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流巡禮

採訪 陳佳珣 張岱屏 李慧宜 陳佳利,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慶鍾 陳忠峰 葉鎮中 陳添寶 張光宗 陳志昌,剪輯 陳慶鍾

我們的島走遍全台,用鏡頭紀錄下許多河流的悲喜與哀愁,從尋找河川的源頭,水庫集水區的保育,到進入人類生存的環境,不斷有各種污水流進河川,然而,水中生態因水質惡化、水利工程而奄奄一息。從全台河川的處境,和各界如何努力搶救河流的過程,讓我們重新反省該如何看待一條河流。

台灣─美麗的寶島,是養育我們的母親,而大地之母生命力的來源就是河流,從高山峻嶺往下連接起伏的丘陵,再延伸到肥沃的平原,每一寸土地都靠河流的供養而豐富。台灣有129條河川,依照流域以及經濟發展狀況,分為24條主要河川、29條次要河川、79條普通河川,這些河譜出一篇篇悲喜交錯的樂章。

第一篇:生命之水

淡水河是條敏感的政治之河,這條流過政經中心,居住了640幾萬人的大河,卻輪番上演淹水、缺水的災情,水利單位為此繃緊神經。為了消除基隆河水患,政府花了將近60億做員山子分洪,為了解決台北、桃園的缺水問題,政府斥資250億在石門水庫進行緊急供水工程及水庫更新改善、供水設施改善,以及上游集水區保育治理,尤其是集水區的管理更是治本之道。但實地到現場,卻看到許多大而不當的工程,在寶裡苦溪,為了避免水流侵蝕道路的坡角,水保局在這裡建造固床工,但民間團體認為,這裡岩層裸露,不會有刷深的問題,工程必要性與否,值得討論,而且既有植被更因工程崩塌。

在集水區內,梳子壩、攔砂壩、潛壩、固床工,各式各樣的工程把野溪整治的失去生機,這些動輒千萬的工程有必要施作嗎?淤滿砂石的攔砂壩又能阻檔砂石多久呢?

在石門水庫集水區內,崩塌地的造成有22%都是起因於道路,佔總崩塌面積的48%,以從桃園復興鄉通往新竹尖石的道路為例,這條路位於順向坡上、地質條件不良加上選線錯誤,卻又不斷拓寬,導致道路沿線處處坍方。道路延伸出另一個問題,就是排水溝設計不良以及水溝內淤積雜物沒有清除,都為下一次災難埋下伏筆。

目前與石門水庫集水區有關的權責單位,包括水利署、農委會、原民會、交通部以及地方政府,各單位有其本位。或許,重新檢討事權分散的管理機制,改變工程至上的思維,才是整治集水區的根本之道。

第二篇:變色的河流

河流提供它清淨的水源,但得到的回報卻是污染的廢水。在台南市嘉南大排旁邊的合順工業區,排出來的廢水常常是五顏六色,工業區內並沒有設置污水處理廠,台南市環保局到現在還無法解決,任由污水不斷流進河川。

而對五股觀音坑溪沿岸的居民來說,工業廢水是健康殺手,這一、二十年來,在上游的致和皮革廠所排放的廢水,有如屍體腐臭的味道從水中逸散而出。於是,五股鄉公所和台北縣環保局合作,祭出24小時全天候監控的手段。但地方民眾認為,唯有工廠遷廠才能治本。

畜牧廢水也是污染河川的大戶。為了保護高高屏地區的水源,政府推動高屏溪上游離農離牧的政策,屏東地區的養豬業者於是下移到里港、九如、鹽埔一帶在高屏溪支流-武洛溪,四十八公里的河段卻聚集了四十幾萬頭豬,一隻豬每天排放的廢污水是一個人的四到五倍,等於是兩百萬人所產生的廢水,雖然豬農也投資了大筆經費建置污水處理設施,但因為專業知識不足沒有妥善操作或是處理規模不足,很難把廢水處理到符合法規標準。

全台灣豬隻總共700萬頭,屏東縣就擁有172萬頭,佔總數的24%,加上牛、雞和鴨,畜牧業一年的產值超過190億,是屏東最重要的產業,卻也是環境最沉重的負荷。

除了工業污水和畜牧廢水,我們每天生活產生的廢水也是污染河川的主因,現在全台灣的污水接管率是16%,有八成以上的生活污水未經處理就排進河川。由於污水下水道系統建置速度緩慢而且成本高昂,加上這個政績不容易被看見,許多縣市政府的態度並不積極,環保署於是大力推動人工濕地應急,在大漢溪的高灘地上這片水綠世界就是知名的新海橋人工濕地,面積八公頃的土地上,每天可以處理兩千噸的廢水,相當於一萬人產生的污水量,台北縣政府每個月只花兩萬多元的電費,就可以藉由植物以及細菌的自然作用,大幅削減水中的污染物。

但原本立意良善的人工濕地,卻因為設計不良或是沒有妥善操作而引發爭議,在台南市的竹溪人工濕地就成為蚊子的繁殖場,連當時的環保署長看了,也大皺眉頭。造價五百萬的竹溪人工濕地最後是以拆除收場,人工濕地的運用有它的侷限,建置污水下水道系統才是回復河流清淨面貌的正途。

第三篇:生態悲劇

河川有深潭、有淺瀨、有湍急的水流、也有岸邊緩流,多樣的水域環境造就了豐富的生態。

一灣小小的深潭裡、隨著水流擺盪的水草中,有一群台灣白魚居住在這裡。中部的大甲溪、大肚溪、濁水溪流域,只有四個地點發現牠們的身影,台灣白魚是台灣特有種,族群數量少到瀕臨滅絕的危機。在食水嵙溪,還有大約一千五百隻台灣白魚,算是族群數量最多的溪流,台中縣政府不斷的在這裡進行河川整治工程,台灣白魚的家一一消失。

長年研究台灣白魚的李德旺發現,白魚的處境令人擔心,因為食水嵙溪已經有三分之二的河岸被整治成水泥護岸。白魚喜歡水質清澈、流速緩慢的水潭,食水嵙溪原本許多這樣的地形,現在只剩下番社嶺橋附近還維持原始的樣貌,這個最後的避風港也將在三年內消失,因為河川兩岸的果園,在颱風期間曾經傳出淹水災情,當地居民於是向縣府陳情希望做工程。

地方保育團體展開搶救行動,幫白魚找個中途之家,也希望藉此喚醒在地居民的保育意識。他們有個心願,就是在工程完工後,把被破壞的溪流環境營造回來,讓白魚可以回到牠原來的家。

在水中的魚蝦,牠們遷徙的生態廊道則被數不盡的攔砂壩阻斷,許多人致力於河川生態保育工作,但再怎麼努力封溪、護漁、甚至做復育,一次工程的浩劫就前功盡棄,民眾只關心會不會淹水,土地會不會被沖刷,於是,自然的河流逐漸變成水泥排水溝。要到什麼時候,我們才懂得收斂人類的慾望,開始尊重每個物種生存的空間,也去欣賞河流的生態之美,讓每條河流再度充滿生命的禮讚!

側記

我走過好多的河流,每條河面臨的問題,大同小異,只是程度有所不同,但反應在河川的現象與結果,背後卻都有各自複雜的社會經濟背景,更有台灣人如何對待環境的哲學觀。讓河流再現生機,回到許多人兒時記憶的樣貌並不容易,但河流生病了,土地、海洋也會跟著出狀況,珍惜我們的生命之河,我們才能擁有健康的生活環境。

集數
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