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421

決戰421

層層拒馬,阻隔了抗議民眾,反國光的力量正要最後一博,接連兩天的環評審查,將是國光石化能否設廠的關鍵,除了來自開發案可能影響的彰化大城、芳苑和雲林台西、麥寮的鄉親,還有環保團體、青年組織、藝文界、醫界及學界,許多人挺身而出,為台灣永續而戰…


歷時將近兩年、二十幾場的會議,國光石化的環評案,是環評史上數一數二的大案子,除了既有的專案小組審查,還另外切出了健康風險、白海豚、海岸地形、水資源和溫室氣體五個子題,進行專家會議。這個坐落在彰化大城和芳苑潮間帶,以填海造陸而成的開發案,在上一次環評會議中,國光公司提出縮小規模的方案,開發範圍從2914公頃縮小到2129公頃。

縮小規模後,國光石化的用水量,從每天37萬噸降到22萬噸,但是在地層下陷嚴重的彰化縣開發,首先就必須面對地層下陷,是否會因此惡化的質疑。國光石化保證不抽地下水,但卻可能造成水資源的排擠效應,因為從民國103105年,國光石化的中期用水,是向彰化農田水利會調用每天上限3萬噸的水源。

立委翁金珠指出,估計彰化縣一萬一千公頃的農地將無法耕種,農民不是休耕,不然就是抽地下水,「你不殺伯仁,伯仁還是為你而死,這是借刀殺人。」一位環評委員認為,依據水利法,在乾旱時才可以調撥,是非常態的,如果用這個概念,長期移撥農用用水的適法性,是否站得住腳。

國光石化的長期水源,來自烏溪的大度攔河堰,由於大度攔河堰還在環評階段,能否順利興建還是個問號,委員對於遠從烏溪取水的疑慮也很高,因為大度堰的水質差,而且原水處理及管線成本高。他們要求國光公司必須以海水淡化為主要水源,並且不得排擠農民灌溉的權益。

國光石化排放的空氣污染物除了PM2.5,還有硫氧化物、氮氧化物、揮發性有機物及多芳香烴等物質,對人體的危害,以呼吸系統最嚴重,再加上鄰近六輕所排放的污染物,國光公司評估,對台西和麥寮的致癌風險,是6.6x10-5,也就是每十萬人,就會有6.6個人因此罹癌,但委員認為這個數據低估了,因為沒有納入重金屬和戴奧辛,以及硫氧化物和氮氧化物的衝擊。彰化、雲林這十年來在肺癌、肝癌、口腔癌的死亡率,都高於全國的平均值,已是高風險地區,無法再承受國光石化的污染。

長期以來,我們並不知道在台灣西海岸,苗栗到雲林間住了一群白海豚。鯨豚保育組織發現時,牠們已經在生死存亡關頭,國光公司委託學者研究後,表示彰化海岸只是白海豚的洄游廊道,但參與白海豚專家會議的委員,也是積極反對國光石化的在地團體,實地調查後,認為這裡是白海豚的覓食棲地。

接受國光石化委託的學術單位,在上次會議中提出,他們建議的各種減輕對策實驗性質高,並不代表可以降低開發衝擊,國光石化的興建,對於數量僅剩下80幾隻的白海豚相當不利,經不起族群分割,因此不建議國光石化開發。但研究單位的結論在這次簡報中,國光公司隻字未提,還另外提出自己的想法,認為白海豚可以穿越國光石化的堤頭,造成南北阻隔的機率不高。立委質疑,國光公司意圖欺騙環評委員。

國光石化預定地不止影響白海豚,還有許多在這裡生活的鳥類、螃蟹等豐富的潮間帶生物,還有靠這片海生活的漁民和蚵農。環評委員批評國光公司沒有提出漁民的損害補償計畫,也沒提出搶奪這片潮間帶後的棲地補償或復育計畫,沒盡到企業責任,不贊成這個開發案進行。

彰化海岸退潮後,放眼望去沒有邊際,這裡是台灣最寬廣的泥質灘地,因為彰化海岸的潮差大,加上波浪能量的關係,才成就了這片潮間帶,大城濕地的沙源來自台灣輸沙量最高的濁水溪,濁水溪口南側已經蓋了六輕,如今再來一個國光石化南北夾殺,對海岸的衝擊令人擔心。

國光公司評估,除了在工業港北岸會堆積泥沙,其餘的影響都算輕微。但審查的學者卻認為事態嚴重,根據國光公司提供的資料,在濁水溪口三角洲外緣,從1999年到2009年,已經淤積了10公尺高的泥沙,而國光石化將攔阻河川疏沙的方向,造成濁水溪口淤積更嚴重,影響濁水溪的排洪功能,未來濁水溪下游,將面臨更高的淹水風險。

海岸學者認為,彰化海岸不是國光石化的應許之地,隨著全球暖化,國光石化將面臨海平面上升的威脅,在潮間帶填海造陸,更要面對土地沉陷、土壤液化的考驗。學者還擔心對沿海養蚵產生嚴重衝擊,而且國光石化會影響海水交換功能,影響引用海水養殖的養殖漁業。

面對全球暖化,世界各國致力於削減二氧化碳,台灣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排名世界第22,但產業政策卻仍逆向擴張石化產業,在減碳的世界潮流中,國光石化必須以更低碳的能源、更高的製程效率,來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但環評專案小組認為,國光石化排放的溫室氣體,將影響全國減碳目標的達成。

專案小組的委員大多對國光石化有高度疑慮,最後做出「認定不應開發」和「有條件通過」兩案併陳,送環評大會決定,眾多的爭議仍然沒有解答,這樣的環評是否能讓人民信任?

訪客留言