的委託下,來協助收容所的狗狗。


台南市有許多漁塭與畜牧場,正好提供適合的職場,去年有三千多隻流浪犬找到了工作機會。從門口到豬舍,二十隻流浪犬轉型的工作犬,日夜守護著羅小姐的養豬場與別墅。

目前全台三十五家收容所中,台北市動物之家認養率最高,穩定的志工群協助照顧貓狗與拍照上網推廣,是一股重要的力量。

每個籠舍都有狗卡,清楚標示每隻狗的狀況,狗狗進來之後也都會施打疫苗,降低染上傳染病的機率,而且只要在開放時間,民眾可以隨時進入台北動物之家,挑選想認養的犬貓。

但這樣積極提高認養率的收容所卻是少數,大部分的收容所,從照養到認養,都無法提供友善環境。以新北市鶯歌收容所為例,農業局的業務卻委由清潔隊處理,動物之家就設在清潔隊旁,志工雖然在官網公告的參觀時間抵達,卻仍然被擋在門外。

台灣的五大都會區,因為地狹人稠,棄養寵物的問題比鄉間嚴重,像在新北市就有十三家收容所,但是除了板橋與中和收容所外,其餘的收容所都地處偏遠、人力短缺。


等了將近半小時,志工才得以在市府獸醫的陪同下,進入鶯歌動物之家,鐵門一拉開,屎尿的惡臭,撲鼻而來。除了籠子裡來不及清理的糞便,籠舍後方的排水溝,也積滿了穢物。甚至,有的狗籠直接擺在外頭,連遮風避雨的設施都沒有。

55號,近百名愛心人士前往新北市動檢處抗議,質疑五股收容所疏於照顧,導致犬隻死亡。動保團體也質疑,籠舍內犬隻死亡卻未即時清理,導致屍體遭到同伴啃咬,擔憂照顧不當會引發犬瘟。

諸多爭議尚未消弭,目前五股收容所暫時不收容新進犬隻。根據農委會的統計,全台平均安樂死率高達七成,認養率不到兩成,而行政資源投注在末端處理的比重多於源頭管理,最重要的源頭減量卻難以落實。

五月初,趕在中央政府組織再造前夕,動保團體再一次呼籲成立專責動保司。因為在現行制度中,動保業務的最高中央主管機關,歸屬在農委會畜牧處,而在行政院版本的農業部組織條例中,動保將與畜產合併為「畜產及動物保護司」,擔憂畜產凌駕動保,動保團體透過衝破立牌的行動劇,表達訴求。

催生動保司的訴求,地方政府的行政人員也樂觀其成,但更關注資源分配的問題。

然而期待行政體制調整的同時,每天都有無辜生命在產生,家犬與流浪犬雙管齊下,落實絕育是當務之急。

黃昏,王媽媽再次來到提防,除了熟悉的老面孔,最近還有新的狗要顧,區域內的絕育如果沒有達到百分之百,TNR的理想很難實現。

見了人就搖尾巴,經過千年的馴化,牠們生來就是同伴動物,台灣卻沒有合宜的制度,來確保牠們獲得應有的保護與照顧,長期以來,為流浪動物請命的行動,從來沒有間斷…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