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的力氣

 

活著的力氣

三十多年來,農村的年輕人一波一波地,離開家鄉到都市打拼,許多田地上,只剩下老農夫孤單的身影,放眼望去,部分農村真的是了無生氣。可是漸漸地,現在有人選擇回鄉,找回失根的土地,也有人始終守著農地,繼續耕種。於是田裡長出了作物、人的心裡冒出了信心,這群農民用他們的青春和夢想,在農村裡,幸福的生活著,接下來這個單元,我們要告訴您,農村不絕望,因為只要活著,就會有力氣。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台灣的休耕政策,形成了廣大的休耕農地。不種稻米之後,農地上的顏色開始出現變化,有些地方,種出了色彩繽紛的波斯菊花,有些則變成了荒地,甚至旱地。這片紫色花海,是旱地特有的美麗風景,越缺水的土壤,紫花藿香薊長得越好。在台中石岡農民謝美麗的芭樂園裡,也是雜草叢生、紫花遍布。但是,這些花草,並非敵人,而是謝美麗的好朋友。

謝美麗,是台灣早期推動有機農業的少數農民之一。民國八十年,她還是一個完全不懂農業的門外漢,經過八年的摸索,她才真正採收到她的第一批水晶芭樂。最近,謝美麗正忙著幫芭樂穿衣服,也就是一般農民所說的套袋,她解釋,套袋可以預防果實蠅和棉介殼蟲,也能抵擋輕微的寒害。

同時跟著謝美麗一起工作的,還有兩位年輕的女生。她們一個是靜宜大學的研究生,一個是來自香港的遊客。香港來的謝詩琪,在香港從事民意調查的相關工作,為了接近大自然、更深入了解人類與環境的關係,她選擇來到台灣向謝美麗學習農務工作。靜宜大學生態所的陳睿琳,則是研究有機農民與自然環境的關連性和互動。

跟著謝美麗進行研究,陳睿琳已經在芭樂園待了一年多。她發現,謝美麗跟果園,其實是有默契的,因為農民懂得,唯有生活在健康的土壤裡,芭樂才可以長得精神奕奕,所以陳睿琳認為,農民不只生產食物,也扮演生態環境的守護者,於此同時,消費者接近的大自然,幾乎都是農民的生產基地。

在高雄,也有一群跟謝美麗一樣友善土地的農民,正默默地從事農業工作。四年前,柯文賢還是美商公司的主管,月薪超過六位數,但是緊湊的工作節奏和巨大的壓力,讓他不得不重新調整人生的腳步。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他遇到了有機農業。

在高雄甲仙種植有機蔬菜和香草,賺的錢雖然不多,但是柯文賢找回了健康的身體,也學到跟不同生命和諧相處的方法,甚至在過程中,越活越年輕。一年前,柯文賢加入高雄甲仙蔓花生家族,這個家族,是農民交換耕種經驗、討論銷售方式的地方,柯文賢也在這裡認識農友林明賢。

隱身在梅樹下的山蘇葉,躲在長草間的香蕉樹,爬在檳榔樹上的愛玉,和生長旺盛、高低錯落的各種野草,面積四公頃的梅園裡,植物系統豐富多元。雖然林明賢都是一個人工作,但是這種混合種植的作法,幫他降低很多病蟲害。只要走在山坡上,林明賢就心情舒暢、一派輕鬆。他認為,山裡的一切,都是大自然給予的能量,唯有謙虛和了解,人才不會任意破壞環境。

林明賢的牽手-應悅幗,十年前跟著先生上山,過去從沒下田的她,現在已經是種菜的老手。生活在山野之中,林明賢、應悅幗這對中年夫妻,看到了為人和務農的價值。他們都認為,只要愛護土地,種出健康安全的農產品,並且獲得相等的回報可以養家活口,身為這樣一個農民,當然是光榮的事。

當農村的年輕人,紛紛離開家鄉,離農、離土的時候,卻有像柯文賢、林明賢和應悅幗這樣的人,走進農村快樂的生活。在他們身上,農業擁有無限希望,透過他們也能發現,農村的土壤裡,正充滿活著的力氣。

推動公平貿易咖啡的東勢農民吳子鈺曾說,每個人每天吃的食物,不只關係到健康,也關係到生活的美感,只要是好的農產品,背後一定有一段美好的故事,而這樣的故事,必定來自好的農業過程。他說的這段話,充分說明我們拍攝的主題:「活著的力氣」。因為,不管全球貿易環境有多麼地不公平,台灣農業政策在面對開發主義時又是如何節節敗退,我們的農民,依然有不放棄的意志,也希望政府能看到,這股力氣正在聚集中。

訪客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